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下了毒
    凤诗秀呆了一瞬,因为娘亲这几年来确实常年咳嗽,传府医看也只说是身子虚,开了些调养的方子,每日膳食也多加改善,可却一直不得好转,但好在不是什么大病,也没有太过在意。

    凤丝柳见她呆住了,掩面笑了几声:“这一切可都是拜我所赐呢。”

    “什么?”凤诗秀大惊,她居然对自己母亲也下手!

    凤丝柳故作无辜地努了努嘴:“可惜啊,姨娘那么年轻,就要死了呢。”

    “死?”凤诗秀再也按捺不住,一把冲上去抓住了她的两肩,几乎歇斯底里地喊道,“你说什么呢,我娘亲她不可能死的,她怎么可能会死呢!”

    凤丝柳的力气比她大许多,很轻松地就挣开了她。

    看见凤诗秀这样歇斯底里的模样,凤丝柳便觉得高兴,有种十多年大仇终要得报的愉悦感。但这些远远还不够,来日她要让所有曾看不起她的人都付出代价,她还要入宫成为皇上最宠爱的妃子,到时候就不会再有人敢看不起她,敢不听她的话了。

    “我在送给你娘亲的熏香里加了一味柏草膏,长期吸入会虚弱人的身子,最终因身体过于虚弱而死。”凤丝柳说着这话,脸上竟满是胜利者的喜悦。

    凤诗秀大惊失色,凤丝柳从八年前就在给母亲房里供香,她居然能够布局这么多年。

    凤诗秀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她不想要母亲死去,不想母亲离开自己。她得去阻止这一切,她现在去让母亲把凤丝柳送的熏香全都扔掉,一定还来得及的,一切一定还有希望的。

    “娘亲……”凤诗秀拔腿就往外跑,却没料到被凤丝柳伸脚给绊了一下而摔倒在地。

    凤诗秀正吃痛,却听凤丝柳嘲讽地说道:“想去找你娘亲,告诉她,让她别用那个熏香了?”

    凤诗秀咬着牙,想要爬起来,凤丝柳却一脚踩在了她的背上,她的脸瞬间被贴到了冰冷的地面上。

    “没用的,那个女人已经对熏香上瘾了,若是此时拿走的话,不出三日她就会七窍流血而死。”凤丝柳说的绘声绘色,她心里恨不得这对母女下一秒就去死,可是这样对她们来说太简单了,凤丝柳想让她们受尽痛苦再去死。

    真的没用了吗,没有法子可以救娘亲了吗……凤诗秀感到绝望不已,才刚刚干了下来的眼眶又饱满了泪水。

    “只要我想,你的娘亲明天就可以死,”凤丝柳缓缓地说,“但若是我想,你的娘亲也可以拖到几十年后再死。”

    “求求你,不要害我娘亲。”凤诗秀一把抱住她的脚踝,顾不上现在的自己有多狼狈。

    娘亲是这个世界上对自己最好的人,若是饿了,她能端来精心准备的点心,若是渴了,娘亲会泡各种各样的茶给自己,若是烦闷了,娘亲还会想着法哄自己开心。

    在印象中,娘亲好像就没有不会的东西,倾尽一切对自己好。凤诗秀顾不上那么多,只要能够救娘亲,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凤丝柳抬起脚尖,勾起她的下巴:“怎么,害怕了?”

    “不要害我娘亲,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凤诗秀祈求地看着她,可得到的回应只有无尽的冷漠。

    “我倒是可以保你母亲不死,”凤丝柳突然想起一事,顿时喜笑颜开,“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凤诗秀丝毫没有考虑:“只要能救我娘亲,什么都行。”

    凤丝柳俯身,在她耳边轻声耳语。

    虽然只是简短的几个字,但凤诗秀的瞳仁却瞬间放大了,凤诗秀怎么也没想到,她会提出这样的一个条件。

    “做与不做,随你。”凤丝柳说完,不再理会她做何反应,抬脚径直出门而去了。

    眼前的世界变得有些灰暗,凤诗秀感觉全身上下都被人压着一般,喘不过气来。她从地上爬了起来,身体不知为何有些站不稳,险些又摔了过去。

    脑海中闪过无数娘亲慈祥的面容,不知不觉地,凤诗秀脸颊已染上了两道极深的泪痕,在那一瞬间,凤诗秀已经知道了自己的选择,因为她必须忠于自己的内心。

    娘,女儿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您死去,女儿一定会救你的。

    凤诗秀擦干了泪,去了四姨娘的屋子。

    “诗秀,你来了。”四姨娘一看是她来,显然十分热情,面色也好像更红润了一般。还没等凤诗秀说一句话,就被四姨娘给招呼着坐了下来。

    四姨娘一刻也没闲着,亲自泡了杯红茶给她:“先喝着茶,我去准备点心了。”

    “不……”

    不用了三个字还没说出口,四姨娘就已经忙着亲自去了厨房了。凤诗秀从小吃的点心都是四姨娘亲手所做,从选面粉,和面,捏型,上蒸笼,全部都是亲力亲为。

    也许是因为四姨娘有什么独特的技巧,凤诗秀从来都不喜欢吃别人做的糕点。凤诗秀喝了口茶,熟悉的香甜气息差点又熏的她眼底起了泪雾。

    只是有可能,这一切以后可能都再也品尝不到了。

    过了一个时辰,四姨娘就端着一盘七彩的玲珑包来了,她脸上还带着厨房里的灰,还来不及收拾干净就过来了,也说明她的心里没有什么比女儿更重要了。

    凤诗秀小小咬了口包子,味道还是和往常一样,有种其他人做不出来的魅力,她有些内疚地说:“母亲,您劳累了。”

    四姨娘笑道:“这有什么的,只要我们诗秀能吃到好吃的,娘有些累算什么。况且诗秀这么些天没来了,当然得好好准备一番。”

    四姨娘这么一说,凤诗秀才想起自己确实好些天没来看母亲了,而且这几年来看母亲的次数越来越少,反而是和凤丝柳想处得越来越亲密,想到她,凤诗秀心中就恨意绵绵。

    “这香可真好闻,”四姨娘点燃了一盘熏香,“这么些年了,还是丝柳的熏香好闻。”

    凤诗秀想要阻止,又没有做出动作。这种明知会有害,可自己却无法阻止的感觉,实在是太不甘心了。凤诗秀鼻尖一酸,又哭了出来:“娘亲,女儿对不起你……”

    “哎哟,这是怎么了?”四姨娘一惊,连忙掏出了手帕给她擦眼泪。

    “这么些年,女儿没有常陪您,”凤诗秀一边哭一边说,不断地大喘着气,“反而一直和凤丝柳待在一起,女儿不孝……”

    四姨娘抱住了她,舒了舒她的后背,摇头道:“娘怎么会怪你呢?你一个人在府中容易被人欺负,有你丝柳姐帮你娘亲也高兴,你们两个以后也要好好想处才是。”

    给人卖了还替人数钱呢。凤诗秀后悔不已,若是自己当初没有与凤丝柳交好,也不会有这么多事情发生了,这一切都怪她。

    凤诗秀三下五除二地把包子都给吃完了,就像个三天没吃过饭一样的流浪汉般狼吞虎咽,恨不得把吃的全塞进嘴巴里。毕竟以后可能就吃不到了,她一定要趁现在还能吃,多吃一点。

    四姨娘端起茶递到她嘴边:“吃得这么急,饿坏了吧?喝口茶吧。”

    待到喝了口茶把所有包子都吞进腹中后,凤诗秀打了个嗝,眨着眼睛说道:“娘亲,我还想吃~”

    四姨娘甜甜地笑道:“好,你想吃多少就有多少。”

    等她想走之时又被凤诗秀拉住了袖子:“多做些,我带回去吃。”

    待到四姨娘做好点心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她足足做了四个盒子的各式各样的点心给凤诗秀,生怕凤诗秀不够吃,特意嘱咐什么时候想吃都可以过来的。

    凤诗秀颇有些不舍:“今晚能不能和娘亲一起睡?”

    四姨娘敲了敲她的额头:“这么大的人了,天色晚了,快回去吧休息吧。”

    凤诗秀点了点头,一转过身,泪水全都落到了点心盒上。

    娘亲,女儿对不起您,您以后可一定要好好的。

    这句话,凤诗秀只能在心里对四姨娘说。

    ……

    凤华离谨记着白大夫说的话,决定好好锻炼一下这个瘦弱的身体。先是蹲马步,再是举担石子,强度每一天都在逐步的增加,虽然每天累的汗流浃背,晚上也不会把练习剑舞这事给落下了。

    就这么过了七天,凤华离再运起内力时,果然感觉经脉有一点疏通了,内力运行起来也更加舒畅。凤华离可以预感到,假以时日,这具身体一定会变得非常强大。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凤华离连忙停止了运气,把书籍给收进了被子下:“进来吧。”

    来人是月笛:“小姐,五小姐请您去她的住处一趟。”

    这么一说,凤华离才想起来,这几天自己都忙着锻炼身体和练舞,居然都没有给凤诗秀送去药膏,她这是找自己去送药膏的?可是按照她急着救自己的脸的心情,怎么也不会等到七天以后才想起找自己啊。

    难道是她的脸出了什么变故,又出了什么问题吗?

    凤华离直觉感觉不会有什么好事,万一她的脸出了什么问题,恐怕又会不信任自己了。她让月笛带上几罐药膏,披上一件外套往凤诗秀的屋子里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