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零七章 偷听
    凤华离倒是与月笛卖起了关子来:“先不告诉你,对了,五小姐方才去了哪里?”

    “说来也是怪了,五小姐没回自己的屋里去,而是去了三小姐的屋里。看着五小姐进去了,就没敢再跟了。”

    月笛蹙起了眉头来,努了努嘴,与凤华离说道。

    凤华离灵动的眼珠子又转了转,怪不得凤诗秀会突然跑到自己这儿来说凤丝柳的事情,原来这会儿又去了凤丝柳的屋里。

    细细想来,凤诗秀方才说话间,有些拱火的意思。她会不会,是在自己和凤丝柳之间做两面派。

    还是,她所做的一切,根本就是凤丝柳授意。

    想到这里,凤华离觉得,这相府里的水还真不是一般的深。若真是这样,那就太可怕了。

    “去了三小姐屋里?这五小姐与三小姐之间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凤华离走到镜子前看了一眼,看着自己脸上的样子还算过得去,这才走出了自己的屋里。

    月笛跟在凤华离的身后,急切的问了一句:“小姐,你这是去哪里?”

    凤华离立即就给月笛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用极小的声音说道:“你小点儿声,别跟我这么近,跟远点儿,我去三小姐那边看看。我倒是想知道知道,她们在玩儿些什么花样。”

    才走到凤丝柳的房门外,凤华离便看到一门外站了好些个侍女。

    不行,这么些个人,得把她们引开,自己才能靠近凤丝柳的屋子。

    一时间,凤华离看着前门是进不去了,只能是围着凤丝柳的屋子转了一圈,见着窗子是开的,这才悄悄靠近了那屋子。

    外头的日头正盛,凤华离想要悄悄翻进屋子里去,就怕自己的影子落在了屋里,让凤丝柳看看了那不就全都露陷儿了。

    好在窗子是开着的,凤华离在窗外,也能听见屋子里凤丝柳与凤诗秀二人的谈话。

    “姐姐,反正我是看着大姐姐听了我那些提点的话,是没有什么反应。能不能如三姐姐所言,我就不知道了。”

    “无妨,只要你的话到了,她就不会任何动作都没有。”

    “不过,大姐姐的一句,叫我有些怀疑。”

    ……

    “什么话?”凤丝柳抬起眸子来,看向了凤诗秀。

    凤诗秀顿了顿,才与凤丝柳说道:“大姐姐说,莫不是也去毁了三姐姐的容貌,好让三姐姐与她一样。”

    凤诗秀的重点,落在了那个‘也’字上。

    凤丝柳倒是个敏感的人,立即就明白了凤诗秀这话里的意思。

    “你是说,大姐姐已经开始怀疑,是我下手毁了她的容貌?”

    凤华离站在窗外听着,她虽然在查,也有些怀疑,可是对于凤丝柳,还真未怀疑到她的身上。

    经凤丝柳这么一说,凤华离眸光微闪,有几分惊讶的样子。

    凤诗秀随即便摇了摇头,很是认真的与凤丝柳说道:“不,不是怀疑,而你是查到了些什么,在试探我。”

    “这么看,她是知道了,我暗中派人去毁她容貌的事情。”凤丝柳颔首自语,眉头紧蹙。

    凤诗秀努了努嘴,看了凤丝柳一眼:“既然都下了手,怎么也没让人直接把她给杀了?”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凤华离听了凤丝柳的话,惊讶的颤了颤身子,这个凤丝柳,怎么这么可怕?

    原来是她,是她凤丝柳对自己下了这个手。凤诗秀那边非拉着自己上街去,原本也是有原因的。

    凤华离的手轻轻的抚上了自己的脸颊,这一回,可算是找到原因了。

    怪不得凤求复一直说在让人查,却是怎么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原本,罪魁祸首就是凤丝柳,凤求复这么做,也是不想乱了相府里姐妹之间的关系。

    这么说,凤求复是知道凤丝柳对自己做了什么,有意要帮她瞒下此事了。

    好你个凤丝柳,你想让我生不如死,我凤华离是怎么也不会放过你的。

    只要我还活着,我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无门。

    待大姨娘的事情搞定了,我再来对你下手。

    就在凤华离陷入深思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大小姐……”

    凤华离的脸上也没戴面纱,头也不敢回,只能是借着袖子来遮掩自己的脸。

    屋里的凤丝柳和凤诗秀听了这声音一时也开始慌乱了起来,两人相视一眼,对了一个眼色。

    凤诗秀立即就起了身,脚下不安分的踩着小碎步,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怎么办,怎么办,大姐姐怎么这个时候来这里?”

    凤丝柳看了左右张望了一眼,立即就镇定的与凤诗秀说道:“既然大姐姐来了,怎么也要让她进来。不过,你不能在这里。”

    “我若是现在出去,那不是就与大姐姐撞个正着吗?”

    “你去后头躲着,快去。”

    凤诗秀立即就点了头,往屏风后头去了。

    此时的凤华离正是尴尬的时候,月笛赶紧就拿着面纱一路小跑了过来,给凤华离解围:“小姐,不过是回去取个面纱的功夫,你怎么就跑到这儿来了?”

    月笛说话的时候,还给凤华离使了个眼色,凤华离赶紧就伸手去拿过了月笛手里的面纱,自己戴了起来。

    凤华离这才转过了身来:“我也是走着走着,不知道怎么就走到这儿来了。那个弄脏的面纱让人去洗了吧!”

    凤丝柳待凤诗秀躲藏好之后,这才镇定地开了门,迎面见着了凤华离,故作惊讶地问道:“大姐突然来,可是有什么事吗?”

    凤华离梨涡浅笑,对面的人儿倒是十分冷静,看不出一点破绽,她温柔地笑:“三妹这话说的可不太好听,难道无事就不能来找你吗?”

    凤丝柳一愣,但旋即反应过来,同样笑容满面地回应道:“是妹妹的失礼,大姐儿若是想来,随时都可以来。”

    二人这番绵绵的语气和欣喜的面容,叫外人看来来还真要以为两人感情深厚得很了,可只有当事人知晓那笑容有几分真几分假。

    凤丝柳带着一丝探究地看向她,虽然不知道凤华离在搞什么鬼,但她迫切地想要知道凤华离是什么时候来的,有没有听到什么。

    可对方却像什么也不知道一样轻笑着,猝不及防地下一秒便话锋一转,说道:“三妹不欢迎我来,难不成是三妹有什么事儿瞒着姐姐,不方便我知道吗?”

    凤丝柳心中一惊,难道刚才的谈话全部都被凤华离给听到了?

    凤丝柳见着她一脸善意的笑容,又想她也许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想来从自己这套话的吧。

    于是凤丝柳也打趣般地回道:“大姐儿这是说笑了,妹妹哪有什么事瞒着你?”不管怎么样,只要还没有把话说到明面上,这场戏都得演下去,凤诗秀可还是自己的一枚重要棋子,可不能这么快就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