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零九章 地牢
    既然前身对剑舞深有研究,会不会曾把剑舞的一些技巧记录了下来?如果有记录的话,自己重拾起剑舞兴许就会容易许多了。

    凤华离将自己的想法告诉月笛,月笛起先只是摇头,可又突然低呼一声:“小姐确实写过一次。”

    “真的吗?在哪?”凤华离大喜,看来今天是瞎猫撞上死耗子了,只要拿到那本册子,打败花如卉的希望就大了很多了。

    她期待着月笛说出那本册子放在哪了,月笛却皱着眉,叹了口气道:“小姐之所以把那些都记录下来,是老爷要求的,所以写完之后自然是交到老爷哪里去了。”

    月华离的心情一下子从高空跌到了低谷,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点希望竟以这种方式破灭了。

    难怪那天晚上凤求复陪着凤丝柳练剑舞,原来都是得前身的亲笔真传,凤华离也才明白为什么凤求复对凤丝柳的剑舞那么自信,原来还有这么一重因素在里面呢。

    这前身这是个没防备的,居然就这么轻易地把自己最值得骄傲的剑舞交出去了。

    月笛见她呆愣着,提醒道:“小姐或许可以去向老爷要回来。”

    要回来?怕是没有可能了。本来凤求复就不想自己再练舞,更别提能帮助自己舞技上一层楼了。只是凤华离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才是嫡出的女儿,凤求复怎么就偏偏一心押宝在凤丝柳的身上?

    就算是更爱庶女凤丝柳,也不应该对自己的嫡女如此冷落,甚至放纵自己的庶女去害嫡女。这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但又或者是这其中有些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隐情,而这种隐情甚至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

    凤华离都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但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让凤求复如此违反常理呢。事想得太多,就有些头疼了,凤华离便准备吹灯睡觉了。

    谁知外面一阵轰动,亮光重重的,凤华离正困惑着,房间大门却被一脚踹了开来,而进门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凤求复。

    凤求复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她跟前,二话不说就一巴掌扇了过去。

    这一巴掌下的力可一点也不虚,凤华离被扇到摔到了地上,她有些晕头转向,在月笛的搀扶炸才好不容易站稳了脚步。凤华离抹了抹嘴角,手上满满的都是鲜血。

    她瞬间怒火中烧,这一巴掌实在是挨得冤枉!

    凤华离死死地盯着凤求复,咬着牙说道:“父亲,女儿不知做错了什么?!”

    “你还有脸问!”凤求复怒吼一声,挥起左手还想再扇一巴掌。

    可这一回凤华离可不会任由他打下去,她拼尽全力伸手挡住了这一巴掌,凤华离几乎感觉手腕的骨头都快要震碎了。再怎么说,他也是自己的父亲啊,怎么会下这样的狠手?

    凤华离揉着手腕,不敢相信地看着凤求复。

    凤求复闷哼一声:“来人,把这个逆女绑起来,关入地牢!”

    他一挥手,一队人便冲了上来把凤华离困得死死的。

    而这一切,凤求复居然都没有对自己有过半点沟通,就这么一上来就抓人,实在是可笑至极。凤华离就这么被不清不楚地关到了地牢里面,这里头又黑又暗,似乎还有老鼠在四处乱窜。

    这里头安静得很,哪怕一点细小的声音也像被放大了无数倍一般。凤华离不再感到绝望,或者是凄凉。她早就已经对凤求复失望透了,只是没想到他会做到这个地步。

    大不了,以后她就当没有这么个爹。

    走廊传来了走路的声音,随即映入眼帘的是红着眼睛的月笛,凤华离见到她一愣,接着还有一丝欣慰,至少月笛没被抓,凤华离也不至于断了与外界的联系。

    “小姐……”月笛带着哭腔喊道。

    “没事的,”月华离握住她的手以示安慰,“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月笛连忙擦了擦眼泪,只要是能帮上小姐,要她做什么都行。

    “你先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要破解当前格局,首要就得知道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哪怕是要死,也得死得明明白白的才行。

    月笛把这一切的始末娓娓道来,原来凤诗秀被一种奇异的爬虫给咬了,刚开始以为只是一般的虫子,谁知道现在她脸上竟起满了狰狞骇人的水泡,偏这些水泡还得小心照顾着,否则一旦破裂,就会溃烂。

    简而言之,凤诗秀毁容了。

    之所以和凤华离扯上关系,是因为这种虫子需要在秋华花里才能生存,否则根本活不了多久,而整个府中就只有凤华离房间里有这盆花。

    “简直强词夺理!”凤华离连那些花的名字都不曾知道,再说了,那种爬虫那么危险,自己又何必冒着再毁容的风险去养?

    这怎么也不可能说通啊。

    月笛犹豫了一会,说道:“他们在小姐的院中找到了很多爬虫的便便……”

    “什么?”

    凤华离懂了,这分明就是显而易见的栽赃陷害。

    下手的人不是凤婉云,因为她根本没有那个胆子,更不是凤诗秀,她没有必要为了害自己而牺牲一张脸,对女人而言,脸可以最重要的。

    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凤丝柳了,不,一定是她。

    凤丝柳知道自己可能已经知道她和凤诗秀的关系了,所以下手的时机不能再等了,而这是一箭双雕的极佳计谋,只不过因为自己而提前施展了而已。

    “小姐,你还好吗?”月笛见凤华离一言不发,以为她是哀莫大过于死了,心中也为她而感到心疼,老爷对这件事连审都不审,直接就把小姐打入地牢,对小姐太不公平了。

    凤华离看向月笛:“你每天把我的药按时送过来,我会想办法出去。”

    虽然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但目前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当务之急还是先把自己的脸养好再说,反正短期内凤求复应该不会急着对自己的女儿下毒手。

    “好。”

    月笛刚走没多久,又传来了脚步声,凤华离以为是她漏了说什么,可没想到来人是苏念云。凤华离一怔,一时还不知道该以什么姿态来面对她。

    “母亲……”

    苏念云伸手握住她的手,凤华离能感受到这个女人的颤抖,和她眼眸中无限的疼爱。看来到了这个时候,也就只有自己的母亲最疼爱自己了。

    凤华离鼻尖一酸,眼眶中的泪水在打着转,她靠在苏念云的怀中,感到前所未有的放松。

    也就只有这一刻,她不必去想那么多,不用考虑自己的脸什么时候好,剑舞的练习该怎么办,该怎么应对凤丝柳凤诗秀和凤求复等等。

    凤华离浅笑,也好在,在府中,还有这么一个对自己完完全全真心以对的娘亲。

    苏念云揉了揉她的青丝,似是劝慰着说道:“你去向老爷认错吧,他一定不会再这样对你的。”

    认错?凤华离眼底一冷:“你也认为是我做的?”

    “自然不是,”苏念云摇了摇头,“我信你。”

    “但是,这或许是唯一的办法了。”苏念云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受苦的,也不想让她受任何委屈,可是凤求复现在勃然大怒,恐怕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了。

    凤华离眼睛一亮:“或许,还有一个办法。”

    她起身在苏念云耳边耳语了一阵,苏念云脸色瞬间变得惊讶无比:“当真?”

    凤华离点了点头,抿着唇将面纱解了下来,只见那面纱之下的脸已经消了许多狰狞的疤痕,大多都已经露出了细腻的肌肤来。

    苏念云当下大喜不已,凤华离毁容之事始终是自己的一道心结,如今她竟能够治好了,苏念云也就放下了心中一直悬着的石头也落下了。

    “你放心,你交代娘亲的事我都做好的。”

    等苏念云走后,凤华离就开始无聊起来了,她在这地上的稻草随意扒了扒,竟就这么扒出了一本蓝色的书来。

    这是什么,难道自己倒霉到极点转而走大运捡到宝了?凤华离把封面上的灰拂去了,只见那上头写着“凤玄”二字。不知为何,凤华离竟觉得自己与这本书似乎有什么联系,于是她便把书翻开来读。

    这是一本内功功法。

    粗略地看了几张后,凤华离根据前身的记忆和自己的猜测得出了这么个结论。若是自己能把这本功法练成了,倒也不是件坏事。

    于是她便学着这书上的姿势盘坐于地开始练习。

    学着这书上坐了许久,凤华离只觉得身体里好似真的有一股淡淡的暖流,只是却不如这书中写得那么浓烈。莫非是自己有什么地方错了?凤华离又学着做了一遍,可那股暖流依然是淡淡的,几乎就要消失了。

    凤华离觉得奇怪,按照书上所说,该有淡淡的暖流穿透浑身经脉,但到了自己身上,却如同无法游走一般,不断在腹中徘徊。

    不管是什么,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蹊跷。

    凤华离觉得乏了,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去钻研这个不知从哪来的功法了,于是躺了下来,把这本书枕在脑袋下就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