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八十九章 那个人又在相府里了
    莫不是,凤华离又知道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月上梢头,微风习习,丞相夫人趁着凤求复不在府里,便去了一趟玉宇轩。

    沈玉与凤婉云虽然已经解了禁足,沈玉还是能不出口就不出口,省得又让凤华离给算计了什么。

    “姨娘,你这是怎么了?现在爹爹都已经给我们解了禁足了,怎么也不出去走走?”凤婉云看着沈玉整天闷闷不乐的样子,淡着性子向沈玉问道。

    沈玉脸上的颜色,凤婉云一看便知,她是心情不好。说话的时候,难免会三思而后言,十分的小心翼翼。

    沈玉抬起眸子看了凤婉云一眼,眸子里透着几分无奈,轻轻摇了摇头,与凤婉云说道:“即便是没有禁足,也还是少出门为妙。”

    “姨娘,这又是为何?姨娘不是一直想去见爹爹一面,与爹爹好生解释一番吗?”凤婉云就不禁开始疑惑了,这前些天是想出门去解释些什么,却怎么也出不去。

    这下能出去了,沈玉倒是淡然自若,乖乖的在玉宇轩里呆着,又不出去了。

    虽然沈玉与长生的事情是事实,怎么解释都是在圆谎,可在凤婉云看来,不去解释,也不是回事儿。

    若是沈玉还想要相府里好生呆着,还想要修复与凤求复之间的关系,就必须得去‘解释解释’。

    “为何?云儿,你就不觉得奇怪吗?你爹爹因为凤华离的一句话就将我们禁足了这么些天,这丞相夫人劝了那么一句,便解了禁足。而这期间,你爹爹连我犯了什么样的错儿都不知道。”

    经沈玉这么一说,凤婉云倒是也觉得,此事着实是怪得很。

    是啊!平素里的凤求复,是怎么也不会这般轻易就放过沈玉的。怎么这一次,却是如此的不同?

    “怪是怪了些,可只要不被禁足,那便是好的。姨娘的事情,可得处理好了。云可是看见,那个人,又在相府里做事儿了。”

    沈玉听凤婉云这么一说,真是忍不住有些佩服凤婉云的头脑:“你当真以为,此事就如此简单吗?夫人若不是有什么目的,她会为我求情吗?她的女儿一心想要整我,她会对我手软?”

    凤婉云听沈玉这么一说,似乎瞬间就豁然开朗了。她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睁双了一双好看的眸子:“这么说,姨娘的意思是……夫人为姨娘求情,是为了帮大姐姐算计姨娘?”

    沈玉这才会心一笑,白了凤婉云一眼,这丫头,总算是开窍了。

    “你能明白是最好了。上回你爹爹来问话的时候,我并未向你爹爹透露此事。听你爹爹所说的话,他应该是还不知道这其中的事情。”沈玉细细思索着,那天凤求复来玉宇轩的时候,对于自己与人有染的事情,一个字也没有与自己透露过。

    因此,沈玉可以推断出,凤求复其实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想来从自己的嘴里套出些话来。否则,以凤求复的性子,早就已经对自己下手了,还会耐着性子来问自己吗?

    凤婉云越听,心里就越是气愤,恨不得现在就去凤华离的屋里,与凤华离说个清楚。她可是记得,凤华离说过,不会将沈玉的事情说将出去的。

    凤婉云一手拍在了桌子上,十分气愤的说道:“姨娘,你放心,她凤华离想要欺负你,我是断断不会答应的。你等着,我这就去大姐姐的屋里,与她好好说道说道。”

    沈玉见着凤婉云如此激动的样子,立即就及时一把拉住了凤婉云的手臂,没好气儿的说道:“你坐下,你这个时候去找她,不是又经将她治你的理由送上门儿去吗?”

    “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事情,还怕她报复我不成?”凤婉云的态度顿时就横了起来,但她说完便有些后悔了。

    她凤婉云是什么都没有做错,只是她不得不考虑,沈玉身上的事情。

    虽然现在凤华离还没有告诉凤求复,但凤婉云是知道的,若是自己不安分的话,凤求复知道此事,也就是凤华离一句话的事情。

    沈玉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能是允自坐了下来,对于凤婉云的话,她一个字也无法反驳。

    最让沈玉想不明白的事情就是,上次明明已经给了长生一笔钱,让他带着家里的老小,离开京都去过他的日子,再也不要出现在京都里了。

    怎么方才凤婉云还说,她看见长生在相府里当差呢?会不会……是丞相夫人为了要揭穿自己,有意而为之?

    “你可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又回相府里来当差的?”沈玉猛然间这么一问,倒是让凤婉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凤婉云一时还未反应过来,顺口便反问了沈玉一句:“姨娘说的是什么?”

    沈玉无奈的一声短叹,看着凤婉云的眸子不放:“方才你不是说,他又在府里当差了吗?你去帮我问问,他是什么时候回府里来当差的。”

    凤婉云这才听明白了,原来沈玉所说的是长生的事情。

    “什么时候回相府里来当差的我就不知道了,我也只能是悄悄去帮姨娘问问。”

    沈玉在琢磨,左右那人是已经回了相府里的做事儿,什么时候回的相府里,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又是这个时候让凤婉云去问这种事情,还不知道会多生出些什么事端来呢!

    沈玉对凤婉云摆了摆头,与凤婉云说道:“不必了,什么时候回的相府都是一样。我看,定是有人正在给我下套,等着我去钻呢!”

    凤婉云的眸子里,透着几分惊讶,她看着沈玉的双眸,轻声问道:“姨娘又是如何知道这些的?会是大姐姐给姨娘下的套儿吗?”

    “任何事情都不是平白无故发生的,你以为,在你爹爹不知道真相以前,他会如此轻易的放过我吗?若不是凤华离设的局,我是断然不会相信你爹爹会这么好说话的。”

    凤婉云也不禁点头认可了沈玉的意思,她说的是不错,从小到大,凤婉云从来都不觉得凤求复是个什么善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