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六十七章 夫人回来了
    月笛一边给凤华离梳头,一边与凤华离说起闲话儿来:“细细算来,小姐也是有些日子没见夫人了,当真是想夫人了。小姐从前可从不会问夫人的事情。”

    凤华离也是听月笛说了才知道,这身子的主人,与母亲的关系,是不是也没有自己所想的那么好。

    经月笛这么一说,凤华离也开始有几分担心了。是不是,自己这日思夜想的母亲,并不如自己所想的那般好?

    “是吗?从前的我是什么样儿,我都已经不记得了。月笛,你应该也能感觉得到,经此一事,我便与从前大不一样了。从前的人,不太适合在这相府里活着。而现在,我得学着长大,学着如何才能保护好我自己。”凤华离的手,不自觉的就抚上了自己的脸。

    这脸上的疤痕,凤华离日日都见,可每次看见,都让凤华离觉得触目惊心。

    凤华离自己拿起了桌上的面纱,为自己遮丑。

    月笛看着凤华离黯然神伤,却又倔强的不肯落泪的样子,也渐渐开始心疼起凤华离来了。

    “也是,夫人到现在还不知道小姐这脸上的事情呢!若是夫人回来了,叫夫人见了小姐这样,还不得心疼死。”

    月笛也是才想起,还有这么一碴子事儿。

    “心疼不心疼的,也都已经这样了。母亲就是再心疼,又还能怎么样呢?”凤华离心里明白,此事绝对不简单,她甚至敢断定,十有**,就是这相府里哪个人的阴谋。

    而凤诗秀,必定是这阴谋里的一分子。在凤华离还不知道脑子是谁的时候,是不能先把凤诗秀这只手给砍了的。

    只有顺着凤诗秀的这只手,凤华离才能渐渐摸到谁才是那脑子,谁才是控制一切的人。

    想到这里,凤华离倒是想起来了,此前,凤华离还写过一张治疗自己脸上这疤痕的药方,也不知道过了这些日子,月笛有没有把这事儿给办成了。

    “对了,月笛,上回给你那外敷的药方,你可寻机会去弄来了?”

    月笛让凤华离这么一问,也倒是想起来了:“对了,那药方奴婢已经让外头的药铺去调配了,再过几日便能取来用了。”

    “这就好,这药得让人做成膏状的,才好用。”凤华离现在想想,心里便开始有些美滋滋的了。

    想想用自己写的那个药方调配出来的药,用上一个多月,自己脸上的疤痕应该就能淡许多了。

    若是再搭配上饮食,将来即便是会留下疤痕,也不太看得出来。

    可是,最让凤华离头疼的,便是这每天要喝的药。也不知道月笛究竟能不能完全相信,这不喝药的事情,要不要让月笛知道?

    这上午凤华离才与月笛说起了夫人回府的事情,到了下午,夫人便回了相府,才不多时,相府里便都传开了。

    这相府里的女主人一回来,那凤丝柳可就不高兴了。原本由她代掌的相府大小事宜,这下子,又要还给丞相夫人了。

    丞相夫人才回了府里,便风尘仆仆的走进了正堂里。见了凤求复,极其端庄大方且又温柔的一笑,睑眉颔首间,韵味十足,还真是颇有几分风情。

    “老爷……”只是如此简单的一句,凤求复便能听得出,丞相夫人这话里满满的思念之意。

    凤求复原本还有些严肃的脸上,也渐渐有了几分旁人不太看得出的温柔与淡淡的笑意。

    “夫人一路辛苦了,快来坐下吧!”

    丞相夫人含笑点了头,这才走到了凤求复的身边坐了下来,两人相视一眼,深深情意尽在这一眼,不必言语。

    看向这正堂里的众人时,丞相夫人的眸光在这屋里左右扫了一眼,看来看去,也没见着凤华离的身影。

    “妾身才回相府,离儿去哪里了?”果然,丞相夫人这个做母亲的,心里到底最为惦念之人,到底还是自己的女儿。

    况且,做为正室夫人,她膝下也就只有凤华离这么一个女儿,若是凤华离再有什么事儿,丞相夫人可真是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这正室的地位,也便开始摇摇欲坠。

    再仔细一看,丞相夫人才发现,原本不只凤华离没来,沈玉和凤婉云也没来。

    丞相夫人的心里不免开始思索,这相府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本这沈玉和凤婉云母女,可是最喜欢四处出风头。每每这种时候,这母女那可是必到。

    怎么偏偏这一回……

    就在凤求复准备开口解释什么的时候,丞相夫人又开口问了一句。

    “怎么大姨娘和云儿也没来?莫不是,她们不知道我今日回相府里吗?”

    屋子里的人,见丞相夫人还什么都不知道,一个一个儿,在凤求复开口之前,愣是什么话也不敢说。只能是面面相觑,等着坐在丞相夫人身边的凤求复开口解释些什么。

    “离儿这几日身子不太好,便让她歇着了,没让她来正堂里给夫人请安。至于这大姨娘和云儿的事情,就说来话长了,还是呆会再与夫人说吧!”

    丞相夫人看了凤求复一眼,便能从他这话里听出来,自己不在的这段日子里,相府里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儿。

    她的眼角略过了一丝不太自然的笑,屋子里的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尴尬了。

    丞相夫人此时也无心再理会正堂里的这些人,她此时,只想要问问凤求复,相府里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儿。此事,与凤华离是不是有什么莫大的关系?

    凤丝柳见着丞相夫人坐立难安的样子,立即便拿着手上的两个册子,走到了丞相夫人的跟前,盈盈一礼:“嫡母,柳儿给嫡母请安了。”

    丞相夫人与凤求复一样,对于凤丝柳这个丫头的印象还是十分不错的。

    她见着凤丝柳面色红润的样子,淡然浅笑之间,还是十分讨人喜欢的。

    “这才多久不见,柳儿还真是越发的温静可人儿了。看这样子,还十分懂礼。在正堂里坐了这么久,还是柳儿先来给我请安。”

    丞相夫人说完,还伸出了手去,轻轻抚过了凤丝柳的发丝,眸子里还透着几分欢喜。虽然不是丞相夫人自己所生的女儿,但凤丝柳坐小便失去了母亲,也是在丞相夫人身边长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