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六十五章 越来越喜欢凤华离
    “哟,你怎么来了?”凤华离的头上还冒着汗,放下了手里的剑,见着凤诗秀便顺口问了一句。

    凤诗秀的手里端着茶杯,朝凤华离笑了一笑:“姐姐让我去办的事情,都已经办好了。就等着姐姐这边,便能行事了。”

    凤华离左右看了看屋里的侍女,这凤诗秀说话怎么没遮没拦的,这种事情,怎么能当着这些个侍女的面儿说呢?

    “行了,你们都下去吧!”凤华离走到了凤诗秀的身边坐了下来,拿起桌上的茶壶,也给自己倒上了一杯凉茶。

    看到房门被关上,凤华离才一边扇着扇子一边问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个叫长生的人,已经在府里当差了?”

    凤诗秀的事情,其实才只办了一半儿。

    她轻轻摇了摇头,十分轻巧的说了一句:“我去找过那个叫长生的人了,并没有提起大姨娘,只是让他来府里当差,给他开的工钱对他来说也是十分的诱人。”

    “那么……他答应你了?”凤华离抻了抻头,猜测着问道。

    “相府里的事情,我都与三姐说过了,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过两日,姐姐便能在府里看到大姨娘的奸夫了。”凤诗秀说到这儿的时候,凤华离可以看得到,她那两只眼睛里可是直放光。

    凤华离不禁觉得凤诗秀有些好笑,自己能看见沈玉的奸夫,那有什么可激动的,说的就跟见着自己的心上人一般。

    “当这是什么好事儿呢?你怎么就如何高兴?这又不是我的奸夫,见与不见,不都是那么回事儿吗?”凤华离忍不住白了凤诗秀一眼,没好气儿的说道。

    凤诗秀嘻嘻一笑,似是没有什么烦恼的样子:“对了,姐姐,你那边怎么样了?”

    凤华离朝凤诗秀挑了挑眉,眸子里带着几分得意,才入口的凉茶似乎顿时变得十分的爽口:“你的事儿都能办妥,我的事儿自然是没有问题了。过几日娘亲就要回相府来了,到时候,找个由头,便能解了大姨娘的禁足。”

    虽然凤华离对于此事是有十足的把握,毕竟这话可是凤求复答应了自己的。

    只是,凤华离又怎么能让凤诗秀知道,此事凤求复也掺和了进来呢!

    也正因如此,在凤诗秀看来,凤华离的这般自信是无来由,对于凤华离所说的,凤诗秀也不免会表示怀疑。

    凤诗秀眸光微闪,将信将疑的看着凤华离:“姐姐,你说的倒是轻巧,到时候,可千万别出了什么岔子。若是大姨娘不能解了禁足出来,可就没办法抓他们的现行了。”

    这个时候,凤华离不能拿凤求复说事儿,也就只能拿自己那个还没见过面儿的母亲说事儿了。

    这做母亲的,不帮自己的女儿,还能帮谁呢?凤华离也在赌,赌自己有一个正常的母亲,至少是一个不会给自己做绊脚石的母亲。

    “只要娘亲一回来,这所有的事情就好办了。其实无论大姨娘有没有错处,爹爹都是不会关大姨娘太久的,早晚也是会找个由头解了大姨娘的禁足的。”凤华离浅浅思索着,虽然她与沈玉母女的关系不太好,甚至可以说是势同水火。

    但是,这一回,凤华离倒是乐得做一回好人,卖给沈玉这样一个人情。

    “与其让爹爹去费心找个由头解了大姨娘的婉云的禁足,还不如让我去帮这个忙,兴许还能缓和我与她们之间的关系也不一定。”

    凤华离这么说,无论是坐在一边的凤诗秀,还是凤华离自己,都是知道的。无论凤华离怎么做,这样的关系怕是都得不到任何缓解的。

    至少,沈玉母女能有今日,全是因为凤华离的一句话。

    好在,凤华离并没有把事情做绝了,这话只说了上半句,却未将下半句说出来。

    以至于,既保住了凤求复的脸面,又一定程度的惩治了沈玉和凤婉云。

    “大姐这么说,也不无道理。看来我们得等到嫡母回了相府,才能进行下一步了。”凤诗秀嘟起了小嘴,

    虽然凤华离不想这么说,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这计划,还不能如此着急。

    “我都不着急了,你急个什么劲儿啊?我们还是本着宽大为怀的心,让大姨娘再多过几天好日子吧!”

    凤华离现在说话,可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叫凤诗秀听着也是越来越打心底里喜欢凤华离此人了。

    只是,凤诗秀的心里还是明白的,自己做为一个双面棋子,无论是对于凤华离还是凤丝柳,都是不能太过投入的。

    凤诗秀冷哼了一声,只要凤华离不在意,那她自然也是不用心急的。

    这所有的事情,越是凑到一块儿来做,就越是容易让人察觉出什么来,自己这只手,也就越是危险。

    在这相府里的人,远不只这么几个,还有平日里默默无闻之人,只要在这相府里占着一席之地,有她存在的价值,说不定什么时候会跳出来,咬你一口呢!

    “姐姐都不急了,秀儿还有什么好急的。”凤诗秀也就是顺着凤华离的话道了一句。

    此后,凤丝柳明着是说,不与凤华离争着在寂舞大会上与花如卉斗舞。可是背地里,却悄悄寻了个偏辟的地方,自己悄没声儿的练习着自己的舞步。

    而凤华离也是日复一复,白日里总是要装着身子虚弱的样子。而每每到了夜里,也是自己拿起剑来,练习着自己的剑舞。

    她手里拿着剑,紧闭双眸,四周空旷无人。凤华离的脑海里,又出现了前身的记忆。

    灵巧的手里,把控着手里的剑,曼妙的身姿,轻灵的舞步,一点一滴,一颦一笑,无不迷醉人心。

    就连凤华离这样一个女人,都让自己脑海里的那张脸,那般婀娜动人的舞姿,给勾去了三魂七魄。

    连续几天,凤华离算是知道了,若是自己练舞的时候,所想的东西太多,脑海是怎么也不会有前身的记忆,还有那舞步,只一次,凤华离可是记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