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零八章 讨人厌的野猫
    可对方却像什么也不知道一样轻笑着,猝不及防地下一秒便话锋一转,说道:“三妹不欢迎我来,难不成是三妹有什么事儿瞒着姐姐,不方便我知道吗?”

    凤丝柳心中一惊,难道刚才的谈话全部都被凤华离给听到了?

    凤丝柳见着她一脸善意的笑容,又想她也许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想来从自己这套话的吧。

    于是凤丝柳也打趣般地回道:“大姐儿这是说笑了,妹妹哪有什么事瞒着你?”不管怎么样,只要还没有把话说到明面上,这场戏都得演下去,凤诗秀可还是自己的一枚重要棋子,可不能这么快就暴露了。

    凤华离见自己话都说到这个份子上了,她还能够如此镇定自若,神情丝毫没有波动,看来凤丝柳的内心城府已远远高于常人了。

    不过既然这样,自己倒也乐意装作不知情,凤华离倒想看看凤丝柳究竟有多大的本事,她和凤诗秀究竟在计划些什么。

    凤华离问道:“我在寻五妹,你可有看到她?”

    “这就奇了,方才五妹来了我这,等她走了我才想起有一件事忘了和她说,于是一路跟着她走到这,这人却不见了影子。”

    凤华离这般说,倒是把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这解释的合情合理,毕竟凤诗秀可是真的来到了这,进了这屋。

    听完她的话,凤丝柳有些将信将疑,她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而自从凤华离毁容之后,性情也与之前不太一样了,谁知道她的内心在想些什么?

    “我一直在屋里未曾出来,外头的动静也不太在意,五妹兴许是回屋去了呢,”凤丝柳暗自瞥了一眼在屋内的屏风,说道,“大姐是有什么急事找五妹吗?”

    凤华离注意到凤丝柳眼中那怀疑的目光,暗自叹了口气,果然还是不能让人完全信服啊,毕竟这样的解释着实有些“巧”的成分在其中了。

    如今已经知道了凤丝柳和凤诗秀是一伙的这个事实,而此时得让凤丝柳相信自己什么也没听到,那自己便是在暗处,凤丝柳俩人在明处,自己多多少少能争取到一点优势。

    但要如何让凤丝柳完全相信呢?凤丝柳这人心思较为缜密,若想不被她怀疑,只能是让自己成为这件事情的主动者,凤丝柳成为被动的一方。

    “方才我在不远处好像看见三妹在屋里和人说着话,那人是谁?”凤华离如此一说,才能真正让她相信自己没有听到什么,而只是模模糊糊地看到了什么。

    果不其然,凤丝柳眸中闪过一丝慌乱,难道真是让她给看见了?那自己的计划可全都泡汤了,凤诗秀这颗棋子也几乎无用了。

    而躲在屏风后的凤诗秀更是一惊,大姐真的目睹了这一切?那该如何是好呀,也不知道这个凤丝柳靠不靠的住,能不能把大姐给打发走了。

    凤诗秀紧紧地攥着手帕,耳朵贴着屏风听着外面的动静。

    凤丝柳尽管心乱如麻,也没有表现出来:“大姐儿说的这是什么话,哪有什么人啊,定是你眼花看错了。”

    凤华离点了点头,仿佛一副听她说完后了然的样子:“隔了那么远,一时没有看清楚倒也正常得很——”

    ……

    怎么这么痒呢?凤诗秀感到浑身上下都奇痒无比,伸手去抓时却摸到了一个毛茸茸的凸起,她伸手按下去却又略微坚硬。

    凤诗秀缓缓将目光往下移,只见一只漆黑的虫子紧紧地贴在她手臂上。

    凤诗秀猛然一惊,差点尖叫出来,但马上意识到凤华离还在外面,只得捂住嘴,瞪大眼睛拼命甩着手臂。

    谁知就在她往后倒退之时,却被地上的一把小凳子给绊倒,凤诗秀朝后倒去,即将倒地之前还伸手抓住了屏风,连带着屏风也一同倒在了地上。

    闹了这么一出,声音可不小,尽数传进了门外的人耳中。这声音大到凤丝柳想狡辩成是风吹的都不可能了,她脸色不由得变得不太好看。

    这个凤诗秀,让她躲在里面不出声,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真是个没用的东西。

    “三妹儿,这是怎么了?”凤华离自然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见凤丝柳脸色微青,她心中不由得想笑。

    凤丝柳干笑两声:“想必是野猫吧。”

    “哦?”凤华离嘴角勾起一道浅笑,反问道。

    凤丝柳直勾勾地看向她,心中有些紧张,果然还是骗不了她吗?

    那一瞬间凤丝柳甚至打算直接把这一切说出来了,谁知晓凤华离又突然嗯了一声:“也是,最近我那屋也总有野猫。”

    凤丝柳一愣,似乎有些不可思议这么马虎的借口都能将她给搪塞过去了,难道还是自己高估了她而已?

    “那些野猫真是讨厌。”现在凤华离的目的都达到了,凤丝柳暂时不会再怀疑自己听到了什么,那么自己也不必在待在这了,免得说多说错。

    “我有些乏了,就先回房休息了。”

    送走凤华离之后,凤丝柳就立刻回了房中,黑着脸对着挠着脑袋的凤诗秀。凤诗秀则一面挠痒,一面赔笑:“三姐,我也是一时太痒了没忍住嘛。”

    凤丝柳一言不发地坐了下来,方才实在是太过凶险了,若不是凤华离好骗,自己和凤诗秀合谋的事情就会被她知道了。

    见凤丝柳一句话也不说,凤诗秀撅着嘴,拽着她的手不断撒娇:“我也不是故意的嘛,三姐你就大人有大量,不要放在心里了。”

    凤丝柳被她扰得心烦,把她手给拍了下去。

    凤诗秀见她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便借机泡了一杯茶端给她:“大姐她……”

    “她没有听到。”凤丝柳轻声道,但她却有些放不下心来。凤诗秀一听这句话,几乎就差大笑三声了,她还以为大姐真的变聪明了,原来还是和以前一样,愚不可及。

    凤丝柳瞪她一眼,这个凤诗秀真的是沉不住气,一点小事高兴成这样,别到时候叫凤华离看出破绽才是,“但她已经开始怀疑我们了。”

    通过和凤华离的对话,她感觉的出来凤华离在隐隐约约地试探自己,所以她们以后还是得小心为上,别再让凤华离抓住什么端倪了。

    “真的?”凤诗秀一愣,平日里看不出来,想不到她对自己已经起了疑心了。

    “我们以后尽量少见些面吧,”凤丝柳暗暗瞥了她一眼,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你也机灵点。”

    “是——”凤诗秀说话拖了好几个音,她甜甜的笑着,但在那个笑容之下伪装的却是深不见底的深渊。

    凤诗秀身上依然痒得很,于是先回屋了。

    待她走后,凤丝柳走到屏风之后,只见地上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子。

    真没想到会提前派上用场呢……不过,既然是你自找的,那就别怪我了。凤丝柳眯着眼,眼眸中含着一道冷冽的光。

    ……

    凤华离这几日依旧是练着剑舞和给自己脸上敷药,难得的是居然没有人来打扰了,倒也落了个清净,可以随意做自己想做的事。

    “小姐的脸好了很多呢。”月笛赞叹道,没想到那张方子这么管用,果然还是吉人自有天相,就连老天都在帮着小姐呢。

    凤华离浅笑,她对这药倒是挺满意,只是对于剑舞的事情她还是毫无头绪,心中乱得很。

    就算凤华离每晚坚持练剑舞,可怎么也没法达到从前的高度,更别提要和花如卉相比了。

    “月笛,你对剑舞有什么了解吗?”凤华离撑着脑袋,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任何事上了,只要是能对自己练习剑舞有帮助的。

    月笛思虑片刻:“美,剑舞很美。”

    如果可以,凤华离头上可能要挂上一道黑影了。剑舞当然很美,不然怎么可能名声在外呢,光是这可帮不了她。

    凤华离摇了摇头:“更深入一些的呢?”

    月笛想了一会儿,突然如茅塞顿开一般,欣喜地说道:“剑是刚,舞为柔,刚柔并济。”

    凤华离有些意想不到,月笛也会说出这么深奥的话。

    “其实这是小姐你告诉我的啦。”月笛有些害羞,但是能帮到小姐就是最让她开心的事情了。

    “我?”

    凤华离有些哭笑不得,看来这前身在剑舞上真是深有造诣,可惜自己这么一穿过来,什么舞蹈都给从脑海里抛得一干二净了。

    正当惋惜之际,凤华离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