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七十章 初见娘亲
    丞相夫人越走越近,这屋子里处处可见的盆栽,顿时就引起了丞相夫人的注意。

    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凤华离居然喜欢在屋里放上这些个花花草草的。

    从前这孩子那可是整天在自己的院子里闷着,能不去别处,就不去别处的。

    多数,也只有在京都里参加各种宴会的时候,才会离开自己这院子里。

    由于凤华离从前的性子较为安静温和,在相府里,能与凤华离说得上话的人,除了凤求复和丞相夫人,也就只有凤诗秀那个小丫头了。

    凤华离看着丞相夫人走向自己的样子,眸子里的担心与急切,是凤华离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

    看来,这个母亲,果然不负自己所望,应该会是个一心向着女儿的好母亲。

    “离儿,让母亲好好看看,你这脸上究竟是怎么了?是何人如此大胆,敢对你下这样的狠手?”丞相夫人在凤华离的床边坐了下来,看着凤华离脸色不太好的样子,就更加的心疼了。

    凤华离温淡的笑了一笑,脸上也开始泛起了红晕来。因为天气太热,又整天都在这屋子里趟着,凤华离的额头上、身上,每天都是一身的汗。

    丞相夫人看着凤华离这副样子,忍不住伸出了手臂去将凤华离抱在了怀里。丞相夫人可以隐隐看见,面纱里凤华离的笑容。

    “才这些日子不在,你怎么就遭了这么大的罪?都是娘不好,是娘没有保护好你。”

    丞相夫人说着,伸出了手去,正要揭下凤华离面上的面纱时,凤华离及时别过了头去,浅浅颔首,眸子里的笑容,也随之消失。

    “娘,别看了,就连我自己看了,都觉得有些不堪入目,离儿怕娘看了,又要伤心了。”在这样的热天儿里,凤华离也要戴上面纱,为的便是想要隐藏自己这张脸。

    可是,凤华离越是不让丞相夫人看,丞相夫人就越是担心:“让娘看看,你这脸上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娘也好让人去寻名医,弄些药方来,好将你这脸上治好。”

    凤华离看着丞相夫人的双眸,那眸子里的关怀,是骗不了人的。自凤华离醒来以后的这些日子,这还是她头一次感受到这样浓浓的关怀。

    凤华离的心里,此时是十分的感动。这份感动,是凤华离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

    而在丞相夫人看来,做为母亲,对女儿的这般关怀都是应该的。

    “娘,我这张脸,已经没有办法出去见人了。我倒是觉得,我身子这般虚弱,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我可以理所应当的在屋子里呆着,不用出去见人。”

    凤华离一边说,眼眶里一边淌下眼泪,在别人面前,凤华离即便心里是空的,也得故作坚强。

    而在真正爱自己的人面前,凤华离这些天建立起来的心墙,瞬时就崩塌了。

    丞相夫人温柔的双眸,使得凤华离再也无法拒绝丞相夫人的意思。凤华离脸上的面纱被丞相揭下的时候,丞相夫人也让凤华离脸上的模样给吓着了。

    丞相夫人惊讶的睁大了双眼,捂上口鼻,手里的面纱,也随之掉落在地上。

    “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这脸上的肉,都有些烂了。若只是几道伤疤,便还好办。怎么……”这脸上吓人的模样,还真是让丞相夫人难以形容。

    凤华离立即便去捡起了地上的面纱,又戴在了脸上,抽泣着说道:“离儿这脸上,怕是治不好了。这一生,也只能戴着这面纱来遮丑了。离儿只是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竟如此恨毒了离儿。”

    凤华离说完,还十分无辜的抬眸看了丞相夫人一眼,希望丞相夫人能听得懂自己这话里的意思。

    丞相夫人听凤华离说到这里,不免开始将凤华离毁容与沈玉和凤婉云一事联系起来。

    既然她们母女二人是因为凤华离才被禁足的,那她们与凤华离毁容之事,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你说……会不会是玉宇轩那边,在背后做了什么手脚?你在府里好好的,怎么会弄成这样。”这具体的事情,丞相夫人还不太清楚,也只能是越想越深,胡乱猜测个一通。

    凤华离的脸上,闪过一丝错愕。丞相夫人疼爱自己的心,凤华离是没有什么可怀疑的。

    只是,这丞相夫人听人说话的本事,看起来还不比凤诗秀。

    “大姨娘?依我看,应该不会是大姨娘吧!她们看着有几分张扬,不太像是背后主使之人。”

    在凤华离看来,沈玉和凤婉云应该不是始作俑者。她们两的心机,在这相府里,顶多也就只是个跳梁小丑。

    看着还挺厉害的,其实也就是外强中干的货色。

    “为何?你这脸上,究竟是如何变成这样的?离儿,你可得好生与娘说说,为娘定会为你做主,不叫我的离儿受半分委屈。”丞相夫人让凤华离这支支吾吾的样子,也给磨得没有耐心了。

    凤华离只是云淡风轻的摇了摇头,眉间微蹙,短叹一声,与丞相夫人说道:“那天我是与秀儿一起去街上的时候,才被人给算计了。那日的事情,离儿都不太记得了,还有从前的事情,离儿也不太记得了。只知道那日秀儿与我在一起,对于此事,秀儿比我更清楚。离儿总是觉得,此事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只是,大姨娘和云儿,似乎与此事无关的样子。”

    凤华离思索着,若是沈玉和凤婉云与此事当真有关的话,也不会在自己毁容的,频频对自己发难,讽刺自己。

    那日沈玉应该是害怕让自己撞见她正在做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才来自己的房里来与自己发脾气。如此沉不住气儿的人,还能计划什么样的大阴谋吗?

    恰好,趁着这个机会,也让丞相夫人有个心理准备,由于此次受了刺激,过去的事情,自己都不太知道了。

    “都多少日子了,老爷怎么还是没有抓到那些加害你的人?若是抓到了这些人,定是不能放过他们。”丞相夫人手上攥紧了拳头,义愤填膺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