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零四章
    凤诗秀看着凤华离的样子,多半是早就已经知道了沈玉的事情。

    她的好奇,自然是不会让凤华离知道了。

    “对了,大姐姐,上回那个事儿,怎么样了?大姨娘……不会就是因为那个药……”凤诗秀凑在凤华离的耳边,轻声问道。

    她唯一担心的,就是那*的事情,有没有暴露。

    凤华离计划了这么久,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有所行动?

    反正那药也没下成,凤华离索性就摇了摇头,与凤诗秀说道:“这哪儿有那么容易?我还没来得及下手,那大姨娘都已经……哎!可惜了。”

    凤诗秀掩面一笑,凤华离那眼里的无奈,让凤诗秀忍不住说:“有什么可惜的,大姐姐既然是想对付大姨娘,还愁没有机会吗?”

    凤华离不急不缓的坐了下来,端起手边的茶来轻轻抿了一口:“倒是这个理儿,这机会嘛,总是会有的。大姨娘如今身子不太好,这事儿也就只能是暂且搁置了。”

    凤诗秀也走到凤华离的身边坐了下来,脸上抹过了一丝浅笑:“大姐姐越是这么说,我就越是心急,想知道知道爹爹知道了大姨娘的事情会是什么表情。”

    “瞧你这心急的样儿,若是爹爹知道你这么想看他的笑话,他一定会后悔生了你这个女儿。”凤华离轻轻点了点凤诗秀的鼻尖,与她玩笑了起来。

    在凤华离的屋里,凤诗秀没坐多久便离开了。

    而凤华离也在凤诗秀离开之后,带着月笛和补品去了玉宇轩里。

    屋外站了好些个侍女,凤华离走进屋里,却只有一个贴身的侍女伺候着。

    见着凤华离走了进来,那侍女立即就欠了欠身,唤了句:“大小姐。”

    凤华离点了头,便轻轻挥了手,让那侍女出去了。

    月笛放下了手里的参汤,也识趣的退了下去。

    这屋里,顿时就只有凤华离与躺在床上的沈玉二人。

    沈玉偏过了头去,看到是凤华离来了自己的屋里,嘴角稍稍抽动了一下:“是大小姐来了?这个时候,是来我这玉宇轩里看热闹的吧!”

    “热闹?我看,大姨娘这里可冷清得很。”凤华离端着参汤,走到了沈玉的床边,扶起了沈玉。

    “我给大姨娘送了参汤来,大姨娘身子还弱,补补吧!”

    沈玉看了一眼凤华离手里的参汤,似乎只要是在凤华离手里的东西,都是对自己百害而无一利的。

    她抬眼笑了一笑,阴阳怪气道了一句:“参汤?大小姐就别在这儿假惺惺的了,谁又知道大小姐送来的这参汤,又放了些什么东西。”

    凤华离颔首冷笑,在来玉宇轩的路上,原本还打算,她的事情,就不要让凤求复知道了,如此一来,一切都是这般正常的模样,相府里也不会有什么轩然大波。

    但听了沈玉的这么一句话,凤华离这心里还是怪难受的。

    她看着可怜,这嘴里却是不饶人的,果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大姨娘言重了,若是我当真想要对大姨娘不利,还会亲自把这参汤拿来吗?我又不是二妹,眼力见儿可没那么浅。”

    说完,凤华离又想了想,道:“我不知道大姨娘是如何看我的,可我绝不是什么铁石心肠之人。我还想着,大姨娘这副模样也不能让别人知道了,便送些东西来给大姨娘补补身子,可是大姨娘不领我的情,怎么办呢!”

    “大小姐对我,是不是已经恨入了骨髓?能把我害到这副田地,大小姐还能存什么好心?”沈玉伸手推开了凤华离手上的参汤,对于凤华离,她不想奢望凤华离能帮自己,但求凤华离不害自己就好。

    害?凤华离虽然并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好人,但是,凤华离对于沈玉,好像并未真正动手去害过她。

    凤华离放下了自己手里的参汤,冷笑了一声:“大姨娘,你这话说的我可真是有冤无处诉。你说我害你,我想问问,我何时害过你?”

    “大小姐你看看,我现在这副样子,不全是拜你所赐吗?若不是因为你,夫人她也不会……”

    凤华离这才知道,沈玉居然把这一切都赖在了自己的头上。无论丞相夫人做什么,都是凤华离的意思。

    “大姨娘,你说话可是得讲点儿良心呐!拜我所赐?我究竟做了什么陷害你的事情,要引得你这么说我?你怎么就不想想,你现在所承受的一切,全是你自己作的孽。你怀了个野种回来,难道是我逼着你去怀的吗?”

    凤华离越说,心里的气就越是大。怒火,已经在凤华离的心里蔓延,甚至控制了她原本清晰的思绪。

    现在对于凤华离来说,理智是个什么东西,她已经不知道了。她只知道,对于沈玉这样的人,不值得凤华离对她一丝一缕的怜悯。

    “若不是大小姐成心要对付我,老爷怎会将我禁足?我又……”

    沈玉提起此事,心里就是一阵酸楚。

    凤华离不禁笑出了声儿来,对于沈玉的看法,她实在是不敢苟同:“哈哈……大姨娘,你说这话,当真就不觉得滑稽吗?”

    她的胸口,让沈玉气得剧烈的起伏着,她的一丝怜悯,让沈玉给践踏了一地:“你落得这副模样,全是你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控制不住,与别的男人苟且,才会有个孩子。”

    “你怎么就不想想,若是我成心要对付你的,我大可以将你与长生的事情,与爹爹和盘托出,何必还要帮你瞒着爹爹?还有娘亲那里,你以为,我不给她出主意,她就能放过你肚子里的那个野种?”

    “大小姐大可不必这么做,看上去是为我,实则是想要用这些事情来威胁吧!好让我成为你们的傀儡,听你们的话。若是如此的话,大小姐尽可去说,看看老爷会不会休了我,还是杀了我。”

    沈玉有个硬气的娘家,即便只是一个妾室,也能狂的如此理所当然。

    凤华离手上不自觉的就攥了拳头,怜悯你,我怎么会傻到对你有怜悯之心呢?无论你有多惨,都不值得我可怜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