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八十三章 凤诗秀之惊讶
    若真是如此,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凤诗秀的心里是明白的,凤华离的脸上,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她这心里是一清二楚的。

    凤华离想想趁着这次机会,让凤诗秀来帮自己揭开这个真相,搅个浑水,也不是什么坏事儿。至少,凤华离敢断定,凤诗秀那天急着拉自己出相府去,定是有什么目的的。

    这内里有什么事儿,凤诗秀应该是知道的。

    否则,她凤诗秀这个时候,也不会这般紧张。向来活泼的凤诗秀,没有了那份活泼的样子,凤华离还真是有些不习惯了。

    凤华离立即就摇了摇头,与凤诗秀说道:“意外?这世上,哪儿有那么多的意外,我看,多半都是人为。”

    “大姐姐,这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大姐姐怕是想多了吧!”凤诗秀的脸上,牵动了几根神经,略微有些不自然的笑了一笑。

    凤华离只是别有深意的笑了一笑,什么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都是凤诗秀临时找的借口罢了。

    我看,你就是心里有鬼,才会说这样的话。看起来,凤诗秀的能力还是不错的,若是她真心要查的话,应该很快就能查出是什么人对自己下手。

    如若不然,那暗中对自己下手之人,应该就是连凤诗秀也害怕的人。

    凤华离带着一脸的质疑,看着凤诗秀的双眸,脸上的神色,似是怎么也不敢相信凤诗秀的样子。

    “当局者迷?会是这样吗?若真是我想得多了,怎么爹爹到现在都没能找出伤害我的人?这其中,必定是有什么隐情的。”

    凤华离的话,听在凤诗秀的耳里,是怎么听怎么像是她凤华离在暗指自己。凤诗秀可还记得,凤华离当初还问过自己,关于那天的事情。从那个时候开始,凤华离是不是都已经怀疑上自己了?

    凤诗秀的身子忍不住颤了颤,她努力平复了自己不安的心绪,这才抬起眸子,对上了凤华离的双眸:“大姐姐,这还能有什么隐情?若是真有人想要加害于大姐姐,还能让爹爹这么容易就给找着。这京城里这么大,这伤害大姐姐的人还在不在京城里都难说。”

    凤华离不由得在心里暗自冷笑了凤诗秀一番,好你个凤诗秀,你这心思这般缜密,看来还真是不能小看了你。你一直都是个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比那凤丝柳的心思,应该差不到哪儿去。

    “哟!看来,我们五妹的心,还是颗七窍玲珑心,想问题居然想得如此透彻。可你怎么就能肯定,这相府里就一定没有人害我?虽然是一家人,可是,你应该不会不明白,看上去是一家人,却又不是一家人。”

    凤华离说这话的时候,相信凤诗秀也不会听不懂。凤华离的心里,分明就是怨恨,却在凤诗秀的面前,表现得十分委屈而又无能为力的样子。

    凤诗秀让凤华离的一句话堵得无话可说,凤华离见着凤诗秀安静了下来,便立即改了口,与凤诗秀好声好气的说道:“此事,还望妹妹帮我留意着此事,我相信我们五妹,有通天的本事,我这点儿小事儿,怕是妹妹根本不放在心上。”

    凤华离其实想说的是,你凤诗秀根本就不想将此事放在心上吧!

    就在凤诗秀想要开口去解释些什么的时候,凤华离一个侧身,完美的与凤诗秀擦肩而过,头也没回的就走向了房门:“对了,我还得去爹爹房里一趟,你若是喜欢,便在这我屋里呆着,如若不然,便回你自己屋里去吧!什么时候进行下一步,我再告诉你。”

    凤诗秀就这样站在书桌边儿上,看着凤华离的背影,此时就是有千言万语,那也是一个字儿也蹦不出来了。

    凤华离走出了房门后,还回头去看了一眼屋里。脸上有些阴冷的笑,再也不必藏着了。

    凤诗秀,你不是本事大得很吗?大姨娘的事情,经了你的手,这么轻松的就知道了真相。那你就再帮我查查,是什么人要加害于我。

    顶着烈日,穿过了相府里大大小小的花园、假山,凤华离才到了凤求复的房门外:“爹爹还未起身吗?”

    门外的下人听了凤华离的声音,这才走上了前来,还算恭敬的回了凤华离的话:“是大小姐来了,老爷和夫人早就已经起了身,正在里头等着大小姐呢!”

    凤华离只一个微笑,点了头但走了进去。

    她盈盈步入凤求复的屋里,凤求复和丞相夫人正坐在一起,看着凤华离越发清瘦的身形。

    “离儿给父亲母亲请安。”

    丞相夫人可就这么一个掌上明珠,对凤华离自然是心疼得紧,立即便招呼了凤华离:“离儿身子还虚着,莫要如此多礼,到母亲身边儿来坐着。”

    凤求复看了凤华离一眼,又看了看身边的丞相夫人,他不禁想着,这凤华离不是与丞相夫人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猫腻吧!

    凤华离浅浅低着头,就怕凤求复这个人精从自己的眼里看出了什么来。

    “离儿一早起来便听月笛说,爹爹让离儿来一趟。爹爹可是有什么话要与离儿说?”一开始,凤华离还是装作一脸‘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向凤求复问道。

    凤求复看了凤华离身后的月笛一眼,才向凤华离的问道:“昨夜的事情,你都不记得了?你昨天夜里与爹爹所说的话,你也都不记得了?”

    凤华离表现得十分震惊的样子,似是自己昨夜就没见过凤求复一般。眉间微蹙,嘴上那是一副不明所以的语气:“爹爹这是什么意思,昨天夜里,离儿早早儿的就睡下了,何时见过爹爹,又与爹爹说了什么?”

    凤求复见凤华离这一脸惊诧的样子,这才确定了凤华离并不记得昨夜的事情,府医所说的极少数现象,并没有在凤华离的身上出现。

    他长吁一口气,悄悄安下了心来。

    凤求复这样的微动作,凤华离是看在眼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