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缘香阁
    凤华离的报价起一万两黄金,虽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狮子大开口了,但是也不能便宜了对方。朱老板听完眼中闪过一丝轻佻,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见他这样的一副表情,看来还是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的,刚好自己很喜欢里面的那副弓,便把自己在第几排第几行看到的弓说了出来。

    朱老板霎时变得犹豫了起来,但耐不住新儿的不断祈求还是答应了,即便如此,他眼底还是满满藏不住的心疼,被凤华离看在眼里是满满的开心。

    凤华离给她开了副药方:“每日服两次,两天后就能好了。”

    两天就能好,还仅仅是服药就可以?朱老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抓起药方,轻声念道:“白癣皮四钱,苦参三钱,蛇床子三钱,桑白皮四钱克,百部四钱,甘草四钱……”

    朱老板怎么也看不出这药方有什么特别之处,往往医者来看了新儿的病,都要扎上几针,而这个女子仅仅看了个方子就说能好,她究竟是哪来的自信?

    凤华离见他还不太相信,说道:“若是没好,我分文不要。若是令夫人好了,还请老板将黄金和弓一并送来相府大小姐的房里。”

    朱老板一听,这才明白面前这人竟是毁了容的相府大小姐,可是相府大小姐是何时会的医术?

    “对了,来的时候小心点,别上人看见。”凤华离见她又是满腹疑问了,颇为无奈地说道,“我的身份切不可对外宣扬。”

    毕竟自己会医术这件事她暂时还不想让别人知道,毕竟留些底牌总是好的。

    朱老板拍了拍胸脯:“放心吧姑娘,我还是很讲诚信的。”

    时辰差不多也到了,朱老板便去将金针取了过来。十二根金针被整整齐齐地装在了布袋上,凤华离握在手中,还能隐隐感到淡淡的温热感。

    凤华离看了一眼成色,果然是上乘的,于是夸赞道:“果然是好货。”

    事儿都办好后,凤华离便回到了府中,月笛早早的就回来了,甚至已经开始熬药了,凤华离见她如此机灵,又是自己亲力亲为,不由感叹月笛真是比以前聪慧了许多。

    想着要赏她些什么东西,便问道:“月笛,你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吗?”

    月笛扇了扇炉火,笑道:“奴婢没什么想要的,只要小姐平安就好。”

    这可就难办了,想要赏些什么,可又不知赏些什么。凤华离就待在旁边看着她熬药,突然想起女孩子应该都对胭脂水粉一类的天生比较喜爱。

    京城中有一家叫“缘香阁”的,都说那的胭脂水粉是一流的,若是买来送给月笛,她一定会欢喜的吧。

    凤华离道:“过两日赏你个好东西。”

    “多谢小姐。”月笛虽不知小姐要赏些什么,但既然小姐说要赏,必然是对自己格外欣赏吧。想到这,月笛感觉手中挥动扇子的力气都更大了些。

    “待会药好了送到我房里。”凤华离回到房中,打算给自己扎上几针,以舒缓经脉堵结之症。

    凤华离盘膝而坐,将一根根金针缓缓扎进各个**位之中,然后再运起内力。不多时额头上就沁出了点点汗珠,凤华离快感到精疲力尽之时,月笛端着药走了进来。

    .凤华离暂停了运行内力,喝下了一碗药。

    不得不说,纯中药真是有苦又多,凤华离才刚喝完,就又连着喝了三碗,凤华离皱着眉,怀疑自己整个人都要散发出药的苦味了。

    “小姐这是?”月笛看她身上插的针,觉得怪吓人的。

    凤华离解释道:“这是我今天在外面向一位大夫学的,可以强身健体呢。”

    月笛十分惊讶,小姐第一次学这个就敢往自己身上扎针吗,会不会有点危险啊。

    知道她又在担心了,凤华离说道:“放心吧,我有把握的。”

    既然小姐这么相信自己,那月笛也选择相信小姐,总之一切只要是对小姐有好处的,她都会同意的。

    月笛看她一脸痛苦不开心的表情,猜也是被药给苦的,她不知从哪掏出了一个蜜饯,问道:“小姐可是嫌药苦了?”

    凤华离看着那枚蜜饯,心想这是把她当小孩子呢:“不用了,其实也没有多苦嘛。”

    月笛笑,小姐这又是在逞强呢,嘴上说着不要,表情却十分诚实,她伸手直接把蜜饯塞到了凤华离的嘴巴里,也不管她同不同意了。

    被猛的这么一塞,凤华离险些把东西给吐出来,但下一秒那蜜饯散发出的浓浓的甜味和香气使她舍不得吐出来,那与药苦味相差极大的感觉使她不由得咀嚼了起来。

    其实.……也不赖嘛,还挺好吃的。

    月笛看她吃的那么开心,心里也像吃了蜜一样,只要小姐开心,她就开心。

    就这么过了两天,凤华离估摸着那老板的夫人该要好了,一万两黄金和弓也要送过来了,便到了院子里进行慢跑。

    想想自己就要变成有钱人了,还有点小激动呢。这样自己就算是离开这个相府,也不至于没法活下去了。

    凤华离就这么跑着,突然听着身后轰隆一声。她还以为是晴天霹雳了,吓得捂住了耳朵,但等了一会眼前仍是万里无云,她疑惑地回过头。

    只见地上平躺着一个箱子,凤华离正困惑着,墙头又探出了一个男子的脑袋,他手中拿着那把凤华离中意的弓:“大小姐,我们家老板让我给您送东西来了。

    “还有,我们家老板让我代他向姑娘说声多谢了。”

    凤华离接过弓,莞尔一笑:“大恩不言谢,这不是把东西送来了嘛。”

    “是,是,”那伙计点了点头,“那我就先走了,姑娘以后若有什么想买的还请多照顾我家老板的生意。”

    “自然。”

    凤华离打开箱子,里面露出的金灿灿的黄金实在是晃人眼睛。凤华离收住兴奋的笑容,把刚进门的月笛叫了过来,把这满满一箱子的黄金给她看。

    月笛显然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金子,眼睛都眨不过来了:“小姐,您哪来这么多金子啊?”

    凤华离说道:“这是我给人看病,人家犒赏的。”

    月笛顿时感觉奇怪,小姐会医术吗,就算前几天学了一点医术,怎么能给人治病呢。

    凤华离知道这个时候说实话只会让她更加怀疑,于是随口编道:“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恰巧那家人特别有钱。”

    月笛想也没想地就相信了。

    等把钱都放好以后,就该兑现承诺给月笛买点赏了。凤华离让月笛多带些金条,两人就往缘香阁去了。凤华离依旧戴着面纱,自己的脸虽然快好了,但左半边脸上仍有一大块红色的痕迹。

    “二位里面请。”

    两人跟着小二的带领走了进去,芬香的气息就扑面而来,而月笛打从一进来这,眼睛就移不开那琳琅满目的胭脂水粉上。

    见她喜欢,凤华离也就松了口气,先前还担心她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呢:“喜欢哪样就拿吧,我赏给你的。”

    “真的可以吗?”月笛欣喜之情洋溢于表,她一直想买这的东西,可都太贵了,根本不是她这种奴婢可以买的起的,而如今小姐说要赏她,实在是有种梦想变成现实的感觉。

    凤华离让她赶紧去挑,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机会可只有这一次,月笛才放胆去挑选了。凤华离也闲不下来,见这店还有第二层喽,想找小二问问,可那小二却早已没了身影。

    按捺不住好奇心的凤华离上了楼,只见二楼也是各类胭脂水粉,只是二楼的味道更为清香,货物摆放也更加散。看来这二楼都是些更加名贵的东西。

    为了打发时间,凤华离也开始逛了起来。

    看了好一会儿都没什么足够吸引人的,就在她准备下楼去找月笛时,目光却被摆到角落的一个小瓷盒。

    小瓷盒是白玉做的,洁白的玉面有一道红色如裂纹般的小丝纹,看上去却一点也不突兀,反而竟相衬得格外出尘脱俗。

    凤华离不由感叹,这小瓷盒实在是太好看了,想必里面的东西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这么想着,她把手伸向了那个瓷盒,谁知就在她的手指尖触碰到那凉凉的玉石之时,又有另一只手摸了上来。

    凤华离抬起头,对面的人也抬起了头,两人对视了两秒,对面的人极其不客气地说道:“你干什么呢?”

    那人生的白瓷般的肌肤,眼中杏水盈盈,她撅着一张小嘴,显然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姐。

    “自然是买东西。”凤华离瞟了她一眼,十分淡然的说道。

    女子跺了跺脚,指着凤华离斥责道:“你看不到本小姐看中了这个吗?”

    这态度敢不敢再好一点啊,若是她好好说,自己也就让给她了,可是这样一副像是自己欠了她钱似的,自己还偏偏不想让了。

    凤华离挑了挑眉:“看到了,那又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