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七十七章 忍不住了
    凤求复一时间也语塞了,他不知道,这话他要怎么问下去才好。如此听来,凤华离也有她凤华离的苦处,似乎为了自己,操了不少心的样子。

    “你说的不错,明白的活着,有时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可是,聪明的人,是不喜欢糊涂的活着的。揣着明白装糊涂,才是最为明智的做法。”

    凤求复既然来了,就不打算要空手而归。凤华离的手段再是高明,也只是一个深闺之中的姑娘家,还能玩儿得过自己这个混迹了朝堂多年的狐狸吗?

    “爹爹想要知道,也不是不可以。离儿可以说,但离儿有些事情尚且混沌不清,还望爹爹据实相告。”

    其实,凤华离的心里,最想要知道的,便是那药的事情。只是,凤华离的心里是清楚的,别的事情凤华离都可以问凤求复,只有这药的事情,凤华离必须得自己去弄清楚真相,怎么也不能让凤求复知道,自己其实从一开始就知道这药的事情。

    凤求复微微勾了勾嘴角,瞟了凤华离一眼。真是好女儿,原来你一直都不肯告诉此事,就是为了这个。

    凤华离,你居然想要与我谈条件?

    好,真是太好了。凤华离,我倒是想要看看,你究竟要跟我谈什么样的条件。

    “哦?离儿想要知道什么,不妨说来听听。”凤求复蹙了蹙眉,端起了手边的菊花茶,顺势就接了凤华离的话。

    凤华离看着凤求复没有什么防备的样子,这才开口问道:“爹爹,离儿想要知道,为何爹爹想要让凤丝柳代替我去与花如卉比舞。”

    凤求复还当是什么要紧的事情,原本凤华离想要知道的,也不过是姑娘家斗舞的这种小事。

    凤求复垂下眼睑,细细思忖着,凤华离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在她身边布下的局,不过就是让凤丝柳代她去斗舞的事情。

    对于凤求复来说,要想解释,可太容易了。与凤华离随便编造一个借口,骗过凤华离就好了。

    凤求复这般精明的人,又怎么会让凤华离知道了自己真正的目的呢?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爹爹也是为了你的身子着想。你这身子这般虚弱,还如何去与花如卉比舞?只要你能好好的,那些都不重要。”

    凤求复的语调,顿时就软了下来,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凤求复是个慈父呢!

    可在凤华离的眼里,这样的眸子,她见得多了。虽然她一眼辩不出真假来,但她心里是知道的,凤求复此时温暖的样子,多半不是真心的。

    “为了我的身子着想?若是离儿做不到的事情,当日也不会答应花如卉了。花如卉是想要与离儿比舞,可不是什么凤丝柳。爹爹让三妹去代替离儿,与花如卉比舞,岂不是叫人以为,我凤华离是个言而无信的人?还是,我凤华离自毁容之后,已经不如从前那般了?如此一来,岂不是就丢尽了相府的脸面?这些事情,爹爹都有考虑过吗?”

    凤华离说了这么多,无非也就是想要告诉凤求复,与花如卉比舞的事情,必须得由自己去,换了谁也不行。

    凤求复对于此事,一早便已经下定了决心,无论凤华离说什么,凤求复也不会再改变自己的心意。

    在这相府里,唯一一个无依无靠的人,便只有凤丝柳一个人。凤求复当初正是看上了这一点,才会与凤丝柳连成一气。

    他是目的,无非也就是想要平衡相府里各方关系。

    凤华离再是如何落魄也好,她也是相府里的嫡女,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她还有亲生母亲在身边,无条件的帮她,保护她。

    而凤丝柳,除了凤求复这个父亲,什么也没有。

    “若是柳儿她能赢过花如卉,将来不也省得你去应付那些人了吗?爹爹不希望你再去抛头露面,听那些人在你的耳边议论你,伤你的心。”

    凤求复故作一声长叹,与凤华离说道。

    凤华离此时还真是佩服凤求复佩服得紧,这么虚伪的话,你也说的出来吗?

    此时,凤华离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容颜尽毁之事,是不是与凤求复也有莫大的关系?

    还是,此事根本就是由凤求复一手谋划的呢?

    “爹爹如何就能知道,柳儿的舞艺,一定就能胜得过花如卉呢?花如卉是想要与离儿比舞,离儿要向所有人证据,舞艺的好坏与容貌无关。这世上的人,并不是都那么肤浅的。”

    凤华离说完,还看了凤求复一眼,连说话的机会也没有给凤求复,便又开口说道:“那天夜里,离儿看见柳儿妹妹独自练习舞步了。”

    凤求复听过这话,顿时便有些惊讶了。如此说来,那么,那天夜里,凤华离也看到了自己?

    他惊讶的瞪着双眼,看着凤华离的目光久久不能挪开。

    这个丫头,她是在暗示自己,那天夜里她也看见自己了吗?

    “是吗?”凤求复牵强的笑了一笑,不咸不淡的道了句。

    凤华离的手上已经攥了拳头,她轻咳了两声,怎么也忍不住了:“爹爹,虽然离儿不知道爹爹为何要如此帮着三妹,但是,离儿也是爹爹的女儿,爹爹即便是有亲有疏,也不要做得太过明显了。”

    凤华离默默咽了口口水,在心里闷了许久的话,凤华离到底还是憋不住,问出了口:“爹爹,离儿容颜尽毁之事,是不是与爹爹有关?”

    凤求复才入口的菊花茶,差点儿就没有从嘴里喷出来。他怎么也没有想以,凤华离居然会怀疑到自己的头上。

    “离儿你这又是什么话?做为你的父亲,我又如何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毁了你的容颜,于我又有什么好处?你心里不好受,爹爹心里就好受了吗?”

    凤求复一口怒气涌上心头,对凤华离的态度,顿时就变得凌厉了起来。

    既然话就已经说出了口,凤华离索性也就把话给说开了:“若不是这其中有什么猫腻,为何都已经这么久了,爹爹还是没能查出是什么人让离儿受了这么大的伤害?上回爹爹与离儿说,有些时候,要知道顾全大局。离儿不知道,爹爹要离儿顾全的大局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