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零五章 药方从何而来?
    沈玉有个硬气的娘家,即便只是一个妾室,也能狂的如此理所当然。

    凤华离手上不自觉的就攥了拳头,怜悯你,我怎么会傻到对你有怜悯之心呢?无论你有多惨,都不值得我可怜你。

    “你做的这些丑事,我说不出口。我更不想,因为你,丢了相府的脸面,丢了爹爹的脸面。”

    说罢,凤华离又端起了那碗已经放温了的参汤,自己喝了起来:“大姨娘,你看好了,这参汤里,什么脏东西都没有。”

    一声长叹,凤华离站了起来,与沈玉说道:“只有心里脏的人,才会总觉得这东西是脏的。也是,大姨娘人都是脏的,离儿还能说什么呢!”

    “我就知道,大小姐来玉宇轩里,定是不会存着什么好心。什么为我着想,不过就是为了相府和你爹爹的脸面。你能为我着想,我就得去庙里烧香谢菩萨保佑了。”

    人与人之间就是这样,看一个人顺眼的时候,怎样都是好的。

    看不顺眼了,就连一句话,一举手,一投足,全都是错的。

    凤华离临离开的时候,还没少数落沈玉的不是。

    “我看,大姨娘还是头一个,做脏事做得理直气壮的人。这脸皮的厚度,怕是无人能及。”

    就在沈玉修养着身子的时候,凤华离施计,将沈玉小产的事情传到了长生的耳里。

    而凤华离自己,自然是武功与舞艺,一样都没少练的。

    不出一个月,就已经长进了不少。

    夏末,燥热的天气已然去了小半,凤华离在自己屋外的院子里练舞,一招一式,一个眉眼,都是那么的撩人心弦。

    月笛拿着两个盒子走了过来,笑开了眉眼,冲着正在舞动的凤华离高声唤道:“小姐。”

    凤华离看了月笛一眼,注意到她手上的两个盒子。

    她知道,月笛手上的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凤华离心下一阵欢喜,立即就顿住了脚步,眉眼里全是笑意。

    “你去哪儿了,可是让我一能好找。”凤华离的脸上透着少女怀春般的笑容,朝月笛走了去。

    月笛给凤华离使了个眼色,凤华离又转了头去,吩咐一边儿上的侍女一声:“去倒些水送来。”便与月笛一起回屋里去了。

    月笛关上了房门,凤华离才迫不及待的从月笛手里拿过了那两个小盒子:“你去娘亲那里拿药了吧!”

    打开精致的小盒子,淡淡的药香扑鼻而来,凤华离揭下面纱,便由月笛帮着上了药。

    月笛看着凤华离脸上的伤疤,虽然还有,但并不如刚开始那般触目惊心了。

    “小姐,你这脸上,还真是好了许多。也不知道这药是哪里来的,果然有奇效。”月笛只知道当初这药方是凤华离给她的,但她知道,凤华离是不懂药理的,如果能写得出这样的药方来?

    而且,凤华离的字,月笛是认得的。原来的凤华离,可是能写得一手好字的,而这药方上的字,虽然不能说是奇丑无比,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凤华离看了月笛一眼,用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口气问了月笛一句:“若是我说,这药方是我做梦梦到的,你可会相信?”

    “小姐……莫不是连上天都保佑小姐,心疼小姐,这才给了小姐这么有效的一个药方吧!”

    月笛的脸上,一脸的惊讶,似是把凤华离的话当了真。

    凤华离看着月笛这般惊讶的小脸儿,顿时觉得这丫头快要把自己给萌死了。

    她虽然不是很精明,却是对凤华离最忠心的一个。

    “这谁知道呢!兴许老天开眼了,才给了我这么一个恩赐。”凤华离眨巴了一下她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眸子里略带些笑意,看着铜镜里自己脸上的疤痕,暗自担心着。

    月笛的脸上,却没有笑容。这下子她的疑惑可来了,若是这药方是出自凤华离的手,那这字可太不像是凤华离平日里的水准了。

    细细想来,好像凤华离自那次以后,就再也没练过字。

    “可是,我看这药方上的字,不像是小姐的字。”

    按理说,这被人给打了一顿,不至于有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凤华离这才察觉,月笛是发现了什么才会这么问吧!

    不过不打紧,凤华离总是有她办法,为自己开脱的:“这药方可不是我写的。”

    “不是小姐写的,那是谁写的?”难不成,还有别人给小姐写这药方不成。

    凤华离故弄玄虚的道了一句:“怕是在我做梦的时候,上天指点。醒来之后这药方就已经在我桌上了,所以我才试试这药究竟有用没有。果然,上天没有骗我。”

    “那……这药方是上天所赐?”在月笛看来,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但凤华离不懂药理,也只有这个说法能说的通了。

    凤华离心里暗笑,其实月笛这小丫头还是挺好对付的,不得不说,凤华离这还是头一次觉得,古人的迷信,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坏事,这次不就是帮了自己一个大忙吗?

    “是吧!看来好人总是有好报的,上天是有眼的。”凤华离这么说,自己反正是不相信的,不过只要月笛信了就好。

    月笛巧然一笑,好像凤华离所说的,还真是这么个理儿。

    凤华离为了转移话题,突然就乍乍乎乎起来,慌忙拉过了月笛的手便问:“月笛,你快帮我看看,我这脸上,是不是好了许多?”

    月笛的注意力成功让凤华离给吸引,立即就凑上了前去,仔细看着凤华离脸上的疤痕:“还真是,这疤痕小多了,若是不细看,还真是不太看的出来。怕是等到小姐与花家小姐斗舞的时候,便能略施粉黛,再有倾国之颜了。”

    凤华离眼里的高兴是怎么也忍不住,伸出手来,轻轻抚上了自己的脸颊,认真看着镜中人的容貌,一天比一天好看的样子,让凤华离的内心无比的喜悦。

    “若是真如你所言,那该有多好。如此,在比舞的时候,我就不用再蒙上这面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