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一百章 打胎
    丞相夫人一边为凤华离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拉着凤华离进屋里去了,关上了房门,母女俩没有让别人进来,坐在一起说悄悄话。

    “玉宇轩那里,母亲有定论了吗?”凤华离很想知道,沈玉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丞相夫人还是太善良,沈玉这种人,凤华离听说是在浸猪笼的,

    偏偏丞相夫人还想要帮沈玉瞒着,凤华离只能是摇了摇头,暗叹丞相夫人的温柔与不争。

    “呆会,我还是去听听她自己的意思吧!若是我给她做了这个决定,怕是她日后后悔了会怪我,视我为敌。”

    丞相夫人事事都想要做得周全,又谁都不想得罪,尽量尽善尽美。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凤华离对于自己有个这样的母亲,也只能是认命了。既然你愿意得罪人,我这个做女儿的就得推波助澜。

    “娘亲,你怎么能这么想呢!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无论你做什么,还是什么都不做,大姨娘她都是会恨你的。要做,就把事情做个干净吧!”

    丞相夫人看着凤华离眸子里坚定的样子,报着几分猜测向凤华离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得赶紧打掉那个孩子?”

    凤华离这回十分笃定的点了点头,并且提醒了丞相一句:“事不宜迟,今晚娘亲就去玉宇轩,把事情给办了。再晚了,让爹爹发现了就不好了。”

    丞相夫人点了点头,心下顿时就定了主意。

    夜里,凤求复已经睡下,丞相夫人为了万无一失,还是在屋里点了迷香,好让凤求复一觉睡到天明。

    就是府里有再大的响动,凤求复也不会有任何反应。

    丞相夫人带着早就已经让人准备好的打胎药走进了玉宇轩里,沈玉正躺在床上休息,听着房门被推开的声音,才轻声问了一句。

    “是谁进来了?”

    丞相夫人关上的房门,端着步子走了进来,手里的汤药也是端得稳稳的。

    “是我……”

    沈玉坐起了身来,朝来人看去,丞相夫人的脸上,严肃得让人窒息。

    见了丞相夫人,沈玉的脸上十分的惊讶,她如何能不明白,丞相夫人此时来自己的屋里,是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儿的。

    因为害怕,沈玉睁大了双眼,唤丞相夫人的时候还有些结巴:“夫……夫人,这个时候,你怎么来了?”

    “你这身子……我是来给你送药的。”丞相夫人看了一眼沈玉那闹心的肚子,这才默默咽了口口水,淡然的说了一句。

    “药?”沈玉的身子不禁一个激灵,目光这才落到了丞相夫人手里的药上。

    原来,她是想来打掉自己的孩子的。沈玉的手,不自觉的就扶上了自己的小腹,虽然不是凤求复的骨肉,但怎么也是沈玉自己的孩子,她怎么忍心,能伤害自己的骨肉。

    沈玉的脸上牵强的笑了一笑,心里却是慌得很:“夫人,这是什么意思?莫不是,夫人要让我……”

    丞相夫人坐在了沈玉的床边,脸上总算是有了几分柔和的笑:“你猜的不错,我来玉宇轩里,正是这个意思。不是老爷的骨肉,不能生在相府里。”

    沈玉在丞相夫人的话里,嗅到了别样的味道:“那……夫人的话外之音就是,若是这孩子不是生在相府里,他便能活了?”

    丞相夫人倒是想,沈玉就此离开相府里。可是,即便是为了凤求复在朝中稳定的地位,丞相夫人也不能让沈玉离开相府。

    他若是离开了相府,那兵总尚书那边,怎么会放过凤求复呢?

    丞相夫人淡然自若的摇了摇头:“不,你不会离开相府,这孩子,也注定活不成。他没有机会,来到这世上,睁开双眼看一眼。”

    说罢,丞相夫人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汤药:“方才端进来的时候有些发烫,这会儿都已经温了。你自己来把它喝了,我就当是什么事儿也没有,这一次就算了。”

    沈玉一边摇头一边说:“不……夫人,我求你了,求你让我把他生下来。大不了,生下来……”

    沈玉的话都还没说完,丞相夫人就觉得她说的太不切实际。

    真是妄想,怀了外头的野种,还想生下吗?

    “生下来又如何?你以为,你把他生下来,他就能在相府里长大,算是老爷的孩子吗?真是妄想,他凭什么?”

    丞相夫人将手里的药碗放在了沈玉的手里,气息已经不太平稳了。

    自己能做这样的让步,就已经是给足了沈玉重新做人的机会。

    “对于你,我已经十分容忍了,能做到这个份儿上,我也与自己做了好一番心理斗争,你可不要在这儿得寸进尺。”

    丞相夫人不怒自威的样子,着实是让沈玉有几分怵她。

    沈玉在丞相夫人的逼迫之下,还是喝下了手里的打胎药,眼里含着泪水,满是无可奈何。

    丞相夫人也知道,让一个母亲下决定打掉自己的孩子,是怎么也忍不下这个心的。

    这个时候,丞相夫人才知道,凤华离为什么会让自己果断的处理掉沈玉腹中的孩子。

    看着沈玉喝完了药,丞相夫人拿过了沈玉手里的药碗,沉下脸来与她说道:“好了,既然药都已经喝了,呆会便会有女医来给你处理。这些日子好生养着身子,我这就走了。”

    说罢,丞相夫人再也没有给沈玉说话的机会,便离开了玉宇轩里。

    才走出房门,丞相夫人便听到了屋里传来了沈玉的哭声。

    这哭声在丞相夫人的耳边萦绕,又入了丞相夫人的心里。她加快了脚下的步子,疾步离开了,越走越远。

    清晨,外头的知了早就已经叫翻了天,凤华离早早的就坐在了梳妆台前,看着铜镜里的自己,虽然有些模糊不清,但凤华离还是能看出来的,自己脸上的伤疤已经开始有了起色了。

    凤华离的脸上,不禁泛起了笑意,看这样子,再过个一个多月,也就差不多能好了。

    月笛又端了药走到了凤华离的身边,这汤药的苦味儿,凤华离是再熟悉不过了。

    原本脸上还有几分笑意的凤华离,这会儿又板下了脸来:“这又是什么汤药?我不喝,你拿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