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八十八章 等待消息
    凤华离还真是说到做到,说不喝药就不喝药。

    可是,月笛也十分的为难。凤华离身为大小姐,那自然是可以任性。月笛只是一个奴婢,就是为了凤华离的身子着想,月笛也得劝着凤华离点儿。

    “奴婢知道小姐喝了这么久的药,心里不痛快。可是,若是小姐不喝药,这身子可怎么办?小姐可还得养好了身子,才能去与花家小姐比舞呢!”

    月笛劝起凤华离来,这说话也是一套一套的。

    凤华离不禁会心一笑,看了一眼月笛那一脸着急担心的小模样:“我的事情,我自有分寸,你就不必操这么多心了。月华已经不在了,我身边可以信赖的人,也只有月笛你了。”

    凤华离的话正轻轻敲打着月笛的心,自凤华离毁容之后,月笛这还是头一次感觉到,凤华离对自己居然是如此的信任。

    想想凤华离与凤诗秀一起说话的时候,向来都是把自己给支来的。

    为此,月笛还伤心了好一阵儿呢!

    凤华离这么一说,月笛这心里,顿时就有些飘飘然了。

    “可是小姐……”

    月笛的话都还没开始说,凤华离便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没有什么可是,你尽管按我说的去做就好了。若是出了什么事儿,还有我在呢!”

    黄昏的时候,凤求复亲自来了凤华离的院儿里,凤华离听见了凤求复的声音,便立即拉了拉月笛的衣袖,轻声说道:“你出去与爹爹说,我已经睡下了。”

    月笛匆忙看了一眼房门的方向,面上的颜色有些为难。

    “小姐,这……”

    凤华离急忙推了月笛一把,没见深深蹙起:“你就别在这吱吱呜呜的了,我让你去,你就快去吧!若是爹爹问起,你就说我身子不适,已经睡下了。”

    月笛这才往房门边走了去,怯怯地打开了房门,往外走了去。

    凤华离悉心听着月笛在门外与凤求复的解释,听着还是十分满意的。

    只要凤求复不进来,凤华离的目的便达到了。

    待月笛走进房里来的时候,凤华离一个人倚靠在窗边发呆,月笛也不知道凤华离此时在想些什么。

    她止步不前,也不知道,在这个时候,她是要上前去与凤华离说话,还是悄没声的离开便好。

    凤华离此时在想,丞相夫人那药究竟有没有给下成?也不知道,今夜能不能开始行事。

    就在月笛准备要离开的时候,凤华离突然开口说道:“你这会儿让人去五小姐的屋里看看,请五小姐来我屋里与我下棋。”

    “五小姐?”月笛眉间微微蹙起,对于凤华离的话,多少还有些不理解。

    怎么这个时候,凤华离还会让自己去请凤诗秀来屋里。

    前些时日,凤华离与凤诗秀这二人一直都是背着别人,在琢磨些什么事情。

    往往都是凤诗秀自己来凤华离的屋里,怎么这下子凤华离还主动让自己去请。

    虽然月笛不知道凤华离与凤诗秀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秘密,从前凤华离即便是与凤诗秀关系好,可也不至于好成这样。

    凤华离看着月笛站在哪儿发愣的样子,又抻了抻头,唤了月笛两声:“月笛……月笛,你怎么了?”

    月笛这才颤了颤身子,回过了神儿来,应了凤华离一声:“是,奴婢这就去请五小姐来。”

    凤华离还不忘嘱咐了月笛一句:“你去的时候可得小心着点儿,莫要叫爹爹知道了。”

    凤华离若是这不提醒,月笛还差点儿忘了,方才凤华离让自己回了凤求复的话呢!

    “是,小姐,奴婢知道了。”

    凤华离一个人在屋里,自己沏上了一杯好茶,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窗外知了的叫声在凤华离的耳边此起彼伏。

    也不知坐了多久,凤华离只知道自己手里的茶,已经是换了一杯又一杯。

    好不容易,凤华离才听到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心里正在估摸着,是不是凤诗秀来了?

    “吱呀——”房门被月笛推开,随之而来的,不出意外便是凤诗秀的身影。

    凤诗秀难得安静的走进了凤华离的房门,见着凤华离如此悠然自得的样子,凤诗秀的脸上,也泛起了一丝笑容。

    “大姐姐今日是怎么了?怎么还破天荒的请我来大姐姐屋里?”凤诗秀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了这么一句,丝毫不与凤华离客气,径直就走到了凤华离的身边坐了下来。

    凤华离与凤诗秀之间的来往,也是越来越自然了。见着凤诗秀坐了下来,手上的动作也十分娴熟的给凤诗秀倒了杯茶。

    凤华离与凤诗秀相视一眼,两人纷纷微笑,看上去很是和睦的样子。

    往往在这种时候,凤华离与凤诗秀坐在一起,边儿上都是不是别人站着的,即便是月笛这般亲近的人,也是如此。

    月笛微微欠了身,朝上头的这两位小姐行了个礼,便离开了凤华离的屋里,还顺带关上了房门。

    凤华离看了一眼关上了房门,也没有开口与凤诗秀说些什么,就连棋盘也没有让人摆上装装样子。

    她倒是沉得住气,叫了凤诗秀来,又偏偏什么都不说,不把凤诗秀给急坏了不算。

    到底,还是凤诗秀耐不住性子,先开了口向凤华离问道:“大姐姐这会儿找我来,可是有什么事情要说?还是,今天夜里就可以……”

    凤诗秀的话虽然还没有说完,但凤华离心里知道,凤诗秀这话,自然是指沈玉的事情了。

    眼下在凤华离与凤诗秀之间的重中之重,除了沈玉的事情,也没有别的事情了。

    “大姨娘的事情,倒是不急,我们可得沉得住气。这好戏,永远都在后头。”凤华离别有深意的说了这么一句,叫凤诗秀不禁开始浮想联翩。

    凤诗秀这儿正喝着茶,凤华离没有没脑的这么一句话,叫凤诗秀顿时很是错愕。

    这不对啊!凤华离上回不是还心急得很吗?这才不过几日,怎么凤华离又不着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