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零三章 沈玉的病
    凤婉云冷哼了一声,怒瞪了凤华离一眼,你怎么不说,方才我还告诉你凤丝柳生母的事情了呢?

    “既然大姐姐这么见不得我,我还是回息的屋里去了。”

    凤婉云说完就气鼓鼓的三步作两步,离开了凤华离的屋里。

    凤诗秀看着凤婉云离开的样子,眸子里净透着不明所以的光。

    “大姐姐,这二姐姐又是怎么了?”

    凤华离拉了凤诗秀坐了下来,对于凤婉云的事情,说的很是平淡。

    “也没什么,一早就来我屋里叫嚣,说我把大姨娘给怎么怎么着了。你是没见着,那眼里的样子,像是要一口吃了我似的。”

    凤华离说完,便叫来了月笛,让人去沏了茶来。

    “把门开着吧!这大热的天儿,闷在屋里会闷坏的。”

    “是,小姐。”

    凤诗秀捂嘴轻笑,这凤华离与凤婉云之间早就不和,沈玉都这样了,凤婉云还有空儿来凤华离的屋里与凤华离闹腾。

    “二姐姐心还是真大,怎么也不去照顾大姨娘,倒是来大姐姐这里闹来了?我可是听娘亲说,大姨娘这两日可病得不轻呢!”

    对于玉宇轩里的事情,凤诗秀就是足不出户,也能从四姨娘的嘴里听说一些。

    凤华离眉梢一挑,怎么凤诗秀那里的消息这么快?这丞相夫人应该是昨天夜里才去玉宇轩行动的,这才一大早,凤诗秀这脑子里的消息就已经有这么多了。

    “哦?大姨娘病了?怎么悄没声儿的,就病了呢?什么时候的事儿?”凤华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了凤诗秀一堆的问题。

    她就是想知道知道,凤诗秀到底知道多少。

    既然她这么厉害的话,是不是已经撬开了府医的嘴,知道了沈玉有过身孕的事情?

    “我也是听娘亲说的,只说是昨天夜里发的病,来的突然,还病的不轻。女医在玉宇轩里忙活了好一阵儿,手上拿出来的东西都是血呢!”

    凤诗秀微微蹙了蹙眉头,与凤华离说起了自己从四姨娘那里听来的事情。

    凤华离的脸上,也是故意露出了几分不可思议的样子,在凤诗秀的跟儿前,还是该怎么装怎么装:“啊?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这大姨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病得这么厉害呢?虽然我不懂病,可是这突然发病,也不会有那么多血啊!”

    “大姐姐说的可是真的?没有骗我?”凤诗秀对于这些事情,原本就是一窍不通的。

    这听了凤华离这么一说,也开始怀疑起,玉宇轩里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凤诗秀轻轻敲了敲自己的额头,开始推测起沈玉的病来了,能让人流血的病,都有哪些呢?

    “大姐姐,你说,会出血的病症,会有哪些?咳血?摔伤应该是不会啊!血……”

    凤诗秀的嘴里不停的嘟囔着,叫凤华离听了,也开始跟着凤诗秀一起猜测了起来:“这可多了,我这也算不过来。这事儿,也只有去问府医才知道了。”

    凤华离说完,还别有意思的看了凤诗秀一眼,就等着凤诗秀因为自己的好奇心,去查沈玉的事情。

    虽然她知道沈玉与长生偷情的事情,但她并不知道,沈玉怀了一个野种回来。

    想了许久,凤诗秀才开窍,突然间脑子一个激灵,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似的。

    凤华离见状,立即就提起了精神,凑过了脸去问道:“大姨娘与那个长生有染,会不会?是这二人之间发生了什么,让大姨娘怀了个野种回来,那才是打算打掉自的孩子。若是大姨娘有心要让这孩子消失,那就说明,这孩子定不是爹爹的骨肉。”

    凤诗秀见着凤华离把沈玉这事儿说的有鼻子有眼儿的,虽然只是猜测,倒也说的跟真的似的。

    她灵动的转了转眼珠子,轻轻拉了拉凤华离的衣袖:“大姐姐,你说的这些,有没有什么证据?说的是跟真的似的,若是冤枉了大姨娘那可就不好了。”

    凤华离别有深意的看了凤诗秀一眼,眼里流出了几分笑意,从凤诗秀的手里抽回了自己的手。

    “是真是假,我又如何知道?这种事情,我们之间说说就好了,你可别拿出去与别人说了去。不过是我胡乱揣测来的,这话,到此为止。”

    凤华离有意给凤诗秀透一点儿消息,看看她会不会去着手查沈玉的事情,来寻个真相。

    此前凤诗秀查事情的事情,速度那个一个快,虽然不知道她用的是什么办法,但总归是有办法的。

    还没等凤华离开口,凤诗秀便先开了口道:“好像嫡母去了玉宇轩里,大姐姐若是想知道些什么,去问问嫡母,那不是什么都知道了。”

    凤诗秀这小算盘打的,那丞相夫人去了玉宇轩里,你若是真想知道,还用得着我去查此事吗?

    丞相夫人都已经回了相府里,再去麻烦凤丝柳,怕是凤诗秀与凤丝柳之间的关系,再让人怀疑了。

    凤华离若是知道凤诗秀与凤丝柳走得那么近,不知道她又要开始怀疑什么了。

    “我娘亲那边,我可不敢去问什么。别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去看娘亲的时候,她的脸色难看极了。”

    凤华离叹了一口气,随即就退了几步,与凤诗秀隔开了距离,眉间一蹙,带着几分怯意。

    转眼,又倒吸了一口凉气,反问了凤诗秀一句:“若是你当真想知道些什么,那你就去查查如何?我知道妹妹你本事大,我不敢去问娘亲,不若就你去查上一查,解了我们的好奇心。”

    凤诗秀轻轻摆了摆手,与凤华离说道:“不是我们的好奇心,而是大姐姐你的好奇心。”

    凤华离颔首一笑,抬眼与凤诗秀示意,便开口说道:“那还不是都一样,我想知道不假,我就不相信你不想知道。”

    “这种事情,知道了不如不知道。我们呐!揣着明白装糊涂也好,是真不明白也好,反正与我们无关,查来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