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八十章 不是亲生女?
    顿时,丞相夫人感觉自己似是有了力量一般,无论凤华离变成了什么样子,丞相夫人只有帮自己的女儿,将来才会有出路。

    再恩爱的夫妻,自己将来也是会老的,丞相夫人也不能保证,凤求复会一生都对自己这么好。

    她也会害怕,有一天她容颜迟暮之时,凤求复会厌弃了自己,身边又会有其他的女人。

    “你的意思是说,你所受的一切磨难,都是你爹爹给你的?可是,他是你爹爹,他为什么要这样伤害你?”

    关于这一点,凤华离要是知道的话,那倒是好了。最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凤华离现在还真不知道,凤求复做这些伤害自己女儿的事情,究竟是为了什么。

    凤华离在这样的深夜里,多半都是睡不下的,顿时也是大开脑洞,忍不住就把这问题越想越深。

    会不会,自己根本就不是凤求复的亲生女儿,所以,他这个做父亲的,许是知道了自己不是他的亲生女儿,这才铆足了劲儿的来对付自己这个女儿。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丞相夫人应该是自己的身世才对。

    可是,凤华离在丞相夫人的眼里,并没有看出什么心虚的味道来。

    因此,凤华离可以推论出,自己的这番怀疑,应该不会是真的。

    凤求复若是知道了这样惊人的事情,为什么还要留着自己这个野种在相府里,索性赶自己离开,不是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又或者,只说自己患了疟疾,让自己假死也是上好的处理方式。

    “离儿,离儿……你怎么不说话?”丞相夫人看着凤华离愣怔着的样子,轻轻摇了摇凤华离的手臂,轻声问道。

    凤华离慌乱的眨了眨眼,清了清嗓子,与丞相夫人说道:“我也不知道爹爹做这些是为了什么,甚至,这些事情究竟是不是爹爹做的,我也没有证据。兴许,是我想得太多了,这些事情根本就与爹爹无关也不一定呢!”

    凤华离说这话的时候,自然是能往好处想,就往好处想。她自己的心里可是清楚的,凤求复这个老爹,与此事一定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而且,这其中,与凤诗秀和凤丝柳都脱不了干系。只是,凤华离不知道,凤诗秀与凤丝柳二人之间,究竟是怎样的关系。

    丞相夫人的脸上淡然的一笑,对于凤华离的话,也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并不是丞相夫人不相信凤求复,只是做为母亲,她更相信自己的女儿,相信自己的判断。

    “兴许吧!无论你爹爹做了什么,母亲都是向着你的。女子之美,在于美德,容貌美丑,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丞相夫人的话,是在安慰凤华离,也是在疏导凤华离心里的压力。

    她也害怕,自己唯一的这个女儿,有了一身的病,将来的日子可如何是好。

    凤华离的手又一次抚上了自己的脸,还可以感觉得到脸上疤痕的痕迹。

    要说对于脸上的这些东西凤华离全然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凤华离也不至于在意到患心理疾病的程度。

    她所侧重的,是找出伤害自己的人,然后,叫你不得好死。凤华离可不是什么柔弱的圣母,受了害只有自己躲起来哭鼻子。

    “娘亲说的这些道理,离儿都知道。娘亲放心,离儿的身子没有什么大碍。”凤华离说着,便凑在了丞相夫人的耳边悄悄说道:“其实,方才的夜游症都是离儿装的。”

    丞相夫人惊讶的看着凤华离,眉间蹙起:“装的?这好好的,你为何要……”

    “离儿与爹爹说话的时候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越说越来劲儿,这才以晕倒来结束那般进不得,退不得的境地。”

    凤华离这么一解释,丞相夫人便明白了。看来自己的这个女儿,还是有些手段的,这都已经算计到凤求复的头上了。

    丞相夫人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好在这一切都是假的,只要凤华离的身子没有什么事儿,那便是好事儿。

    “这么晚了,娘亲还是回房里去吧!若是娘亲想知道玉宇轩那边的事儿,明日一早便去与大姨娘说说话,兴许能知道些什么。”

    凤华离说话的时候,还不忘提醒丞相夫人一句。眼前的重点,可不是什么凤求复,而是那对一直恨毒了自己的沈玉与凤婉云母女俩。

    丞相夫人与凤华离点了点头,便离开了凤华离的屋里。

    一早起身的时候,凤华离的脸上,全是困意。月笛又与平日里一样,端着药走进了屋里来:“小姐,该是时候喝药了。”

    凤华离看了一眼月笛手里的药,伸出了手去,脸上也没有什么好颜色,一把就将月笛手里的药给推了出去,脸上一脸的不乐意,带着几分小傲娇说道:“我不想再喝这药了,你拿去倒了吧!”

    月笛的小身子骨儿颤了一颤,手上的药已经洒了一地,脸上还有几分为难的与凤华离说:“小姐身子不太好,再不喝药可怎么行。奴婢这就去再给小姐端一碗药来,待小姐身子好了,便可不再喝药了。”

    凤华离的眸子里,闪过了一思冷笑。怕是我不喝这药,才会好得更快吧!

    现在好了,凤华离又有了个夜游症的名头,原本只喝凤求复送来的什么‘补药’,现在好了,还得喝这个夜游症的药。

    “原本我这身子早就好了,若不是喝了爹爹送的补药,身子哪里会这些虚弱?我看,这是药三分毒,看来是这药与我八字不合,才损了我的身子。”凤华离为了不再喝药,必须得下定决心来,脸皮够厚,什么理由都编得出来。

    月笛站在一边,立即叫来了两个侍女,将地上的东西给收拾了。自己却走到凤华离的床边,耐着性子劝凤华离:“小姐怎么这么想呢!老爷也是为了小姐好,小姐的夜游症,怎么会是喝药喝出的问题呢!”

    凤华离轻咳了两声,看了一眼这屋子里的盆栽,这才想起了盆栽的事情。

    “这屋里的盆栽我都看烦了,今日让人去换些新的来吧!”

    月笛听着凤华离没再说不喝药的事情,眼珠转了一转,立即就与边儿上的侍女说道:“再去给小姐端碗药来。”

    边儿上的侍女轻轻点了头,便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