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是父亲
    穿过一片长廊,就到了凤诗秀的房间,她的房间里挂了很多粉色的绸子,整个屋子里的家具也摆的很紧凑,倒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凤诗秀就坐在正中央的位置上,桌面上摆了一个空荡的棋盘。

    凤华离匆忙上前:“五妹,出什么事儿了?

    “没什么大事,就是想和大姐叙叙旧。”凤诗秀笑得颇为僵硬,但眸中却清澈如水。

    凤华离皱眉,但还是坐在了她的对面。今儿凤诗秀穿了一身大红色的衣裙,头上戴了许多金灿灿的首饰,叫凤华离看着都沉。她的妆也很浓,画了诱人的朱唇和熏红的胭脂。

    凤诗秀今日这是怎么了,往常可从没见过她打扮得如此妩媚,或许是她长相适合甜美可爱型的,又或是自己看习惯她往常的扮相,凤诗秀今日的样子总让凤华离觉得怪怪的,可具体是哪又说不出来,大概这就是所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吧。

    凤华离示意月笛把药膏送上去,凤诗秀见了后嫣然一笑:“大姐待我真好,还亲自把药送来了,我都差点忘了呢。”

    凤华离心中一紧,凤诗秀怎么可能忘呢,想必是出了什么变故,这也是为什么她才会突然换这样一身衣服吧。

    不过是这其中缘由,凤华离可不会傻傻的去问,既然凤诗秀邀自己过来,一定有话要说的,她只需顺水推舟即可。

    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凤诗秀便提议来下一盘棋。

    凤华离刚想婉拒,对方却已下了第一粒子。这下自己不下倒是拂了她的面子了,凤华离也不得不执子而下。凤华离对这棋术是一窍不通,所以一概是按着自己的感觉去下,想往哪放就往哪放,

    而且这棋对凤华离来说实在是又无聊又乏味,她只盼望着凤诗秀赶紧赢了,自己好尽早解脱,可凤华离不知道的是,其实凤诗秀对这棋也毫无研究。

    于是两个不通棋术的人就这么对弈了一个来时辰,直到棋盘上满满都是棋子后,凤华离终于忍不住长吁了一口气,故作遗憾地说道:“五妹当真好棋艺,我甘拜下风。”

    凤诗秀摸了摸棋盘:“我看这棋势分明是大姐赢了,大姐莫不是看妹妹太弱,让着妹妹吧?”

    凤华离擦了擦手心的汗,立马睁大了眼看着这棋盘,看了半天看了个眼花缭乱也没个所以然来。难道自己真的这么好的运气,随便下下就赢了?

    “大姐,我们再下一局吧。”凤诗秀把黑子收入了自己那边的棋笥里,凤华离也不情不愿地把白子收入了棋笥之中。

    凤华离正在心里悲天抢地,凤诗秀已执起黑子,即将落在棋盘上。凤华离眼睛一亮,笑道:“五妹,你也不通棋术吧?”

    凤诗秀一愣,手中的黑子就已掉到了棋盘上,滚了几个圈才停了下来。

    虽然凤华离不懂这下棋之道,但最起码她还是知道白子先行之理的。

    “大姐,你也不通棋术?”凤诗秀咬着唇,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情。

    凤华离点了点头。

    凤诗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还以为大姐精通棋道,不想让大姐看不起我,所以才……”

    原来她的内心这么的敏感,竟就为了不被自己看不起而和自己下了这么长时间的棋。凤华离这么想想,凤诗秀这人也挺好的,只是涉世未深,不识奸良罢了:“你还是快点把你的脸给养好吧。”

    凤诗秀笑得像个孩子一般:“嗯。”

    见她也笑得这么开心,凤华离也就不与她绕弯子了,直接问道:“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吗?”

    凤诗秀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欲言又止地犹豫了一会:“对不起。”

    凤华离一头雾水地看着她,这回又是闹得哪出戏呢,突然地道什么歉啊。

    “大姐儿,往常我刻意亲近你,都是因为要把你的信息,现状,以及要做什么,通通告诉三姐。”凤诗秀眼睛躲躲闪闪地,不敢直视凤华离,显然是纠结了很久要不要告诉凤华离的。

    因为她担心自己一旦说了,凤华离就再也不把自己当成好妹妹了,可是这么些天来,凤华离对自己十分真诚,对自己又格外关心,凤诗秀才真正意识到自己也不该瞒着她了。

    凤华离淡然地看着她,还以为是多大事呢,原来不过是这事而已。既然她和自己坦白了,也就说明她已经完全相信自己了,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只要她现在一心向着自己就行。

    “没事。”

    一直紧张地等待着她反应的凤诗秀听到这样简短的两个字时也是惊讶无比,大姐就这么轻易地原谅了自己,让她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凤诗秀站了起来,跑到她身边,提起她的双手激动地问道:“真的吗,大姐全部都既往不咎了?”

    凤华离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便开口道:“不过有一个条件。”

    “什么?”

    凤华离神情变得严肃起来,问出了这么久以来,她一直都迫切想要真相的问题:“告诉我,我的脸是怎么被害的。”

    凤诗秀突然沉默了下来,眸子深处有一丝的恐慌。

    事情果然没那么简单,即使到了这个份子上,她还是不愿意说,见她有些慌张,凤华离也不想再勉强:“若你不愿意……”

    凤诗秀打断了她的话:“不,我说。”

    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凤诗秀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是三姐让我缠着你出去,把你带到了偏僻的地方,然后我会离开,而你则会落单,三姐找就安排好了人在附近,瞄准了时机就对你下手。”

    果然是凤丝柳干的,之前只是有这个猜想,现在算是证实了。凤华离心中燃起一团怒火,她一定会让凤丝柳付出应得的报应,自己所受的,定要十倍百倍的还给她才能解这心头之恨。

    平息怒火之后,凤华离细细地想了想,凤丝柳纵然有心机,应该也不至于那么大胆地直接派人对自己下手,不然一查就能够查出来了,除非凤丝柳背后还有一个人撑腰。

    而能在这府中一手撑天的人……

    凤华离看向她,她眼中果然还有丝丝躲闪,凤华离追问:“是谁在背后帮助凤丝柳的?”

    凤诗秀被她看了好一会儿,感到头皮发麻了才支支吾吾地说道:“大姐儿,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是父亲。”

    三个字敲在她的心头,凤华离以为自己会非常难过,又或者是气愤不已,但却意想不到的非常平静。也许是因为自己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所以才能够波澜不惊吧。

    见凤华离一言不发,凤诗秀还以为她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连忙问道:“你没事吧?”

    凤华离摇了摇头,若是因为这种事情就倍受打击,那她就不叫凤华离了。她一定会让自己强大起来,让他们这些内心险恶的人知道,自己可不是软柿子,随时随地想捏就可以捏的。

    “不说我了,谈谈你吧。”凤华离笑了笑,她对自己深有了解,可自己对她还基本都是一无所知呢。

    凤诗秀再三确认她没事了之后,才坐了下来说道:“我去找了三姐,和她对峙了。”

    她把与凤丝柳的谈话和凤华离说了,越说到最后越是气愤:“她果然只是利用我而已,如果可以重来一次,我一定要叫她好看!”

    凤诗秀对于凤丝柳的仇恨是显而易见的,这倒也是件好事,凤华离可以和她联手对付凤丝柳,也省的一个人有种孤立无援的错觉,凤华离相劝道:“何必要重来一次呢?今后的日子长着呢,你和我联手,照样可以让凤丝柳她遭到报应的。”

    “日子长着呢……”凤诗秀轻声地,不断反复地念叨着这句话,凤华离认为是自己的话起作用了,便没有再跟进了,说了这么久口也渴了,便让月笛倒了杯茶来喝。

    可凤诗秀此刻心里想得却完全是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她娘亲的生命。那天凤丝柳在自己耳边说的唯一条件是“七日之内服毒自杀”,只要自己做到了,她就已经可以让她娘亲再活至少三十多年。

    一命换一命真的值得吗,自己正值豆蔻年华,还有那么长的日子可以活呢。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凤诗秀便觉得没意思,这或许是普通人会有的想法,但她凤诗秀不一样,在她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比母亲重要了。所以没有什么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

    而她凤诗秀愿意这么做,即便是一个不平等的交易,她也愿意。

    凤诗秀看着摆在自己面前面前一直没有喝,早已凉透了红茶,那里面已经放了鹤白青叶,毒性很强,发作得特别快。

    她缓缓伸出手握住了茶杯,瓷制的茶杯格外冰凉,似乎要凉到骨子里了。拿着杯子的手不停地颤抖,但她的动作却没有停止过。

    终于,茶杯抵上了红唇,清透的红茶顺着流入了舌腔。红茶的清凉微甜和鹤白青叶的刺骨交融,一起落入了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