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七十五章 你可以做得到的
    凤华离听了凤诗秀这话,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儿来。果然是凤诗秀临时抱佛脚寻来的借口,乍一听来,还真是漏洞百出。

    “我的好妹妹,你是相府里的小姐,我就不是?你是未出阁的姑娘家,我就不是吗?买个药这么小的事情,还得用着你五小姐坐着马车自己去吗?”

    凤华离长吁一口气,伸出手去,意味深长的拉过了凤诗秀的手,脸上温然一笑,可以凤诗秀的眼里,凤华离这样的笑容里,总是透着几分算计,叫她这心里‘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忐忑难安。

    “看姐姐这话说的,秀儿可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让人去买这种东西,可让我身边的那么个下人如何看我这个小姐。”凤诗秀这便急着与凤华离辩解,说来说去,还不是不想去*药嘛!

    凤华离饶有兴致的笑了一笑,开始逗弄起凤诗秀来了:“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同样是相府里的小姐,若是你让人去,好生乔装一番,不容易让人发现的。你这么聪明,就这么有办法,这点儿小事儿,对你来说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凤华离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平日里素来温和的脸上,开始冷漠了起来,看向凤诗秀的眼里,也刚硬了几分。

    凤诗秀抬眸,对上凤华离的双眸时,本是想要再寻些借口好推了此事的。可当凤诗秀看到凤华离的那双眸子时,愣是什么话也说不出了。

    “可是姐姐……”

    凤诗秀的话都还没的开口,便让凤华离一眼给瞪了回去。

    “没有什么可是,我相信你能做得到。大姨娘的那档子事儿,你这么快就能查出这么多来,这药的事情,还能难得倒你吗?”凤华离这是在告诉凤诗秀,你的那点儿小心思,我凤华离不是不知道,只是我不乐意说出口罢了。

    果然,凤诗秀听了凤华离这么一句话,心里便渐渐明白了。

    原来,自己在凤华离的面前,已经露出了破绽。凤丝柳给自己的便利,居然会成为凤华离看透自己的破绽。

    凤诗秀缓了缓心神,这才强撑着一股子镇定,十分尴尬的与凤华离解释:“那些,都是些巧合,只要有心去查,这相府里这么多人,不是什么难事儿。”

    “你说的对,只要有心,没有什么事儿是办不成的。只要药到手了,便能开始给大姨娘下套儿了。”凤华离说完,便叫上了远处的月笛,往自己的屋里去了。

    这个夜里,凤华离总算是能好好睡上一觉了。想起沈玉的事情,她便不自觉的想起了那天夜里,悄悄进凤求复书房里的那个人。

    那双冷冽的眸子,自那夜起,便一直都在凤华离的内心深处。凤华离至今还会偶尔猜测,他在凤求复的书房里,不停的翻找,究竟会是在找什么东西?

    再有,这相府里看守的这么严,那个黑衣人又是如何来去自如的?

    这相府也不算小,此人对相府里的路似乎很是熟悉的样子,应该不会是陌生人。若只是单纯的求财,应该是不会进凤求复的书房才对。

    看来他想要找的东西,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如此推算,凤求复也定不是简单的货色,否则也不会招来个莫名其妙的人来他的书房里找什么东西。

    凤华离才不会相信,来人只是找凤求复藏下的什么财宝。他一定,在找什么重要的东西。而凤求复,也一定有什么别人不知道的秘密。

    夜里,外头的风吹得树叶吱吱作响,凤求复怎么也睡不下,思来想去,还是起了身,去了凤华离的屋里。

    凤华离正坐在书桌前,看着边儿上的几盆盆栽,相比之下,这边的盆栽可比床边,梳妆台边的那几盆要鲜嫩得多。

    她在想,是不是因为,自己平日里倒药的时候,总是床边和梳妆台边倒得多,那边的盆栽,大多都长得不太好。

    看来,这些细节,凤华离平日都没能注意到。凤华离此时,心里的事情太多,有叹不完的气。

    “明日一早,得让人把这些盆栽换个位置放才行。否则,定是会叫人看出问题来的。”

    左右也是睡不下,凤华离看着桌上的毛笔,一时也是来了兴致,想想自己也从来没练过什么字,便点上烛台破天荒的练起字来了。

    就在凤华离专心练字的时候,听到了门外那不太熟悉的脚步声。凤华离的脑海里,顿时便想到了那天夜里,在凤求复的书房里,那个人离开的时候,看自己的那一眼。

    这一回,会不会又是那个要相府里找东西的人。

    凤华离放下了手里的毛笔,沉下心来,听着门外的动静。

    她吹灭了书桌上的烛台,一双水灵灵的眸子,径直盯着房门看,就等着房门被人推开。

    哼,上次是本小姐身子不好,让你给跑了,这次你居然还敢来。上次的受的辱,本小姐可是清楚的记得。既然你送上门儿来,那本小姐可就不客气了。

    凤华离见着门外的黑影攒动,立即便站起了身来,拿起了自己平日里练舞的剑,手里越把越紧,就等着门外的人推门进来,好让凤华离一雪前耻。

    “老爷……”

    “小姐睡下了吗?”凤华离听了声音才知道,原来门外的人,并不是那日摸进相府里的贼人,而是凤求复。

    这做爹爹的,这么晚来自己的房里,这是什么意思嘛!

    是不是,凤求复又要来加害自己。还是,他这个时候来,是为了沈玉的事情。

    怕是凤求复也在担心,沈玉所做的事情,是他不能接受的吧!

    凤华离的心里多少有那么一丝失望,悄没声的放下了自己手里的剑,心下顿时‘咯噔’一下,似是心跳在此时漏了一拍似的。

    就在凤华离等着凤求复进来的时候,便又听了外头月笛的声音:“老爷,小姐这会都都已经睡下了。”

    显然,月笛的这话,凤求复是不信的。

    他朝屋里看了一眼,方才他分明见着,里头还有些微弱的灯光。

    这会儿,听着自己的声音,这里头的灯光都灭,想来凤华离应该是还没有睡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