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七十六章 做人不要太明白了
    “那明日一早,便让小姐来见我。”凤求复看了月笛一眼,这女儿歇下了,做爹爹的,总是不好硬闯进去的吧!

    就在凤求复转过身去,要离开的时候,凤华离的房门被打开。夜里的风,拂过了凤华离的面纱,眸子上的睫毛微动,闷热的屋里,也渐渐有几分清凉。

    凤华离看着凤求复正要离开的背影,开口唤道:“爹爹,若是有什么话,便进来坐下说吧!”

    凤求复听了凤华离的声音,立即便回过了头来,看向凤华离的双眸,脸上牵起了一丝笑容。

    “离儿怎么这么晚还没歇下?”凤求复能够感觉得到,凤华离此时说话的时候,那可是中气十足,全然不像是身子虚弱的样子。

    他轻轻点了点头,走进了凤华离的屋里。

    凤华离看了一边的月笛一眼,吩咐了一句:“月笛,去沏上一壶菊花茶来。”

    转而,凤华离跟在凤求复的身后进了屋里,带顺带手关上了房门。

    父女二人一周坐了下来,与凤求复坐在一起,凤华离的眸子里总是透着几分小心翼翼,还有些有口难言的样子。

    “爹爹这么晚来离儿屋里,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还是凤华离先开了口,向凤求复问道。

    凤求复淡漠的一笑,若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谁这么晚了会平白无故的来你这屋里与你说些不咸不淡的话。

    “此事来你屋里,还能是为了什么?想来你也知道,不过就是了你大姨娘的事情。”都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上,凤求复与凤华离之间,许多话也不藏着掖着了。

    叫凤求复这么一问,凤华离也有些愣了愣,她转而有些尴尬的笑了一笑,顺嘴道了句:“那倒也是,爹爹想要问什么,离儿都知道。只是,爹爹相信离儿,离儿做事情是有分寸的。该让爹爹知道的时候,离儿自是会让爹爹知道的。”

    凤华离越是说的这么含糊其辞,凤求复心里就越是痒痒的。

    就在凤求复想要问些什么的时候,月笛端着菊花茶走了进来。凤求复看了月笛一眼,有些不耐烦的道了句:“无事你退下吧!”

    凤求复不怒自威的语气,让月笛一个小丫头的身子忍不住颤了颤。

    “是,老爷。”

    待月笛离开了屋里,凤求复这才轻咳了两声,有些小激动的与凤华离说道:“迟早是要知道的,早些知道,晚些知道,又有何分别。”

    凤求复这话虽然没错,但在凤华离听来,不免觉得有些好笑。你就是急着要知道,也不必寻个这样的烂借口吧!

    对于凤求复来说,兴许是没有区别的,但对于凤华离来说,是一定有区别的。

    凤华离想要的,便是给所有人都来一个猝不及防。无论是沈玉,还是凤求复,凤华离都想要一步一步的控制在手心里。

    “爹爹,做人呐!有时候,是不能活得太明白,太透彻的。有些事情,知道了,还不如不知道。”凤华离抿了抿嘴唇,心里也在思忖着,与凤求复说话,得说到什么份儿上,才叫合适?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什么事情,我知道得太多了不好?”凤求复也渐渐开始担心,沈玉是做了什么样伤天害理的事情,能让凤华离说这样的话。

    若只是杀人的话,那倒是好办。凤求复是什么人,他可有的是办法,封住那些对自己不利的消息。

    可是,按着凤华离这个路数,应该不会只是人命这么简单。

    “离儿与爹爹说过,等时机到了,爹爹自是会知道的。”凤华离的脸上,还带着些许笑意,在凤求复看来,凤华离这丫头是在逗弄自己。

    这个丫头,从前只会在自己的屋里,平日里都不大在相府里走动。至于心机,从前的凤华离,还真是没有什么心机。

    可是现在……

    凤求复的心里不禁一阵唏嘘,这容貌尽毁,又不是要了她的命,对她的打击,就当真有这么大吗?

    甚至于,凤华离前后完全就是两个人,从前那个温婉大方的凤华离已经死了,而现在的这个凤华离,满眼的算计,心机重重,叫凤求复这个人精有时候都有些应付不来。

    特别是在沈玉的事情上,与凤求复有着莫大的关系,可是凤求复这个局中人,却是什么都不知道。

    “你究竟要怎么样,才肯与我说出实情?”凤求复的一双眸子,顿时就锐利了起来。

    他一眼扫过了凤华离,右手突然就拍在了桌子上,再也耐不住性子,冲着凤华离怒道。

    对此,凤华离似乎并不在意,也没有半分害怕的意思,似乎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似的。

    凤华离十分淡然的拿起了桌上的茶壶,为凤求复沏上了一杯清爽的菊花茶,眉间轻轻挑了一挑,极力压制着心里的慌乱,趁着倒茶的时候,缓了缓自己的心神。

    “爹爹,这大晚上的,爹爹可千万别这么急躁。来,先喝杯菊花茶灭灭火气。”

    凤华离这话虽然说得云淡风轻,但她这心里,在面对凤求复的时候,也不免会惊慌。

    凤求复看了凤华离一眼,一声冷笑,才浅浅抿了口菊花茶:“若是你,当真就会如此淡然吗?事情没有发生在你身上的时候,你永远都不会知道这咱感受。”

    凤华离颔首一笑,低下头来时,眸子里的阴沉,是凤求复看不到的。

    凤求复,你算计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也会需要我这个女儿。

    既然你凤求复想要知道的话,那凤华离也乐得利用凤求复此时迫切的心情,来套一些凤求复的话。

    “离儿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爹爹着想。若是此事对爹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话,离儿又何必要处处思量着,此时要如何与爹爹透露才好。”凤华离的脸上,浮起了小委屈的表情,叫凤求复乍一看,也有些想要去疼惜她一番。

    “爹爹不知道,因为此事,离儿心里也受着莫大的煎熬。离儿时常都在问自己,大姨娘的事情,要如果让爹爹知道,才是妥当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