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接我出去?
    如果是凤丝柳害的自己再嫁祸在大姐身上的话,那她可就一下子除去两个人了。可自己与她无冤无仇,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凤诗秀想到这些,心里一下子乱得很,她一时也不知道能够相信谁了。

    凤华离见她神色产生了极大的变化,便知道她也已经开始怀疑了,此时反而不能在这个问题上深究,否则凤诗秀反而会不相信了。

    “你的脸,我能治。”凤华离恰到好处地转移了话题,趁凤诗秀还没缓过神来,把自己的面纱解了下来,露出了那张好了大半的脸。

    “这……”凤诗秀本来根本不信,只是为了不想放弃一点希望才来这里,可当凤华离解开面纱后,她想不相信也得相信了。

    当初自己可是见过凤华离毁容时的样子的,那可怕的样子自己一辈子不会忘,而现在明显好了许多,有大半已脱了痂,新长出的肌肤甚至比毁容前还有白嫩,凤诗秀甚至能够想象到她这张脸全好了,该是何等的倾国倾城。

    “你真的愿意治好我?”凤诗秀虽然已经相信了她有这个本事,但凤诗秀还是对她愿意这么慷慨的帮助自己有一些质疑。

    毕竟现在种种的证据都指向凤华离,到底是不是她下的手还尚未可知呢。

    “当然,”凤华离见她眼中仍有些不相信,现在她落得这个下场,对人有疑心也是正常,“不过,是有条件的。”

    凤诗秀放松了一些,比起无偿的帮助,有条件的帮助更能让她信服:“只要你能帮我,帮我做什么都愿意。”

    “你和爹爹说,这件事不是我做的。”现在没有什么比洗刷自己的冤屈更重要了,正如凤诗秀,没有什么比她的脸更重要了,两人各取所需即可。

    “我自然愿意。”凤诗秀对她的怀疑已经消了许多,毕竟这根本不是划得来的事,谁会害了人还要去帮她呢。只是她可以和爹爹说,但爹爹相不相信,又不一定了。

    凤华离知道她在疑虑什么,可这也是自己愿意帮她的筹码之一:“当然,得让父亲相信你,否则一切免谈。”

    “好。”凤诗秀完全没有思考就应了下来,就算她没有想出什么完美的对策,但她一定会努力想办法的,就是为了自己的脸,她也不得不答应。

    凤诗秀看着她那大好的脸,又想了想自己的脸,试探性地问道:“那药,可否,先让我试用一下?”

    凤华离轻笑:“免谈。”

    “好吧。”凤诗秀见她一口咬定,想必也没办法通融通融了。

    凤诗秀倒是积极得很,立马就跑回去想对策了。

    凤华离虽不认为凤诗秀会想到什么好办法,但想必她就是去老爷那跪着求情自己也能够出了这地牢的。

    ……

    月笛按照凤华离的吩咐找到了花房,可今天这里的婢女却是个陌生角色,她以前可从未见过,月笛拦下了那婢女手里的活:“之前在这的付总管呢?”

    花房婢女道:“付总管前两日就告老还乡去了。”

    “告老还乡?”月笛感到有些不对劲,怎么这么巧得就告老还乡了,而且这个付总管才四十出头,还不到告老还乡的年纪呢。

    “是啊,”花房婢女一边给花浇水一边感叹但,“付总管供的花一直很讨三小姐的喜欢,所以才提前告老还乡了。真羡慕这些人啊……”

    又是那个凤丝柳。

    直觉告诉月笛这事肯定没那么简单,凤华离连忙去找了内务府打听那个付总管的家乡,可打听来的结果却让人大吃一惊。

    付总管一家三代都住在府中,哪有什么家乡啊。什么告老还乡定是一个幌子了,想来是那个凤丝柳利用完了他现在杀人灭口了罢。

    一定得把这事儿告诉小姐才行。

    月笛把自己打听到的消息全都告诉了凤华离,凤华离却一点也不惊讶。她早已料到这个结果,以凤丝柳那么细的心性,又怎么会留下这些证据让人发现呢。

    不过至少,现在凤华离确定了幕后之人就是凤丝柳,下一步便是怎么揭穿她的假面了。

    月笛有些内疚:“小姐对不起,没能帮上什么忙……”

    真是个傻瓜,不过对自己倒是真心的。凤华离摸了摸她的脑袋:“你做的很好,接下来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一定会出去的。”

    “嗯。”月笛相信小姐说的一切话。

    凤华离想起昨天发现的那本内功书,月笛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也许会知道些什么,于是便问道:“你知道关于内功的事吗?”

    “内功?那不是习武之人的事吗,小姐你问这个干什么?”月笛一头雾水,难道小姐是想要习武吗,可是这天底下习武向来都是男人的事呀。

    看来月笛确实是知道一些的,若是能够帮到自己,也算是有了个防身的技能,凤华离道:“你别管了,你就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就好。”

    虽然疑惑得很,但月笛还是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全都说了出来。

    这个时代相对还是比较平和的,没有什么动乱,所以普通人几乎都不习武。而习武主要还是依靠人体内的内力来提升力量,每个人生来内力或多或少,所以就得后天来修炼各种功法来提升内力。

    内力游走于体内各大经脉之间,故经脉的好坏是一切修炼的前提。

    “原来如此。”凤华离对这个世界的武功大致懂了一些,想来月笛也没有什么再多知道的了,便让她找回去休息了,自己一个人来思虑这一切。

    看来自己还真是够幸运,被关到地牢里还能捡到一本内功功法。只是这体内的内力无法顺利地运行实在是蹊跷,莫非是与这具身子的经脉有关?

    凤华离伸手搭在另一只手手腕上,感受那铿锵有力的脉搏。好吧,虽然自己对把脉有一些了解,可是对这什么经脉的还真是一窍不通,什么也感觉不到。

    不论怎么说,还是先跟着这书上练吧。

    又是这么练了几个时辰,天不知不觉天就黑了下来。再度睁开眼时,凤华离对这时间过得如此快还颇有讶异,看来练这东西还是很打发时间的。

    只是这身体的感觉却和昨天一样,并未像书中所写一般大有长进,倒是头晕得很,全身筋骨都有些酸痛。

    凤华离倒在地上,刚闭上眼就睡了过去。

    这一夜极其漫长,凤华离睡着以后,仿佛来到了一个漆黑的世界,这个地方什么都没有,眼里所见的,脚下所踩的,全部都是漆黑一片。

    这个地方十分没有安全感,凤华离都不自觉地感到害怕。没有生,没有死,没有光,没有声音,也没有希望的地方,恐怕就是这个世上最可怕的地方吧。

    我为什么会在这,这是哪……凤华离的牙床止不住地颤抖,她好像还没有这么恐惧过,她可不想要被困在这个什么鬼地方。

    突然的,前方出现了一道微弱的红光,凤华离想也没想,就拔腿朝那跑去。有光的地方,就是希望。凤华离不停的跑着,不知道跑了多久,后背都被汗水给沾湿了。

    只是一眨眼之间,那道光骤然消失不见了,凤华离也像被抽离了力气一般晕倒了过去。

    “小姐,小姐……”

    一道道声音在耳边回响着,凤华离这才从梦中惊醒。

    “小姐怎么了,可是做噩梦了?”月笛给她顺了顺背,关切地问道。

    凤华离环顾了一眼四周,大口喘着粗气,她仍然觉得有些后怕。方才梦里的一切都太过真实,真实到快让人分不清现实与梦境了。凤华离摸了摸后背,竟同梦中一般湿透了衣裳。

    月笛把舀了汤的木勺送到凤华离嘴边:“小姐,喝碗玉米汤吧。”

    凤华离顺从地喝了一口,汤汁下肚,格外温暖。

    又或者,不是汤汁的暖。

    凤华离一惊,这白感觉到体内的变化,她尝试着运起内力,发现腹中那股炙热的力量比昨日多了许多。虽然还是不能顺利地运内力于经脉之中,但起码证明了那本书还是有用的。

    想到这,凤华离心情好了些,连胃口也大开,把玉米汤都给喝了个干净。月笛见她喝得这么快,脸上又带着笑,问道:“小姐,有什么高兴的事吗?”

    “给我敷药吧。”凤华离暂时还不想把此事说给别人听,毕竟她也不知道这内功功法究竟能有多大的用处。

    “是。”月笛听话地替她敷上药,见她的脸比昨天又好了些许,想必是为自己的脸而开心吧,也没有再多想。

    药刚敷好,外面就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

    来者定是三人以上,不是娘亲也不是凤诗秀。

    凤华离立刻把面纱戴上,抬眼注目着前方。

    “父亲怎么有空来?”凤华离见来者是凤求复,语气瞬间冷了下来。自己被关入地牢里这么些天,她的这个所谓的父亲还能想的起来他还有自己这么一个女儿吗。

    凤求复面色有点不太好看,毕竟身后还有几个后人,凤华离当真这么多人留给自己脸色看,自己面子上自然会挂不过:“怎么和爹爹说话呢?爹爹是来接你出去的。”

    “接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