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八十七章 我才不入宫
    可是,凤华离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宫里,哪儿有那么好混?

    “娘亲说的是,可是这高处,未必就是天下最好的地方。离儿若是要找,便要找个与自己真心相爱之人。否则,必要为妻不为妾。”凤华离的这番话,不得不让丞相夫人觉得这孩子还真是十分的幼稚。

    丞相夫人多少也能知道一些,如今的凤华离,她是劝不动的。如此倔强的性子,也不知道是像了谁。

    丞相夫人也不劝凤华离什么,只是摇了摇头,轻轻拍了拍凤华离的手背,与凤华离说道:“你知道什么,你是相府里的嫡女,将来总是要入宫去,才是你最好的前程。只有做了皇上的女人,你才能步步高升。”

    是啊,凤华离是相府里的嫡女,似乎在别人看来,凤华离的起点很高,她要走的路,除了入宫,似乎没有别的路了。

    可凤华离对于入宫这回事儿,那可不是一般的害怕。

    “娘怎么就能断定,只要是离儿入了宫,就会是皇上的女人?有些人入了宫,并非就是皇上的女人,只是个任人差使的奴婢也不一定。”凤华离的担忧,就在于此。

    入宫这条路,对于凤华离来说太不实际了,她虽然有些手段,但是她可不会为了得到一个男人的宠爱,去献媚,去与别的女人争宠。

    丞相夫人不禁笑出了声儿来,与凤华离十分笃定的说道:“这你就多虑了,你可是相府里的人,再怎么着皇上也是会给你一个名分的,不会让你沦为奴婢的。”

    是啊,凤华离怎么给忘了,后宫虽然不太好混,但自己怎么说也是个有家底儿的人,这么好的一个爹,是足够凤华离在宫里好好拼上一拼的。

    “即便是如此,离儿也不愿入宫。娘,我现在只想知道,是什么人将我害成现在这个样子。真相究竟是什么样儿的?总有一天,我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凤华离也想过了,若是凤丝柳做的,那凤华离便要让凤丝柳付出代价。若是凤诗秀做的,也同是如此。

    可若是凤求复暗箱操作的,那凤华离这个做女儿的,也只能是忍着了。

    凤华离说完,便走到了梳妆台前,拿出了凤诗秀一早便拿来的药粉,与丞相夫人轻声说道:“娘,你想办法将这东西,在太阳下山之后让大姨娘服下。”

    丞相夫人下意识的接过了凤华离手里的药包,看了一眼,也不知道这药包里是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你莫不是要用这药,弄死你大姨娘吧!”若是从前的凤华离,丞相夫人是怎么也不敢相信,她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可是,现在的凤华离,丞相夫人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因为恨,而做出这等极端的事情来。

    凤华离不免觉得丞相夫人这话有些可笑,自己就是再怎么不是,也不会笨到将事情做得如此明显吧!

    她立即就摇了摇头,与丞相夫人解释道:“这是**的药物,为了让爹爹捉奸用的。”

    顿时,丞相夫人心下是‘咯噔’一下,似是心跳漏了半拍似的。她睁大双眼,看着凤华离的眸子怎么也挪不开,十分惊讶的问道:“你不是说,你大姨娘与人有染吗?既然她与人有染,那你还要这些药物做什么?”

    凤华离还不是上回听了丞相夫人的话,才开始怀疑凤诗秀这消息的真假,这才想出了这么一个主意,将大姨娘与人私通之事给坐实了。

    到时候,只要是凤求复看到了大姨娘与别人亲热的样子,无论大姨娘作何辩解,都已经没用了。

    “这消息是五妹告诉我的,是真是假,我又如何知道。我只当这消息是真的,这药物,也只是推动整个事情的发展,并非就是污蔑大姨娘。”

    凤华离始终觉得,仅凭凤婉云在自己面前迁就自己的样子,几乎就可以断定,大姨娘的事情是真的了。

    再说了,凤婉云醉酒的时候不是还说过大姨娘的事情吗?既然是出自凤婉云的口,凤华离想着,大姨娘的事情多半就是真的了。

    不过,也不能排除凤婉云与凤诗秀这二人勾结在一起,骗自己的可能性。

    原本凤华离是想着,这药是可以让凤诗秀去想办法给沈玉下的。只是后来,丞相夫人的话提醒了凤华离,这么重要的一件事儿,自然是不能交给凤诗秀来做的。

    “你是说,秀儿也许会骗你。而后,她便与你爹爹说,是你有心要陷害你大姨娘?”丞相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个层面了。

    毕竟丞相夫人知道的事情不多,能想到的,也只到这里而已。

    凤华离笃定的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叮嘱丞相夫人:“娘下药的时候可得小心着点儿,别让人看见了,特别是凤婉云和大姨娘。只要让爹爹知道的大姨娘的事儿,怕是大姨娘便太也不敢嚣张了。”

    丞相夫人谨慎的点了头,便将药包塞在了自己的腰间,离儿了凤华离的屋里,为自己的事儿去了。

    凤华离则是坐在桌边想着心事,月笛十分不全时宜的端了药进来,走到凤华离的跟前儿:“小姐,您的药熬好了,小姐不是趁热服药吧!”

    凤华离同样是看了月笛手里的药包一眼,愣就是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没好气儿的与月笛说道:“以后啊!这些个药的,都别再给我端来。我这条命啊!就让老天爷来决定我的生死。”

    月笛知道,但凡是凤华离所说的话,自己是怎么也劝不动的。凤华离既然这样吩咐了,月笛也只好坐了凤华离的吩咐,将手里的药给了边儿上的侍女给端走了。

    “小姐这是怎么了?还当真不喝药?”月笛转了转眼珠子,想起了方才凤华离与凤求复所说的话。

    对了,凤华离方才在凤求复的房里是说过的,她不会再喝凤求复让人送来的药了。

    月笛还以为,凤华离方才那都是权宜之计,只为了把凤求复给逼急了而已。没想到,居然还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