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凤诗秀之死
    大姐儿,恐怕诗秀要辜负你所托了,诗秀没有时间再去和你联手对付凤丝柳了。

    腹中如同火烧一般剧痛无比,凤诗秀咬着唇,把下唇咬破出血了都不知道。

    凤华离看出不对劲的地方:“五妹,你怎么了?”

    凤诗秀扬起嘴唇,想做出一个笑容,谁知刚松开唇,嘴中的鲜血就全都不受控制地全都喷溅了出来,扬得满棋盘都是狰狞的血迹。凤华离被吓了一大跳,怎么好好地就吐血了呢,旁边的月笛更是慌乱了阵脚,连忙上前去给她擦血。

    “五妹!”

    “五小姐!”

    凤诗秀站了起来,拒绝了两个人的搀扶,但显然还是没有了力气,一个俯身就摔倒在了地上,她微眯着眼看着前方,耳边不断地回荡着凤华离和月笛的呼喊声。凤诗秀笑了一声,血又吐出来了一大片。

    这就要死了呢,也不是多痛苦嘛,至少自己死的有价值,至少在死前,自己还盛装打扮了,也算是“死的漂亮”吧。

    “你别动了,越动血吐得越多,月笛,你赶紧去叫府医。”凤华离把她正过身子,然后随手抓了个茶罐,喂她喝茶。凤华离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希望凤诗秀能够撑到府医来吧。

    凤诗秀不顾她的警告,依然开口说话:“我美吗?”

    “美,当然美。”凤华离都要被她整晕了,人都这样了,怎么还在关心这些呢。

    “咳……其实我一向最喜欢大红大红的衣服了,可她们总说我不不适合,不让我穿,也是当我开始穿可爱风格的衣裳,父亲才开始喜欢我,可是从来都没有人问过我的感受……”凤诗秀分不清嘴角的是泪还是血,又腥又咸。她不明白,为什么一生下来就要勾心斗角的活着,甚至对于凤丝柳来说,连友情都是争斗的工具。

    如果有下辈子,自己一定要生活的平平凡凡的,就只有一个爹妈,没有兄弟姐妹。将来嫁的人只爱自己一个,没有那么多心机阴谋。凤诗秀知道自己可能是在痴人说梦了,可谁知道梦想会不会成真呢?

    凤华离一怔,也有点心疼起这个女孩来了:“如果喜欢,以后常穿就是了,况且你若是死了,你娘亲怎么办?”

    娘亲……凤诗秀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自己也算是死无遗憾了。

    走廊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凤华离以为是府医来了,连忙出去迎,但却被凤诗秀给一把抓住了脚,凤诗秀摇了摇头,说:“对不起,大姐,你对我那么好,我却背叛了你。”

    “你再说什么呢,刚刚不是都说清楚了吗?”凤华离给她把脸上的血擦了擦。

    “不,我说的是这一次。”凤诗秀愧疚不已,但她不能不这么做。

    凤丝柳其实还有一个附加条件,就是把自己的死嫁祸给凤华离。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凤华离甚至听见了凤求复的声音,那一瞬间,她透过凤诗秀的眼中读懂了一切。若是被进来的凤求复发现这一幕,自己一定会成为最有嫌疑的人,到时候自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但凤华离现在必须为自己想个办法脱离关系。而她所能想到的也就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逃。虽然逃是下下策,但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若是真的被凤求复一伙人看见自己,那就真的完了。凤华离一脚踹开她的手,往房间的深处跑去,正在此时,凤求复也带着人从正门进来了。

    好在这个房间够大,又有很多东西遮挡,没有人注意到凤华离。

    “诗秀,诗秀你怎么了?!”凤求复看见地上的一片血泊,可谓是大吃一惊,他今天是跟着凤丝柳来找凤诗秀叙叙话的,本想着好几日没见了,可没想到再见时却是以这个形式。

    凤丝柳的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五妹,你这是怎么了,是谁害得你啊……”

    看着她抹着眼泪带着哭腔的模样,凤华离真想给她颁发最佳演技奖,凤华离敢肯定,这个凤丝柳和凤诗秀的死脱不了干系。

    凤诗秀几近死亡的边缘,她不断地大喘着气,张嘴说着什么,但声音却微若细蚊。

    “五妹……五妹……”凤丝柳摇着她的身子,心中却在暗骂着她没有出息,连说句话都说不了。

    凤诗秀终于耗尽了所有力气,昏迷了过去,确切的说,是再也醒不过来的那种。

    凤华离也不能再看下去了,连忙从窗户爬了出去,没想到这窗户与外面落差如此大,她直接在地上滚了两圈,感觉骨头都快要散架了。还好恰逢月笛和府医从旁边赶来,凤华离连忙把他们招呼过来。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月笛一心想着救凤诗秀,却没想到凤华离也受了伤,难道今天是大凶之日吗,各个都没有好运。

    “别问那么多了,扶我回房,”凤华离指着府医,“你来给我诊疗。”

    月笛问道:“那五小姐她……”

    凤华离看了一眼府医,说道:“她并无大碍,先扶我回去吧。”

    凤华离心情慌乱得很,为了防止被人看着,和他们从小路回了房间。

    趁凤华离躺在床上时,才开始好好想想该怎么办。

    自己去找凤诗秀的时候,一路上都没有奴婢,所以并没有人看到自己去了她的房间,若是自己死不承认,别人也应该找不到什么证据。可是目前最麻烦的就是面前这个府医了,他兴许就是唯一一个知道自己去过凤诗秀房间的人。

    想不到凤诗秀看上去已经向自己倒戈了,却突然来了这么一招,实在是打了个出其不意。看来她是有什么重要的把柄被凤丝柳抓住了,但究竟是什么把柄可以叫她连命都自愿牺牲了呢。

    “大小姐,这是药方,好好调养几日就好了。”府医把药方放在桌上就准备离去。

    “等等。”凤华离可不能让他出去,若是让他出去,这件事情就败露了。

    府医:“大小姐还有何事?”

    凤华离信口拈来:“我这几日总觉得很疲累,还望大夫帮我看看。”

    府医又上前帮她把了一次脉,也没得出什么结论,便又开了一方补身体的方子。凤华离收下了方子,喜笑颜开地感谢道:“这可真是多谢大夫了,我这身体虚弱之症总算可以缓解了。”

    府医道:“不过是臣分内之事罢了,不足言谢。”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凤华离是无论如何,也得想法子让他留下,“既然你帮了本小姐这么大忙,本小姐当然要好好犒劳你一番。”

    “月笛,去准备一桌好菜,我要好好招待这位大夫,”凤华离转向,“对了,大夫你姓甚么?”

    府医道:“臣姓余。”

    月笛应了,便出去准备了,只是心中却困惑不已,府医不过是看了个病,就这么大赏,好像有些不合规矩,而且小姐好像过于热情了些……

    月笛越想越乱,又想到上次小姐说过了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别说,一巴掌拍在脑袋上打消了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

    天色渐晚,余府医吃完了饭便打算回去了,只是他才刚刚站起来没走两步,就倒地昏厥了过去。

    凤华离上前探了探他的呼吸,推了他几把也没有醒后方才松了一口气。总算解决了,自己刚刚在他的菜里下了**药,虽然是药效只有一个晚上,但至少自己能有点时间好好想想该怎么办了。

    现在还没有人来找她,就说明还没有怀疑到她的身上,她得尽快把余府医这个重要的证据处理掉才行。

    “小姐,我刚刚听说……啊!”月笛一进来就看见地上倒着个人,还以为是个死人,话还没说完就吓得尖叫起来了。

    凤华离把门关上,说道:“放心吧,他没死,只是吃了**药,要睡上一晚上了。”

    “小姐你……”月笛刚刚在外面就听说凤诗秀死了的消息,正想来告诉小姐,就看到这样的一幕,月笛又联想起了下午的事,有些恐惧地看向凤华离说道,“你不会?”

    凤华离瞪了她一眼:“想什么呢,人怎么可能是我杀的。”

    月笛这才放下了心,只要是小姐说的,她都会信。只是小姐为什么要做这些呢,实在是太容易令人怀疑了。凤华离见她仍一脸不解,才把此事的缘由,完完整整地说给了她听。

    “原来是这样,那小姐你打算怎么办?”月笛听完以后也陷入了无限的发愁之中,目前的一切都指向自家小姐,实在是太不利了,况且余府医一旦出去,别人就会知道自家小姐今天下午去找过五小姐了。

    凤华离其实已经有了一个对策,但她并不太想这么做,因为她不想因为自己的事牵扯到无辜的人,只是目前的情况看来不得不这么做了。凤华离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余府医:“你把他的背景查个清楚,然后想办法把他的家人‘请来’。”

    月笛一惊,小姐这是要用余府医的家人来威胁他了:“是,奴婢这就去办。”

    月笛离开后,凤华离坐在了床上,心脏仍是止不住跳得极快,仿佛凤诗秀的死真的是自己害的,然后在这善后一般。凤华离揉了揉发疼的太阳**,裹着被子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