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八十四章 怒怼老爹
    只要凤求复信了自己,那这夜游症的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毕竟这种病,不是府医能左右的。凤华离在想,适当的时候,自己装个抑郁症,也不是不可行。反正这种精神类的疾病,是最不好断定的。

    就在凤求复还没来得及与凤华离寒暄一阵儿的时候,凤华离算好了时机,在凤求复正要开口的时候开口向凤求复问道。

    “听爹爹这话,像是昨天夜里,离儿与爹爹说了些什么?是不是,离儿说了什么不妥的话,让爹爹不高兴了?不对啊!怎么离儿一点儿也不记得了?”

    丞相夫人看了凤华离一眼,悄悄拉了拉她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再往下说。

    可是,这个时候,正是凤华离套路凤求复的大好时机。凤华离可看得出来,凤求复的心里,怕是乱得很。

    越是这种时候,凤华离就越是好对凤求复下手,去套他的话。

    她这个时候才不理丞相夫人的暗示,对凤求复,是不准备口下留情了。

    果然,凤求复略有些心虚的捂嘴轻咳了几声,这才不咸不淡的与凤华离‘解释’了几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话,只是在我听来,不像是平日里的你会说的话。而且,你说着话,便晕倒了,府医还说你放是患了夜游症。”

    凤华离的心里,这会儿是小尾巴翘上了天。好不容易逮到这么个机会,还不好好让凤求复紧张一把,就不是凤华离的性格了。

    “是吗?离儿还真是不知道,离儿究竟说了什么话,居然能让爹爹这般紧张。”凤华离的眸子里,带着几分好奇。

    凤求复的手指开始轻轻敲击着桌面,连带着桌上水杯里的茶水也跟着溅了出来。

    “昨天夜里,你问我,为何还没有帮你找到那个害你毁容之人。还说……总之,你说了许多让人匪夷所思的话。爹爹有多疼爱离儿,离儿可是知道的,这些丧心病狂的事情,爹爹怎么做得出来呢?”

    在凤求复的嘴里,他是一个多久伟大的父亲。他哪里知道,凤华离的心里是清楚的,他凤求复再是怎么说,也再得不到凤华离的信任了。

    凤华离轻轻点了头,并没有与凤求复再说下去,只是顺势点了头,应了凤求复的话。

    “爹爹说的也是,天下哪个做父亲的,会伤害自己的女儿呢!这话无论是谁说了,离儿也是不信的。”

    凤求复啊凤求复,你可是我见过的,这天底下最是狠心的父亲。对自己的女儿下这样的手,比要了我的性命还要叫人憎恨。

    月笛站在凤华离的身后,就怕凤华离会说出些什么来,就这样在凤求复的面前,将自己给出卖了。

    凤求复这心里,也算是松了一口气。看来凤华离到底还是相信自己的,好在昨天夜里那都不是真的,好在凤华离只是在夜游。

    “只是我在担心,你一向都好好的,怎么会有什么夜游症?”凤求复此时才想起,凤华离的事儿,自己要关心的还有很多。

    还没等凤华离开口说些什么,丞相夫人便先开了口:“老爷,这还能是因为什么,不就是因为这脸上受了伤,心里难受吗?哪个姑娘家毁了容貌,还能泰然自若的活着?”

    丞相夫人自昨天夜里听了凤华离的一番话后,对凤求复的印象也不如从前的好了。

    就这么一句话,直扎凤求复的心里。他看在丞相夫人什么也不知道的份儿上,为了女儿能说出这话来,也不足为奇。

    凤华离看了丞相夫人一眼,那眸子里的心疼,让凤华离顿时就觉得自己有天大的委屈。

    “若是爹爹没有别的话要问,离儿这便回屋里去了。”凤华离说着,便起身要离开。

    对于凤求复,她本就是不想与他坐在一起说话的。

    “爹爹让我送来的那些药,离儿不会再喝了,爹爹还是莫要费心了。”

    凤求复看着凤华离的身影,她要走,她要离开,凤求复都不觉得有什么异常。

    只是,她为什么不喝那药?

    “为何?”凤求复那眼里的不可置信,还有其他复杂的情绪,一时间还真是难以言喻。

    凤华离一直在抑制着自己的情绪,可是凤求复的做法,凤华离理解不了,凤求复为何要对自己这么狠。

    既然凤华离知道了凤求复做了些什么,从一开始的怀疑,到现在的断定,凤华离都不能说出口,只能是暗暗试探。

    凤华离的心里,似是有火在燃烧。可是,她回过头来,对上凤求复的眸子的时候,她的眸子还是软了下来:“离儿已经喝了这许久的药,无论身子是否还虚着,都不想再喝药了。生死有命,富贵由天,将来离儿命运如何,是生还是死,还是听天由命吧!”

    凤求复,我才说了句不喝药你就慌了?不至于吧!为何,我这么做,能是为了什么,你凤求复心里还不清楚吗?

    就在凤华离转身离开的时候,凤求复及时拉住了凤华离的手臂:“爹爹都是为了你好,你怎么就如此……”

    “离儿怎么了?离儿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如果才是好。爹爹不是不希望离儿去与花如卉比舞吗?那离儿若是不喝药,身子不好,岂不是正好合了爹爹的心意,就不能去与花如卉比什么舞了。”

    凤华离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并不轻,又让凤求复看到了昨天夜里的凤华离。

    昨夜凤华离说那话的时候,也是如此,这般的大胆,这般的无视尊卑。

    “离儿,你怎么与你爹爹这么说话?”丞相夫人见着凤求复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儿了,立即便开口去提醒凤华离了。

    凤华离全然不顾丞相夫人的提醒,要怼凤求复,那就怼足了劲儿。

    “你这孩子,简直就是目中无人,尊卑不分。我也知道你受了伤,处处随着你的性子,可也不代表,你就能对我这个父亲如此无礼。”

    凤求复并没有反驳凤华离的话,只是拿起身为父亲的优势来,怒目冷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