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我想吃肉啊
    这么快就来了吗,想不到凤诗秀办事倒挺利索的。倒是凤求复,一脸愧疚的样子,凤华离心里明镜似的,他这分明就是作戏呢,若是真的对自己女儿有愧,早就来看自己了。

    不过既然能离开这个地方,做做样子又何乐而不为呢。

    凤华离宛若变脸一般换上了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上来就挽住了凤求复的手,一边走一边说:“爹爹想来还是疼女儿的,这么快就把女儿接出来了。”凤华离特意在“快”上加重了语气,表面却面不改色。

    凤求复被她突如其来的热情一惊,但心里还是颇为高兴,看来她是把自己说过的以大局为重给听进去了,可听到她这样拐着弯指责自己时脸色又是一变:“你是在怪爹爹?”

    怎么,这就生气了,把自己无缘无故关到这地牢里几天,还不许自己发些牢骚了?凤华离和凤求复出了地牢,久违的强烈日光有些刺眼睛,可温暖的感觉还是比在地牢里舒服多了。

    见已经出来了,总不能再把自己送回地牢一次,凤华离便把自己的手给抽开,目光如炬地盯着凤求复,冷嘲热讽地说道,:“女儿哪敢呀,父亲日理万机,能将女儿救出来,女儿已该是千恩万谢了。”

    凤求复见她心中多有不满,便开始好言好气地劝道:“诗秀她的脸毁了容,父亲一时心急才未识真假,冤枉了你,毁容可不是一件小事,希望你能够体谅。”

    现在这个时候就知道让自己体谅了,当初自己毁容的时候又有谁能体谅自己呢。五妹一毁容你就心急地想找出凶手而误会了我,我想要找出害的我面目全非的幕后黑手时你却百般阻拦。凤求复,我当真想问问你是不是这前身的亲生父亲。

    凤华离没有再反驳,因为她觉得再怎么言语上取胜都没有多大意义了。她一定会亲自找出这整件事的幕后黑手,还这前身一个公道。

    凤求复见凤华离沉默了下来,低头像是沉思着什么,认为她是开始真心悔过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凤求复把她带到了大厅,那儿已经有众人候着了。

    首当其首的便是苏念云了,她眼中噙着泪,远远见到凤华离就匆匆跑了出来,一把抱住了凤华离。凤华离感受到她的不安,亦抱住了她,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女儿,你真是受苦了?”苏念云泪眼朦胧,她的女儿长这么大,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

    苏念云简直是这府中唯一仅存的温暖了,凤华离如果还想以前一样忍气吞声,以凤求复所谓的大局为重,只会亲手把自己送进末路,只有让自己强大起来,才能保护自己和母亲。

    “大姐儿看上去比前几天瘦了许多,”凤丝柳拿了一个盒子给凤华离,“这是山楂芒果干,开胃的。”

    凤丝柳眼中秋波盈盈,凤华离笑道:“你还真是多谢姐姐了。”

    多谢你把我送到地牢去了,凤华离在心中补道。

    接下来就是几位姨娘和妹妹的客套关心了,凤华离皆不多在意,唯独多注意了凤丝柳一会,她依然是滴水不漏,一点令人生疑的地方也没有,实在是让人瞠目结舌,若凤华离是旁人,定叫她给骗了。

    今日凤诗秀没有来,不过因为脸毁了,不常出门也是情理之中。

    凤华离和提着满手礼物的月笛回了家,发现凤诗秀早早就在屋里等着了,见着她来立刻拉着她坐了下来,眼里都快要望穿秋水了:“大姐,我按照你说的把你救出来了,你可得帮帮我啊。”

    这个凤诗秀还真是个急性子。凤华离也不生气,把她的面纱揭了看了一遍情况,又把了把脉,脸上的表情便逐渐自信了起来。虽然她的脸看上去很吓人,但起码并没有毒,所以治疗的方法和自己一样即可,只是在平时的吃食上要注意着。

    “大姐儿,有法子了吗?”凤诗秀见她久不言语,还以为自己这脸是没救了,立马慌了起来。

    “不急,”凤华离自信地一笑,挥手让月笛把自己的药膏拿了上来,“你的脸是有得救的,只需和我用同一种药膏即可。”

    “真的吗,太好了!”凤诗秀把那罐药膏紧握在手心,心花怒放得眼睛里都快开出花来了。

    凤华离把罐子打开,一股药香味便四溢而出:“月笛,给五小姐敷上药。”

    “是。”月笛给她敷药,心里却有些奇怪,如果不是五小姐,自家小姐也不会被关到地牢去了,现在居然就这么慷慨地把不能告诉别人的药分享给五小姐用。月笛撇了撇嘴,自家小姐的心思果然难猜得很。

    敷药完了后,凤华离便开了那盒山楂芒果干来吃。

    月笛想要阻止,毕竟照小姐的猜测,这件事是三小姐搞的鬼,那指不定三小姐又在这个吃食里动什么手脚,毕竟是要入嘴的东西,还是小心为上比较好。

    凤华离摆了摆手示意无碍,她也知道月笛是为自己好,但凤丝柳精明得很,不可能做这种小伎俩来害自己,否则凤丝柳就不叫凤丝柳了,该改名凤婉云了。

    不得不说,这山楂芒果干实在是上乘的,无论是味道香气或色泽,都诱人到不行。看着凤华离吃得过瘾,凤诗秀也馋了嘴,眼睛巴巴得望着那一盒美味:“大姐儿,能不能给我也吃点呀。”

    凤华离摇了摇头:“你现在得忌口,这些容易上火的东西都不能吃。”

    “啊。”凤诗秀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看来自己的肚子得有够受罪的了。

    凤华离提笔写了一排食材的名单,交给她:“这是你到伤好前能吃的东西。”

    “豆腐、冬瓜、丝瓜、香蕉、柚子、猕猴桃、草莓、西红柿、橘子……”凤诗秀读着读着就觉得不对劲了,这怎么全都是蔬菜水果呢,“那个,没有肉吗?”

    “当然——”凤华离敲了敲桌子,“没有,你现在可是一点肉都不能吃,不然你的脸就好不了了。”凤华离故意把后果说得这么可怕,其实肉自然是可以吃一点的,只是她可不想让凤诗秀过得那么顺利,总得有些小惩罚才是。

    “我想吃肉啊——”只听凤诗秀一阵哀嚎,她可是典型的无肉不欢,不能吃肉简直要了自己的小命啊,不过为了这张脸,只能忍了。

    看不出来,凤诗秀还是一个小吃货呢。凤华离想到她和凤丝柳联手的事,也许凤诗秀都不知道凤丝柳的真面目。不过现在,凤华离倒是对另一件事情比较感兴趣:“对了,你是怎么说服父亲的?”

    凤诗秀娓娓道来:“那天我一直在房中想着对策,突然发现在我屋里也有一盆秋华花……”

    自己屋子里怎么也有这种花?凤诗秀指着那盆花问自己的贴身婢女,贴身婢女摇了摇头:“这花名秋水花,虽与秋华花长得相似,但却是两种花却是决然不同的两种品种,这花是今日早晨花房里的新品种呢。”

    凤诗秀抚摸那花叶上的纹路,当初下人们从凤华离房中搬出秋华花的时候自己特意看了许久,如今对着这盆秋水花她左看右看也没看出两种花之间有任何区别:“可我看着……都一样啊。”

    贴身婢女莞尔一笑,今天去搬花的时候刚好听花房里的人介绍过,这秋水花和秋华花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这花茎之上,秋华花的花茎是光滑的,而秋水花的花茎却有一圈一圈凸起的纹理。

    凤诗秀听完,伸手摸了一摸,果然有着凹凸不平的纹理,自己当初还没注意这些呢。那有没有可能,其实大姐房里的花不是秋华花而是秋水花呢?凤诗秀立刻去了库房里找凤华离的那盆花,用手摸了摸,想不到竟不是光滑的触感,而是凹凸不平的。

    这分明就是秋水花啊。

    凤诗秀瞪大了眼睛,吩咐伙计道:“帮我把这盆花带到父亲房里。”

    二人一前一后赶到了凤求复的房门前,里面有好几个人谈论的声音。正是个好时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父亲应该没有理由不做出公正的决定吧。凤诗秀不顾守卫的阻拦冲了进去,朝几位姨娘和凤求复请了安,跪了下来说道:“父亲,女儿有一事想说。”

    她脸已经毁了,凤求复也没有怪她擅自闯入,让她先站了起来:“诗秀,急急忙忙的是怎么了?”

    “害我的人不是大姐!”凤诗秀大声喊道。

    凤求复皱眉:“这是什么意思?”

    凤诗秀让库房的下人把花给抬了上来,又亲自把秋华花与秋水花的区别:“这是我从库房中拿来的当日从大姐房中搜出来的花,父亲若是不信,可以亲*一摸试试。”

    凤求复亲自试了试,果然如凤诗秀所说的那般。

    “离儿果然是无辜的,”苏念云眼中看不出什么波澜,“老爷,我们快去将离儿接出来吧。”

    凤诗秀松了口气,这下自己的脸终于有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