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七十八章 夜游症
    凤华离转念一想,怎么也得给凤求复留着些脸面吧!即使是这里没有别人,凤华离也得把着点自己的脾气才行。

    她时刻都提醒着自己,凤求复并不是什么善类,惹毛了这个相府里的主人,对于凤华离自己可是一点儿好处也没有的。

    即使是凤华离急于想知道一切真相,也不能不为将来的事情考虑。

    “即便此事不是爹爹做的,那爹爹应该也是知道些什么的。能让爹爹看着离儿被人害成这样的人,对于爹爹来说,必定是个招惹不起,又举足轻重的人。”

    凤华离睁着一双大大的眸子,看着凤求复,又十分严厉的质问道:“若是爹爹当真在意我这个女儿,又怎会容得下离儿受如此委屈。这一切的一切,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爹爹有意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说到激动的时候,凤华离还站了起来,脸上的面纱也因为凤华离的动作太大而掉了下来。

    “爹爹,离儿说的都没错吧!离儿所经历的一切不幸,都与爹爹有莫大的关系,是不是?”

    凤华离此时,已经是怒不可遏了。她已经不再当眼前的人是自己的父亲,而是害自己承受这一切痛楚的始作俑者。

    凤求复抬眸看去,当他看到凤华离的脸时,顿时也让凤华离脸上的样子给吓着了。

    凤华离能感觉得到,凤求复的气息都微微颤了一颤,不禁冷笑了一声:“呵呵……爹爹看到我这张脸,也会害怕吗?离儿不知道,爹爹这是害怕,还是心虚。”

    “你在瞎说什么?凤华离,你这种想法,简直就是疯狂。天底下有哪个父亲,会动手伤害自己的女儿?”

    凤求复的心里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开始有那么一丝紧张了。他一把推开了凤华离,为自己无力的辩解。

    末了,还质问了凤华离一句:“你方才说了这么多,你可有什么证据吗?若是没有实质的证据,你怎能如此冤枉你自己的父亲?”

    这一次,换凤求复怒不可遏的冲着凤华离怒吼了。

    只是,凤求复的怒气,多半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凤华离的事情,凤求复虽然知道,但此事说起来,极其的复杂。

    凤华离现在虽然还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但总有一天,凤华离是一定能找到证据,让凤求复无言以对的。

    “爹爹想要证据是吗?那好,爹爹既然问心无愧,那便答应离儿,只要离儿能拿出证据来,爹爹定要为离儿做主,为离儿手刃仇人。”

    凤华离倒是想要知道,若当真是凤求复对自己下的手,在自己将一切都摊在面对求复的面前时,凤求复会怎么做。

    虽然这只是凤华离的一种大胆的假设,但凤华离总有那么一种直觉,凤求复与此事,必定有什么千丝万缕的关系。

    凤求复看着凤华离如此坚定的一双眸子,便点头答应了凤华离。

    “此事我已经答应了你,现在,应该换你将你大姨娘的事情和盘托出了。”凤求复定了定心神,一手把住了凤华离的手臂,开始问及沈玉的事情来了。

    凤华离这才想起,凤求复来自己的屋里,为的就是沈玉的事情。

    好了,这下子,凤华离的目的已经达到,对于沈玉的事情,自然是该不说,就不说。

    凤求复想要撬开凤华离的嘴巴,可没那么容易。

    凤华离的手上,是怎么也挣脱不开凤求复,只能是当机立断,假装晕倒在凤求复的怀里。

    凤求复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切,一时间心脏似是漏了半拍似的,只是下意识的扶着凤华离,顿时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办才好。

    “离儿,离儿……”凤求复开口呼唤着凤华离的名字,心下却在思索着,凤华离这是怎么了?

    莫不是,凤华离是因为长期服用自己弄来的中药,才会身子如此虚弱的?

    外头的人听了屋里的叫声,立即便有人开口问了句:“老爷,小姐,可是有什么事情?”

    凤求复立即便叫来了几个侍女,伺候着凤华离睡下,又找来了府医把脉。

    “老爷,大小姐身子弱,想是心病过重,有了夜游症吧!”府医收起了把在凤华离手腕上的手,走到了凤求复的跟前儿禀报道。

    凤求复顿时那是一脸的错愕,他还从来不知道,凤华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患上了夜游症。

    “这夜游症,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凤求复放下了手里的茶杯,向府医问道。

    府医与凤求复解释了一番,这夜游症究竟是如何一回事。凤求复听过以后,深深的感觉到,自己是不是让凤华离这个丫头给耍了?

    他看向还躺在床上的凤华离,本是想要从凤华离的嘴里知道沈玉的事情,这下好了,沈玉的事情没问出来,倒是凤华离的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那这夜游之人,可还记得,她夜游时与人说过的话?”凤求复想要知道,既然凤华离是方才是夜游,那自己方才与凤华离所说的话,凤华离会不会还有意识。

    府医稍作思索,这才与凤求复说道:“这也因人而异,一般夜游症是不会记得夜游时所经历的事情。可是,有些夜游之人,也会记得在夜游这时所经历的事情,不过,这种情况不是极少数。”

    凤求复心下一紧,怪不得,方才凤华离与平日里的样子不太一样,甚至将她所经历的一切,都怀疑到自己的身上,像是一条疯狗一样在乱咬人。

    这下子,凤求复算是明白了,原来凤华离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凤求复的手,抚上了自己的胸口。还好,凤华离方才的一切举动,都不是真的。

    凤求复长吁一口气,吩咐了一边儿的月笛:“好生照顾着小姐,明日一早,若是大小姐的身子还行,便让大小姐去见本相。”

    “是,老爷。”月笛看了床上的凤华离一眼,应了凤求复一声。

    凤求复这心里,此时还是有些错愕。他离开了凤华离的房间,回了自己的屋里,将凤华离的事情,悉数与丞相夫人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