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八十一章 这药与我八字不合
    月笛听着凤华离没再说不喝药的事情,眼珠转了一转,立即就与边儿上的侍女说道:“再去给小姐端碗药来。”

    边儿上的侍女轻轻点了头,便出去了。

    “小姐,昨天夜里老爷说了,让小姐一早去一趟老爷房里。”月笛也在担心,若是凤华离去了凤求复的屋里面,凤求复是不是要与凤华离算昨夜无礼的账?

    若是如此的话,那凤华离在凤求复心里的地位,可就要大打折扣了。

    “去爹爹房里,是因为昨夜的事情吗?我自己都不记得我自己说了什么,爹爹当真要怪罪于我吗?”凤华离心里的委屈越来越膨胀,明明就是自己让凤求复给算计了,凤求复还要来找自己的麻烦?

    这什么世道嘛,凤华离还真是想问问凤求复,我的好爹爹,你这么对我,良心就不会痛吗?

    月笛想了想昨天夜里凤求复那脸上的表情,可不是什么好脸色,想也知道,凤求复让凤华离去他屋里,是不会有什么好事的。

    “应该是为了昨夜的事情,不过,府医都说了,小姐那是夜游症,自己都没有意识,老爷应该是不会责怪小姐的。”月笛这说的,都是极其乐观的话,她哪里知道,凤求复会不会与凤华离计较昨夜里的事情。

    月笛这么想,可凤华离并不会这么想。虽然是在夜游,但凤求复又怎么会不在意凤华离所说的话呢?

    凤华离走下床铺,戴上了面纱才到了梳妆台前,手边的一个小盒子引起了凤华离的注意。

    “月笛,这是什么?”凤华离抬眸看了月笛一眼,拿起了手边的小盒子朝月笛问道。

    月笛安然一笑,与凤华离说道:“小姐,这是小姐让奴婢去弄来的药,给小姐外敷的药。”

    凤华离听月笛这么一说,心里立即就乐开了花儿,脸上咧开了灿烂的笑:“这药做好了?”

    这还是凤华离第一次觉得,中药的香味,居然也会这么好闻。头一次,凤华离闻到中药味儿的时候,不觉得恶心。

    “若是这药真的能让小姐的脸上的如同从前一般,那可就太好了。愿上天保佑小姐,一切都能回到原来的样子。”月笛说着,便打开那小盒子,准备给凤华离的脸上上药。

    就在月笛要揭下凤华离脸上的面纱的时候,凤华离及时伸出了手去,制止了月笛:“月笛,以后这药可别放在明面儿上,我们悄悄用,你与谁都别说。”

    月笛的手上顿了下来,一脸的错愕,她就搞不懂了,既然是要治好脸上的伤疤,这可是好事一件,为什么还要瞒着别人呢?

    月笛看着凤华离的双眸,那眸子里坚定的样子,绝对不像是在开玩笑:“小姐这又是什么意思?小姐要治病,这相府里谁还敢有什么意见,怎么小姐还要瞒着?”

    “我的这番遭遇,在这相府里,自是会有人高兴,有人不高兴。同样的,也会有人希望我脸上的伤疤能好,有人希望我永远都这样下去。”

    凤华离在想,怕是这相府里,真正希望我能越来越好的人,也只有丞相夫人和月笛了吧!

    其他的人,凤华离也不知道,别人是什么心思。

    此时,月笛又想起了昨夜自己听到的话,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凤华离打心底里就以为,此事全是凤求复这暗中使力?

    所以,引得凤华离连治好自己脸上的伤,也得这般的小心翼翼,不让人发觉了。

    “小姐,月笛觉得,小姐变成越来越尖锐,没有了从前的柔和,对任何人都充满不信任。”月笛在凤华离的身边,极少说这些心里话了。

    凤华离十分凌厉的看了月笛一眼,你这个小丫头,你不是我,你又懂什么?

    “月笛,人都是会变的,若是我还如同从前一般。这一次,是丢了这张脸,下一次,岂不是要丢了这条命?”

    凤华离自己为自己的脸上上了药膏,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模糊不清。是啊,凤华离此时深刻的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里,是模糊不清的。

    “月笛,我不想再忍了,我要利用好手里的武器,好好保护自己。遍体鳞伤的我,已经不知道什么是以德报怨了。”

    月笛这才听明白,原本凤华离脸上的伤痕,已经深深的烙进了她的心里。她不再只是那个温和的凤华离,而是一个浑身长满了刺的人。

    她在用她的手,她的手段,去回击所有伤害她的人。

    月笛看着凤华离自己上好了药,就在她准备开口去安慰凤华离的时候,凤诗秀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开口便唤了句:“大姐姐,你在做什么?”

    凤华离心下一心,凤诗秀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她不急不缓的戴上了自己的面纱,以免让凤诗秀知道了自己的无措。

    戴上了面纱,她又将手里的盒子顺手给了月笛,连一个眼色都没有给月笛,便一脸自然而然的样子向凤诗秀问道:“这么早,你怎么来了?”

    凤诗秀走到凤华离身边的时候,月笛立即就识相的离开了屋里,也带走了才从凤华离的手里接过来的药盒。

    凤诗秀看了月笛一眼,这才与凤华离说道:“还不是上回大姐姐让我办的事儿,我都已经办好了,大姐姐看看,什么时候行动比较合适?”

    凤华离听凤诗秀这么一说,这才想起,是啊!上回还让凤诗秀去弄了*来,看来凤诗秀还真是有办法,这才几天的功夫,怎么你凤诗秀办点儿事,就能这么神速。

    凤华离轻轻挑了挑眉,朝凤诗秀别有深意的一笑:“是吗?上回你不是还说,这东西不好弄吗?果然,还是得逼你一回,你才会去想办法。”

    早知道凤华离会说这话,凤诗秀就不这么快让人买了*来了。她有些尴尬的笑了一笑,将手里的一个小药包给了凤华离:“若不是大姐姐,秀儿是怎么也不会做这种事情的。可是这事情做了,大姐姐这话里话外的,怎么像是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