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九十四章 莫名的激动
    虽然月笛在耳边不停的劝着,但凤华离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是任何人也拦不住的。

    “没有什么好忌讳的,大姨娘是个坦荡荡的人,没有做什么亏心事,还怕我去看她的玩笑吗?再说了,我去玉宇轩里,也可以说是找娘亲的。”

    月笛瞬间就让凤华离的话给洗了脑,才听完凤华离的话,就觉得很有道理的样子:“小姐说的也是。”

    凤华离心里一阵激动,脚下的步子,也是越走越快,月笛的步子,也是越来越跟不上凤华离了。

    “小姐,你走慢点儿,等等我。”

    才到玉宇轩门外,玉宇轩的大门关着,屋里的下人尽数站在外头守着。

    “看这阵势,应该不是什么小事儿。小姐……真的要进去吗?”月笛在凤华离的身后,凑在凤华离的耳边,微喘着提醒了凤华离一句。

    凤华离看了月笛一眼,我凤华离什么时候怕过这些,即便是从前怕,现在也不再怕了。

    凤华离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自信,似乎自从丞相夫人回了相府以后,凤华离这心里的安全感就开始暴增。

    “无论里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既然来了,都得进去看看。”

    说完,凤华离便迈开了脚步,往玉宇轩里去了。

    门外的侍女见着凤华离来了,立即就走上了前来,恭恭敬敬的与凤华离说道:“小姐,夫人说了,任何人都不能进去。小姐今日还是请回吧!”

    凤华离努了努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没好气儿的与那侍女说道:“要不你就站在门外帮我通传一声,看看娘亲让不让我进去。”

    那侍女也是看在凤华离是嫡小姐的份儿上,这才点头去为凤华离通传了。

    果然,不出凤华离所料,丞相夫人还是极其疼爱自己这个女儿的。

    不一会儿,侍女就打开了玉宇轩的门,请了凤华离进去。

    凤华离回头,嘱咐了月笛一句:“你在门外等着。”便走了进去。

    丞相夫人看着凤华离走了进来,脸上的神情,异常的平淡,眼角眉梢间,还带着几分愁色。

    “娘,你怎么了?”凤华离走到丞相夫人的身边,伸手轻轻拍了拍丞相夫人的肩头,小心翼翼的问道。

    那一脸的凝重,让凤华离总是有种不详的预感。

    而丞相夫人的目光,一直都落在床上的沈玉身上,即使是方才凤华离进来,丞相夫人也只是看了她一眼。

    凤华离随着丞相夫人的眸光看去,沈玉安静的趟在床上,动也不动。

    莫不是,凤诗秀买来的药有什么问题?还是,丞相夫人下药的时候给下猛了,沈玉才会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凤华离的心里,莫名的有些慌乱了。她就算是奇招百出,出手不贸情,但她也没做过什么要人命的事情。

    比起那天推自己下水的人,凤华离倒是觉得,自己的心要善良得多。

    凤华离屏住呼吸,走到了沈玉的床边,默默咽了口口水,伸出了手指去探了探沈玉的鼻息,确认了沈玉还是个有呼吸的活人,这才放下心来。

    还好,还好她还活着。

    若是一个不小心,让凤诗秀那丫头给算计了,沈玉送了命不说,还要让凤华离和丞相夫人来背这个黑锅。

    丞相夫人一声长叹,这才开口与凤华离说道:“你放心,她没有死,她只是有了身孕。”

    凤华离乍一听,与丞相夫人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一样,都是一脸的惊诧。

    仔细算算,凤求复回府也就是这一个月的事情。凤华离可还记得,凤求复回府里的那天,正是沈玉来自己屋里找碴的那天,那几天,凤求复与沈玉之间的关系应该不太好吧!

    按照正常的逻辑来算,沈玉在这个时候是不会怀孕的。

    除非,沈玉怀的,不是凤求复的骨肉。这样的话,这一切就都说的通了。

    单单是看丞相夫人的脸色,凤华离也能知道,沈玉怀的一定不是凤求复的孩子了。

    “大姨娘怀的,不是爹爹的骨肉吧!”

    凤华离坐在了丞相夫人的身边,看着丞相夫人,停留了一会,久久说不出话来。

    “离儿,你说,此事应该要怎么办才好?”丞相夫人看也未看凤华离一眼,轻声问道。

    凤华离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她可没有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

    她无奈的摇了摇头:“离儿也不知道,若是娘亲不知该如何处置,那便将此事告诉爹爹,由爹爹来做这个主好了。”

    凤华离此言一出,立即就被丞相夫人给否了:“不,此事不能让你相爷知道了。若是他知道了你大姨娘怀了别人的孩子,难免不会一时冲动之下杀了她。”

    这样的话,凤华离也只有按照常规的做法来给建议了:“大姨娘那肚子里的东西反正也不是爹爹的,若是娘亲有心要帮她瞒着此事,就是赶紧把那东西给打了。再者,就是让大姨娘把这孩子生下来,关于这孩子的身世,我们守口如瓶,从此不对任何人提起,不也保全了爹爹的颜面吗?”

    丞相夫人听起来,倒也真是这么回事儿。一个孩子,要么生,要么死,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你说的对,要么生下这孩子,要么就让这孩子胎死腹中。可是,究竟是要让他生,还是要让他死呢?”丞相夫人的纠结之处,就在于此。

    凤华离还算是镇定的,她看着丞相如此纠结的样子,轻轻拍了拍丞相夫人的手背,开始为她出谋划策:“生与死,只在一念之间。若是要拿掉,便是打着将此事雪藏的主意,从此以后,再不提及。若是要留,那便是给大姨娘的过错留下个证据。大姨娘从此就有把柄在娘亲的手里,她也再不敢造次。就看娘亲想要的是什么了。”

    丞相夫人看着凤华离的双眸,这孩子,从前怎么也不见她如此精明。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在自己最是六神无主的时候,她的话,真是一言点醒梦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