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六十八章 怒火中烧
    “多谢嫡母谬赞,蒙嫡母信任,嫡母不在府里的这些天来,将这相府里的事情都交给了柳儿来打理。如今嫡母回了相府,柳儿自然是不能有负嫡母所望,得把嫡母所托之事给办好了才是。”

    凤丝柳说着,便将手里的册子交给了丞相夫人。

    丞相夫人温然一笑,她是知道的,凤丝柳向来就是个稳重的人,这相府里的事情,凤丝柳也不是头一回帮着自己打理了,应该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柳儿做事情,我自然是放心的。”丞相夫人接过了凤丝柳手里的册子,眉间微挑,眸子里的欣喜,转而变作了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

    在这相府里,其他的几个庶女都有母亲在,做起事情来,要么是听母亲的,没有什么主见,要么就是只会娇滴滴的想些姑娘喜欢的事情,还只是个孩子。

    大抵也只有凤丝柳,有这个本事,能帮上自己一二。

    在丞相夫人的心里,或许连自己的女儿凤华离都是不如凤丝柳沉稳干练的。

    “这些天,柳儿辛苦了,我带了些雨前的龙井回来,便给柳儿喝吧!”丞相夫人对凤丝柳,向来也都是不小气的。

    在外人看来,丞相夫人这个做嫡母的,对凤丝柳也是不错的,从小到大,但凡是凤华离学过的东西,只要是凤丝柳想要学,无论是舞艺还是女红,她都会让凤丝柳与凤华离一起学。

    但是,丞相夫人的私心,那可是别人不知道的。凤华离身为嫡女,自然是不会与凤丝柳这个庶女一样的。

    凤丝柳这心里,可是心知肚明,不是自己所生的女儿,自然是不比凤华离得宠的。

    她微微颔首,向丞相夫人谢道:“多谢嫡母。”

    丞相夫人看着凤丝柳的样子,也不知道这相府里的事儿,她又知道多谢。

    至少,沈玉和凤婉云的事情,她应该是知道的吧!

    凤诗秀见着丞相夫人夸了凤丝柳两句,也立即走上前来,脸上浮起了笑意,给丞相夫人请安:“秀儿给嫡母请安。”

    丞相夫人见着凤诗秀单纯可爱的样子,向来与凤华离的关系又是十分不错的,对她也就多了几分好感。

    看向丞相夫人的眸子里,本是一脸的笑容,却不忍多了几分担心:“嫡母还是快些去看看大姐姐,大姐姐昨日还问秀儿,嫡母什么时候回相府里来。看样子,可是想嫡母想得不行。”

    “是吗?”丞相夫人脸上的笑似乎很是淡然,乍一看是随意的应了凤诗秀一句。

    实则,凤诗秀的话,丞相夫人还是听进了心里去的。

    丞相夫人深吸一口气,看了身边的凤求复一眼,便道了句:“我赶路回来也有些乏了,先是歇息歇息,再去看看离儿。”

    丞相夫人想着,凤华离在相府里,还能什么大事儿。再者说,有凤求复在,还能让凤华离有什么大事儿。

    只是,凤诗秀的话,不停的在丞相夫人的耳边回响。连凤诗秀都这么说了,凤华离那边,应该是真的有什么大事儿。

    等到正堂里的人都离开后,丞相夫人才看向凤求复,一脸严肃的向凤求复问道:“老爷,离儿她发生什么事情了?”

    凤求复看了丞相夫人一眼,此事,丞相夫人早晚也是会知道的,即便是自己不说,丞相夫人去了凤华离的屋里,也是会知道一切的。

    “离儿她……她去街上的时候,几个狂徒给打劫,容貌尽毁。如今她身子有些虚弱,只能在屋里休息。”

    凤求复心里虽然未有什么波澜,但当着丞相夫人的面儿,脸上还是透着几分担心的样子:“夫人,如今离儿的身子还算是稳定,也没有什么大事儿。好生调养着,身子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丞相夫人听了凤求复这话,心里的怒火,是怎么也忍不住了。

    她极力平复着自己愤怒的心,即便是在凤求复的面前,也丝毫没有压下自己的心里的怒火:“没有什么大事儿?老爷以为,离儿她一个姑娘家,遭受了这容貌尽毁之事,不是什么大事儿吗?”

    凤求复伸出手去,握起了丞相夫人已经瑟瑟发抖的手,好声好气儿说了些软话,去安她的心:“夫人,事情都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我们就是再担心离儿,还能怎么办呢?在离儿面前,我们越是提起此事,就越是会引得她伤心。只要离儿还活着,便是万幸了。”

    “看来,离儿遭了这么大的罪,老爷这儿怎么跟个没事儿人一样?”丞相夫人的脸上,抚过了一丝冷笑,对于凤求复的这番说话,着实是有些气儿不打一处来。

    “离儿可是一个姑娘家,若是这容貌上出了一点儿差错,将来还如何嫁人?才离开这么些日子,离儿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莫不是,老爷就是这么疼爱离儿的?”

    即便是这样有些重的话,只要丞相夫人不是在外人面前让凤求复下不来台,凤求复都是不会责怪她的。

    更何况,这又是丞相夫人在气头儿上的时候,凤求复就更不是会放在心上了。

    “这原本,我也是想等着明年开春,便送离儿入宫去选秀,这下子,看来也只有另择个人了。”

    凤求复摇了摇头,脸上有几分无奈的样子。

    丞相夫人那可是凤求复的元配,凤求复这脸上的表情,她还能看不出是什么意思吗?

    看来,凤华离的事情,与凤求复是脱不了关系的。怕是凤求复这心里,早就已经有了主意,让别人代凤华离入宫去选秀。

    丞相夫人眸光微闪,她倒是想要知道知道,这凤求复到底想要让谁代替凤华离入宫去选秀。

    丞相夫人长吁一口气,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她现在只想看看,凤华离的脸上究竟是个什么状况。再就是,她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人把自己的女儿害成这样。

    这重中之重,还是凤求复。他对凤华离的疼爱,看来是不如从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