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九十七章
    “我看不懂,你为何一边愿意毁了她的证据,另一边,又要抓着她的错处不放?离儿,她到底是你的大姨娘,也是你爹爹的女人,得饶人处且饶人,不如此事,就这么算了吧!”

    丞相夫人到底,还是在为沈玉求情。

    可是,凤华离却并不是一个听丞相夫人话的女儿。她有她自己的主见,有怨必报,有恩也必报。

    “放过她?娘亲为何会这么想?娘亲以为,离儿想要在爹爹面前揭发她,只是为了自己痛快吗?离儿其实是为了爹爹……”凤华离的眸子里,复杂得很。

    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此时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亦或是,真假掺半。

    丞相夫人只知道,凤华离这突然的好强,只是因为她受了莫大的委屈,受了刺激。

    她却未深思过,凤华离在怪凤求复对她下药的同时,还会为凤求复考虑。

    “为了你爹爹?你如此去揭你爹爹的伤疤,他也是会疼的。有些事情,知道了不如不知道。”

    凤华离用硬的不行,就只能对丞相夫人用软的了。到底是母女两个,丞相夫人在凤华离和凤求复之间,总是向着凤华离的。

    “娘亲此言差矣,我这么做确实是为了爹爹。你想啊!若是爹爹一直让大姨娘给蒙在鼓里,连自己戴了绿帽子也不知道,那才是他的奇耻大辱。这人生一世,活,就要活个明白。我只是想让爹爹好生看看,大姨娘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凤华离的理由编得冠冕堂皇,滴水不漏。丞相夫人这一听,倒也是信了半分。

    她此时才发现,她这个丞相府的女主人,还不如凤华离这个姑娘家活得明白。

    “你还小,你不知道,你爹爹的女人里,有一大半儿,都不是因为你爹爹他自己喜欢,才纳为妾室的。她们的身后,有多大的势力,多大的关系网,别说是你了,就是我,也并不是悉数知道的。相比之下,我娘家的势力,就远不能相比了。”

    怪不得凤华离总是觉得,丞相夫人行事总是瞻前顾后的,原来她这是自卑,因为自己的家世不如别人而自卑。

    “娘亲,这些道理我都知道。只是,娘亲你是相府里的女主人,就有权力处置大姨娘。况且,此事全是大姨娘的错处,又不是我们陷害于她。既然上天给了我们这个机会,就得好好利用这机会。”

    凤华离在丞相夫人的背上轻轻拍了两下,方才强硬的口气突然就软了下来。

    “离儿知道爹爹对娘亲的情意,娘亲你也不怕别的女人来与你抢男人。离儿更知道,大姨娘就是犯了再大的错,即便是给爹爹戴了绿帽子,爹爹也是不会要了她的命的,更是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休了她。离儿做这些,只是想给大姨娘一个教训,好叫她知道,谁才是这相府里当家做主之人。”

    凤华离也不知道,她说了这么多,丞相夫人有没有听到心里去,她只知道,丞相夫人并不是块木头,不会不考虑凤华离的话。

    毕竟,凤华离这个做女儿的,也是在为她这个做母亲的考虑。

    丞相夫人与凤华离点了点头,若是不按凤华离的意思做,怕是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你的话,我记在心里了。你要做什么,什么时候做,我定当全力襄助于你。”

    在丞相夫人的这句话,凤华离就放心多了。

    “爹爹到现在都还没回相府里来,娘亲是不是要派人去打点打点,好知道爹爹在宫里是否平安?”

    凤华离离开丞相夫人屋里的时候,还轻轻拍了拍丞相夫人的肩头。

    这轻轻的一拍,犹如千钧重担,落在丞相夫人的心上。

    凤华离走出房门后,便回了自己的房里,这一路上,凤华离都在想着,凤诗秀去买的*都已经用了,却并未施展它的药性。

    倒是让凤华离意外收获了一个惊喜,不得不说,沈玉的这个孩子,怀的还真是时候。

    凤华离可得好好计划计划,沈玉的事情,要在什么时候让凤求复知道才是妙绝。

    月笛跟在凤华离的身后,看着凤华离心事重重的样子,真是一声儿也不敢出。

    这一回,凤华离可不能再让凤启动盘去*药了。

    才进了屋里,凤华离便支开了屋里的几个侍女,与月笛耳语了一番。

    月笛听过以后,瞪着一双大眼睛,十分惊讶的看着凤华离的双眸,久久说不出话来。

    月笛这才明白,前段时间凤华离与凤诗秀背着自己,做的究竟是什么事情了。

    “小姐,你让奴婢去买这种药做什么?”在月笛看来,这种药,也只有相府里的几房姨娘才会用得到的。

    而凤华离只是一个未出阁的小姐,为何会让自己去买这种东西。

    凤华离也在思索,这大姨娘的事情,要不要让月笛知道。

    在这相府里,月笛是凤华离第一个相信的人,虽然她只是一个奴婢,但凤华离知道,她的心,由始至终都是向着自己的。

    虽然说月笛知道的事情越少越好,只要她什么都不知道,她就不会有任何危险。

    可是,若是月笛当真是什么都不知道,有的时候,难免会误解了自己的意思,误会了自己的为人。

    思量了半天,凤华离还是下了决定,要告诉将大姨娘的事情,告诉月笛。

    凤华离左右看了看,确定了附近没有别人,这才压低了声音,与月笛说起了大姨娘的事情。

    月笛听过以后,藏在她心底的一切疑惑,经凤华离这么一说,便都能解开了。

    “小姐是说,大姨娘与别人有染?不……这不是真的。”月笛一下了就慌乱了,她实在是不敢相信,这相府里竟然也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而且,这种事情让谁知道了不好,偏偏就让凤华离给知道了。

    依月笛所看到的,看着凤华离的样子,是并不打算要放过沈玉的。

    “我……自然有我的道理,做为你的主子,最是亲近的人,我就越是舍不得用。因为我不想让你陪着我去淌这趟浑水,爹爹若是追究起来,兴许会放过我,可绝不会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