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七十三章 圈套
    凤华离只是一声冷笑,失望的摇了摇头,与丞相夫人说道:“娘亲,若是爹爹当真上心,怎会这么久还查不出是何人所为。还有离儿这脸上的事情是何人所为,也是至今还不知道。若是有心,怕是爹爹早就帮我手刃仇人了。”

    丞相这样听来,似是凤华离所说的,也有那么几分道理。

    “你大姨娘那边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做?”只是那么一瞬间,丞相夫人便下定了决心来,无论凤华离要做什么,她都会助她一臂之力。

    凤华离与丞相夫人说了这么多,总算是等到了丞相夫人这样护女心切的态度。很好,绕了半天儿,凤华离总算是把丞相夫人圈进了自己的套儿里。

    凤华离看向丞相夫人,淡然的笑了一笑,她凑在丞相夫人的耳边,将自己所计划的事情,与丞相夫人和盘托出。

    丞相夫人听着凤华离的办法,不禁有些惊讶,若是放在从前,凤华离是怎么也不会想着,要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虽然不是害人,只是想要揭开沈玉的真面目。丞相夫人仍然是觉得,这样的办法听起来太过冒险了一些。

    不过,丞相夫人倒也不是不能理解,这富贵险中求,凤华离想要改变自己现在处于下风的命运,也不得不去冒险。

    “你是说,想让你爹爹看个现行?”

    凤华离十分笃定的点了点头:“只是爹爹在后头看,这种事情,心里明白就好了,未必一定要摆到台面儿上来讲,让爹爹难堪。”

    丞相夫人有些欣慰的笑了,到底,凤华离还是凤求复的女儿,即使凤求复对凤华离这个女儿并不如从前那般好,但凤华离还是处处考虑着凤求复的感受。

    “你说的也是,今夜家宴之时,你可一定要来正堂里,让她们看看,无论我的离儿变成了什么样子,也都是咱们相府里无可替代的嫡女。”

    丞相夫人说完便回了自己的房里去,只留凤华离在院子里坐着。

    这大热的天儿,凤华离倒宁愿是在外头寻个阴凉的地方坐着,也不愿一个人闷在屋里,难受得紧。

    入夜,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相府里的下人们也来去匆匆,越发的忙了。

    月儿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悄悄爬上了夜空,明亮而柔和。

    月笛为凤华离拿来了一身新衣裳,好些天没有盛装打扮的凤华离坐在铜镜前,看着铜镜里的人儿,面纱之下的面容让凤华离的心里不禁一阵唏嘘。

    只有那眸子,散发着光芒,眉眼间的样子,还真是与丞相夫人有几分相似,内秀而温柔的眸子,让人看着十分的舒服。

    换好了一身鹅黄色的衣裳后,凤华离身后的两个侍女开始为凤华离般起一头柔顺的秀发。

    头上的玉饰偏多,又以少许金饰点缀,耳边的耳坠子拉长了凤华离的脸型。

    “小姐这样打扮起来,当真是好看极了。”月笛不由得脱口而出,哄着凤华离。

    凤华离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她只是内敛的笑了一笑,随声附和了一句:“是吗?我怎么就不觉得呢?”

    “夫人今日回了相府,小姐今后的日子算是能好过一些了。”至少,凤华离不会再让玉宇轩里的那两位给欺负了。

    凤华离见着头上的样子差不多了,便站起了身来,脸上的妆虽然给化得泛红,叫人看着面色红润的样子。

    “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还是早些去正堂里吧!这怎么说,今日也是娘亲回相府来的日子,我这个做女儿的,去晚了可怎么行呢?”

    凤华离在想,席间该如何向凤求复开口,还沈玉自由呢?

    虽然此前凤华离已经与凤求复说好了,只要凤华离开口,凤求复应该是不会不允的。

    “小姐说的是。”

    正堂里,各房的人都已经到的差不多了,凤华离走进正堂里的时候,还是十分引人注目的。

    屋里的众人纷纷看向了才走进屋里来的凤华离,嘴里还在窃窃私语:“大姐身子不是不太好吗?怎么这样看上去,气色极好的样子?”

    “我还从未看过大姐姐那脸上的样子,也不知道,那面纱之后的面孔,变成了什么样子。”

    “大小姐还真是可怜得很,这脸上变成了这个样子,这一生怕是就要毁了。”

    凤华离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异常的安静,并没有开口去与那些个长舌妇一争高下。

    这凤求复与丞相夫人就要来正堂里了,凤华离算着,这个时候若是在正堂里挑起了什么风波,于自己而言,定不是什么好事。

    凤华离咬着牙,对于耳边那些个刺耳的话,一忍再忍。

    终于,凤求复与丞相夫人盛装走进了正堂里,两人一同坐于上座。

    “老爷,夫人。”

    凤求复微微一笑,左右看了看,抬了手道:“都坐吧!今日是家宴,没有外人,你们都不必拘着。”

    丞相夫人温然一笑,立即便开口与凤求复十分客气的说道:“妾身今日才回相府,多谢老爷费心,为妾身接风洗尘。”

    “许久未见夫人,本相看着,夫人是清瘦了不少。既回了相府里来,可得让人做些补品,好生为夫人补补身子。”凤求复拿起了桌上的茶杯,边喝着茶,边与丞相夫人说道。

    丞相夫人一个颔首睑眉,即便只是浅浅的一个笑容,也透着几分旁人比不得的风韵:“是吗?许是路上波折,这才看着清瘦了。”

    下头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抬眼白了丞相夫人一眼,嘴里嘟囔着:“都这般年纪了,即便是身子再好,也再生不出儿子来。”

    这相府里的人都知道,凤求复这个丞相大人只有五个女儿,四女儿还去了道观里清修,为相府辟邪,自小便不在相府里。唯独只缺一个儿子,帮着凤求复在朝中占有一席之地。

    若是这个时候,哪一房能生下一个儿子,那地位可就不能同日而语了。

    这番话,让心思细腻的丞相夫人听进了耳里去,她也只当作是什么都没有听过,开始说起沈玉和凤婉云的事情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