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一十章 除了你还有谁?
    这一夜凤华离睡得很沉,第二天还是听着月笛的唤声才缓缓醒了过来,她揉了揉眼睛,地牢上的小窗中晒入了日光。

    此刻已是日晒三杆了,记忆中自己好像从未睡得如此晚过,看来这具身子还有睡懒觉的潜质呢。

    这地牢里也没有洗脸的盆与水,好在月笛还算极灵,带来了个湿手帕给凤华离擦脸,脸擦静后便是敷药膏了。

    “小姐的脸看来用不了几日就能好了呢。”月笛看着凤华离把面纱解开,那双眼睛闪烁着光,露出的白嫩脸颊无不象征着这张脸若是好了该有多么美丽动人。

    凤华离点了点头,她能感到兴许也就这两天的事了,现在期待的也就是苏念云有没有把那件事办好了,现在她最想做的就是给自己洗脱冤屈,成日里待在这地牢里可得闷坏了。

    “我们院里的秋华花,是你选的吗?”

    既然是因为这盆花而怀疑到自己头上,那么只能从这里下手了。

    月笛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那些花都是我从花房里随便搬的,我也不知道会害了小姐……”

    若是知道的话,她打死也不会选那盆什么秋华花的,都怪自己,随便一搬居然搬来了一盆能害得小姐被关入地牢的花来。月笛说着说着,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

    凤华离看着她,心想她还是太天真了,这事当然怪不得她。况且这事背后指不定有什么人在搞鬼呢,很显然凤丝柳从很久以前就开始谋划此事,知道自己房里总放几盆花,所以买通了花房的伙计,把给月笛的花换成了秋华花。

    凤华离神色冷冽,淡然开口:“你去找花房里的伙计。”

    “找花房的伙计,小姐是还想要花吗?”月笛有些困惑,她还以为小姐从这次之后再也不会想要看见花了呢。

    “你以为府里这么巧得出现了秋华花,这么巧地被你拿回来了,最巧的是不知从哪来一种虫子以秋华花为息?”凤华离一连串的问题抛出,月笛才终于幡然醒悟。

    这么说,这一切竟都是有人安排好了的!月笛像是燃起了斗志一般,既然小姐这么信任自己,把这些都和自己说了,那么自己也得帮助小姐洗脱冤屈才行。

    月笛深吸一口气:“小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完成小姐吩咐的事的。”

    凤华离欣慰地笑了笑,看来月笛还算是个可圈可点的,希望她能够不负自己的所托吧。

    ……

    又是桌子的美食与盘子被摔到了地上,与其伴之的还有女子的尖锐惊叫:“我不吃!”

    奴婢颤抖地低下头走上前了一步劝道:“小姐,你就吃点吧,大夫说了,不吃东西可不行……”

    “大夫说的有什么用?”凤诗秀一巴掌扇过去,几乎是吼着说道,“大夫能把我的脸治好吗?!”

    那名奴婢吃痛,用手捂着脸,害怕得不敢说话。自从他们小姐的脸毁了以后,脾气就变得火爆不已,这难得可就是他们做下人的,每天都要被莫名其妙地训。

    她以为自己不说话,凤诗秀就挑不出什么毛病了,没想到凤诗秀心里正窝着一团火,见她捂着脸颤抖着模样越看越不爽,厉声质问:“你为什么不看我的脸,不敢看吗?”

    “不……不是的……”奴婢被这一训,连忙抬起头看向那张毁了容的脸。

    那张脸上有许多密密麻麻的深红色凸起,一些血管甚至都清晰可见,这副模样实在是太吓人了。她看着看着,不知怎么竟从腹腔涌起一股深厚的反胃感,她不敢再看下去,立刻又低下了头看着地面,一只手轻揉着胸腔。

    而这一系列举动,全部都被凤诗秀给看在眼底了,这简直宛若一道晴天霹雳劈到了她的头上。她凤诗秀再怎么说这是个小姐,这个不知道哪来的贱婢居然都敢这样对她,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凤诗秀尖叫了一声,指着那名奴婢,怒吼道:“来人啊,把她给我拉下去,乱棍打死!”

    “是。”几名在一旁站着的下人立刻把那人按住拖了下去,那奴婢直到被拖走前还在不停地喊着饶命之类的话语,然而凤诗秀对此则是眼皮都不眨一下,谁让这个不要命的东西敢触碰她的逆鳞呢。

    只是凤诗秀不知道,这短短几天来,她的名声在府里已经糟透了。大家都因为她的残暴而在议论她这全都是罪有应得,谁若是被轮到去伺候她可真的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苏念云刚好来看凤诗秀,走在门口就看见一名不断哭闹的女子被人给拖了出来,心里不由一阵唏嘘,想不到一向乖巧的凤诗秀经历了这么一件事之后,性格居然转变的这么大。

    而相比自己的女儿,毁容之后的性子反而要比之前好了些。

    苏念云叹了口气走进了屋:“诗秀,姨娘来看你了。”

    听见这个声音,凤诗秀霎时火上心来,那个贱人害的自己毁容,她娘亲还假惺惺来看她,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吧!凤诗秀背过身去,大声地说道:“大姨娘请回吧,这里不欢迎你。”

    苏念云早以料到她会是这个反应,把手中的补品放到了桌子上,声音尽可能地平和了些:“今天我来,其实是想帮我女儿带一句话。”

    “带话?”凤诗秀猛得转过身,她害的自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还想要再羞辱自己吗?当初真是看走了眼,没想到凤华离这个人心机这么深,居然下得了这个狠手!

    “我不会听那个贱人说话的!”凤诗秀怒道。

    苏念云脸上的笑容一僵:“只一句话而已……”

    凤诗秀见她还不依不饶了,心中愈发烦闷,便挥了挥手:“送客!”

    “大夫人,请吧。”

    苏念云见对方都要送客了,也不顾有这么多人在场,直接喊道:“若是想你的脸恢复原样的话,你最好还是听完我这番话!”

    这番话果然有用,凤诗秀立刻瞪着她,示意众人都下去了。

    现在为了能让脸恢复原样,让她做什么都行,而且苏念云看上去不像是会说谎的人,听她说上一番话也无妨。

    见人都下去了,苏念云才缓缓开口:“离儿能把你的脸恢复原样,如果想的话,就去地牢找她。”

    什么,凤华离能把自己脸上的东西都给治好了?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啊,爹爹请了那么多大夫来看都治不好,就凭她一介女流怎么治?况且若她真有这个本事,怎么不先把自己的脸给治好了呢?

    “大姨娘今天是来朝我打趣的是吗?”凤诗秀话中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苏念云丝毫没有生气:“其实,离儿的脸就快要好了,而且是她自己出的药方治的。”

    “胡言乱语!”凤诗秀自是不信的,但更多的是不敢相信。凤华离她什么时候来的这种本事,自己怎么一直都浑然不觉?

    “信与不信,去地牢一看便知。”尽了自己所能做的,苏念云便不再久留了,她相信凤诗秀一定会去地牢的,因为现在对于凤诗秀而言,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比脸重要了。

    凤诗秀愣愣地看着苏念云离去的背影,手指甲不自觉间掐进了皮肉之间,她便勉强再信这么一回。若是自己到了地牢去却发现这件事并不属实,那自己定不会让这个贱人好过!

    凤诗秀也忘了要带面纱,直接跑地牢去了,一路上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也没放在心里了,她一心只想挽回这张脸,要付出什么都没有关系。

    凤华离见到她的时候,险些吓了一跳。

    这还是记忆里那个可爱的脸蛋吗,满脸苍夷,毁容程度丝毫不亚于自己当初毁容的样子。看来凤丝柳真是个狠心的角色,当初对自己有用的时候就拉拢,没用了的时候就这么无情。

    凤诗秀见她一直盯着自己的脸不出声,有些生气:“大姐儿很开心吧,我的脸毁了。”

    凤华离一愣,凤诗秀这么深信这件事是自己干的,想必全靠凤丝柳的洗脑吧。但她也不想想,若真是自己做的,何必要留下那么多会暴露的证据呢,难不成就是为了被抓到地牢里来吗。

    “五妹这是什么话,”凤华离叹了口气,凤诗秀这么急着来,连面纱都没戴,想必是真的很心急吧,“你当真以为是我做的吗?”

    “除了你还有谁?”凤诗秀冷冷地说道。

    “当然是那个想让你认为是我做的人啊,”凤华离对她的性情变化有些意外,不过想想大抵也是毁容对她的伤害太过大了罢,凤华离走到她跟前,轻声倒,“那个渔翁得利的家伙。”

    这是什么意思……凤诗秀突然陷入了沉默,从自己的脸出事以来,凤丝柳一直都在自己身旁陪着,凤华离是害自己的人一事她确实也在自己身边常常提起。

    难道凤华离的意思是凤丝柳才是那个幕后黑手?可是三姐为什么要这么做,自己和她可才是一条阵线上的呀。

    等等,莫非……

    凤诗秀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想法,又或许这个想法一直都在,只是自己根本没有考虑过那个想法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