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零六章 蠢蠢欲动的三姐
    凤华离说这话的时候,心里难免有些心酸。大热的天儿,凤华离还得整天蒙着面纱,还得练习舞蹈,比常人付出了更多的努力。

    “对了,这么久了,我让你办的事儿,你办得怎么样了?”凤华离这才想起,让月笛去*药的事情。

    月笛轻轻挠了挠头,这才会意,明白了凤华离说的是什么事儿。

    “小姐说的是那药的事儿吧!奴婢已经寻了机会去买了,在奴婢的屋里。”

    月笛伸了头,凑在凤华离的耳边,轻声说道。

    凤华离略作思索,才与月笛说道:“下次你去娘亲那边的时候,寻个机会把东西悄悄塞给娘亲,她自然会知道是什么意思。”

    月笛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惊讶,丞相夫人原来也在帮凤华离做事儿。

    她轻轻点了头,给了凤华离一个放心的眼神。

    就在凤华离对上月笛的眸子的时候,凤诗秀的声音又传进了凤华离的耳里:“大姐姐,大姐姐。”

    凤华离拉了拉月笛的衣袖,示意她去办她的事情,目光随即就落在了房门的方向,等着凤诗秀的身影出现。

    月笛会意点了头,便去打开了房门,就在月笛走出房门的时候,凤诗秀小跑着进了凤华离的屋里。

    “你怎么每次来都是如此,哪儿还像个大家闺秀的样子?”

    凤华离赶紧就戴上了面纱,有些无奈的与凤诗秀抱怨了一句。

    凤诗秀看着凤华离这屋里没有别人,好像是有所察觉。

    “大姐姐,你怎么一个人在屋里,连个伺候的人也没有。方才我见着月笛出去了,你们是不是在说什么悄悄话?”

    凤华离倒是表现得很是坦然,一点儿也没有心虚的感觉:“悄悄话?月笛天天都在我身边,还能有什么悄悄话可说的。这天儿还热得很,屋里人多了燥得很,只要月笛在身边伺候着就好了。”

    凤诗秀似是不太相信,但还是一脸甜笑的坐在了凤华离的身边,淡淡的药味儿又入了凤诗秀的鼻尖。

    “大姐姐,你不是都不喝药了?怎么我闻着,还有些中药的味道呢?”

    凤华离浅浅一笑,灵动的转了转眼珠子,这才反问了一句:“你闻着有药味吗?我怎么就没有闻到?”

    凤诗秀立即就蹙起了眉头,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闻错了,出现了幻觉了。

    凤华离看着凤诗秀正要思索的样子,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赶紧就问了一句:“你来我屋里,可是有什么事情?看你方才那匆匆忙忙的样子,我还以为府里出了什么大事儿呢!”

    经凤华离这么一提,凤诗秀这才想了起来,与凤华离说道:“对了,我方才在三姐姐那里,看到她练舞了,那舞姿,非常人所能及啊!”

    凤华离轻轻挑了挑眉,瞳孔微睁,虽然心里有惊讶,但在凤诗秀的面前,还是尽管不表现出来,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姑娘家家的,练舞有什么稀奇的?你为何看见三妹练舞,如此这般的大惊小怪?”

    “此前爹爹不是说,想让三姐姐代大姐姐去与花如卉比舞,是不是……”凤诗秀的眼里,有几分别样的意思。

    凤华离在想,这凤诗秀突然来与自己说这些,是不是有意有挑拨自己与凤丝柳之间本就不太好关系。

    她略作思索,给了凤诗秀一种,她的挑拨成功了的感觉。

    “在你看来,三妹这么做,是有什么意图?还是,你以为,她想代我去比舞,人家就能认她?”

    凤华离这么说,还真不是她狂妄,只是花如卉比过了自己,人家才觉得她厉害,毕竟这身子的原主,太过于优秀。

    “这还不叫有什么意图?那还要三姐姐做到怎么样,才叫有意图?三姐姐平素是不好与人争的,怎么这一回,倒是一反常态了。这才是令我不解之处。”

    凤诗秀有意将这事情说的格外的重要,叫凤华离听了心里也有几分忌惮凤丝柳。

    “管她有什么目的,我做我该做的事情,她做什么,与我无关。”凤华离还能不知道吗?若不是凤求复的授意,凤丝柳也不会做出如此张扬的事情来。

    这些年来,凤丝柳都是个很稳重的人,若是没有把握,凤丝柳是怎么也不会如此冒险的。

    凤诗秀看了凤华离许久,才问了她一句:“大姐姐当真是这么想?”

    凤华离轻轻拍了拍凤诗秀的手背,展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

    我的好妹妹,再过不久,我这脸上就能全好了。到时候,我会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让你看到一个全新的我。

    “我不这么想,还能怎么想?或许,妹妹来告诉我这些,是想让我怎么办?也去毁了三妹的容貌,好让她与我一样?”

    窗外的微风吹了进来,敷于凤华离面上的白纱,随着微风而动。随之而来的是,凤华离脸上的那淡淡的中药味儿,又在凤诗秀的鼻尖作祟。

    “我哪儿有什么主意,不过是看着三姐也要来抢大姐姐的风头,来知会大姐姐一声罢了。”

    凤诗秀装作随意的一笑,她何尝不想,看着凤华离与凤丝柳龙虎相斗。只是自己的话是放出去了,就看凤华离会不会如凤丝柳所言,与她争上一争了。

    “你的知会,我收到了,多谢五妹为我留心。”凤华离在凤诗秀的面前表现得很是从容的样子,可是心里却是跟明镜似的。

    那凤丝柳的身后,可是凤求复这棵大树。

    凤诗秀在凤华离的屋里没呆上多久便离开了,而凤华离看着凤诗秀离开,心里总是揣揣不安的。

    思量之下,凤华离还是叫来了月笛,问了她一句:“你让人去跟着五小姐,看她去了哪里。帮我换套不太显眼的衣裳。”

    “是,小姐。”

    凤华离换了身与月笛衣裳的颜色相近的衣裳,摘下了自己脸上的面纱,又用脂粉浅浅遮盖了自己脸上已经不明显的伤疤。

    月笛看着凤华离如此反常的样子,不禁开口问了一句:“小姐这是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