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六十二章 妙计
    而对于凤诗秀,凤丝柳这样的借口是说不过去的。只是,凤丝柳这样的借口在此时还是十分合理,几乎是没有什么破绽的。

    “出去走走?说到这个,我倒是想起来了,大姐那天夜里去了湖边,还落了水。是不是姐姐你让人去做的?”凤诗秀一直都在怀疑,凤华离落水一事,与凤丝柳有所牵连。

    凤丝柳立即便驳回了凤诗秀的话,即使是她做的,她也是不会在凤诗秀的面前承认这种事情:“你这是什么话,若是我要对付大姐,怎会用如此卑劣的手段?相府里的人都是知道的,大姐水性那么好,落入了水里,又怎么会死?既然死不了,又何必做这种无谓的事情?”

    凤诗秀听过凤丝柳的解释后,微微点了点头,倒也是,取不了凤华离的性命,还要去推她入水,引得她怀疑做什么?

    “那倒是。”

    凤丝柳这心里,总算是能松了一口气。转而向凤诗秀问道:“你今夜这么晚来我屋里,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来问我吗?”

    “那倒不是,大姐今日与我说了一个计划,想要钳制住大姨娘。”凤诗秀说到这里,便将凤华离与她说过的办法,原原本本的又与凤丝柳说了一遍。

    凤丝柳听过之后,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这凤华离还是有那么两下子的,如此一来,既警告了大姨娘,还能让大姨娘一直都害怕凤华离会将她的事情给透露出去了。

    与其将事实都告诉凤求复,对于大姨娘的伤害,至多也不过是禁足。凤丝柳如何不知道,凤求复身边的女人,除了自己的母亲,每一个都是有用处的。

    他做任何事情,都是会先权衡利弊,而后再做出决定。他就是为了大姨娘背后的家世,也是不会休了她的。

    而凤华离选择瞒着凤求复,一来没有让凤求复失了面子,形成骑虎难下的局面,二来,也没有让大姨娘跌到谷底,从而牵制住大姨娘,为了不让凤华离告发她的事情,不得不沦为凤华离的棋子。

    至少,是不会如同从前一般,让凤华离不好过,给她些颜色看看。

    凤华离做为这相府里的嫡女,下头的几个妹妹,哪一个不嫉妒她,甚至怨恨她挡了自己的路。

    “姐姐看,这办法如何,我们此时又该怎么做才好?”凤诗秀无论做些什么,都是得先问过凤华离和凤丝柳的。

    凤丝柳满意的笑了,立即便点了头道:“妙极,你就照着大姐的话去做便好。”

    “那让长生来相府里当差的事情,还得姐姐从中使力了。”凤诗秀说完,便起了身要离开凤丝柳的房里。

    凤丝柳倒不是不原帮这个忙,只怕,再过些日子的话,即使是凤丝柳也力不从心了。她不忘提醒凤诗秀一句:“那你可得抓紧着点儿了,再过几日,夫人便要回相府里来了。到时候,这相府里里外外的事情,我可就插上不嘴了。”

    凤诗秀也是听了凤丝柳说了才知道,原来夫人过几日便要回相府里来了。如此一来,夫人回了相府,自是会为凤华离做主的。

    毕竟她就凤华离这么一个女儿,有人让她的女儿受了如此大的伤害,她又岂会放过。

    怕是到时候,凤诗秀行事就得更加的小心了。虽然夫人是个极其温和大方之人,可也是个观察入微之人。若是真让夫人发现了什么,那可就惨了。

    “夫人就要回来了?这些事情,相府里一点儿消息也没有,怎么姐姐知道得这么清楚?”凤诗秀眉间蹙起,回过头去,向凤丝柳问道。

    凤丝柳的脸上,表现是云淡风轻,丝毫没有什么紧张的神色:“我也是白日里才听爹爹说的,你不知道也是正常。”

    清晨,一缕刺眼的阳光洒进了凤华离的屋里,凤华离皱了皱眉头,这才极不情愿的睁开了双眼。

    她知道,每天醒来都是一样,得‘喝’下那凤求复让人送来的苦汤药,还得戴上面纱以遮丑。接着,便是不停的练习剑舞,只为了能了两个月后的寂舞大会上,与花如卉一较高下。

    虽然凤华离已经决定,到时候与花如卉斗舞的时候,要以攻心为主,但在舞艺上,凤华离也得过得去才行。

    月笛走进了凤华离的屋里,见着凤华离还躺在床上,立即便疾步走了过来,脸上挂着几分关心向凤华离问道:“小姐怎么还没起,可是身子还不舒服?”

    凤华离突然眼前一亮,对啊!自己喝了凤求复的药,这个时候正是装虚弱的时候,怎么能老老实实的起床,而后面色红润的去练舞呢?

    “哎呦,是啊,只觉得身子发软,还是打不起精神来。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这两日都是这样。”凤华离本是准备起身来的,这会儿,找着了个合理的借口,又躺了回去。

    月笛立即便放下了手里的药,有些担心的说:“小姐这样可不行,若是身子再不好,还如何练好剑舞,与花家小姐斗舞?月笛这就去让人禀报给老爷知道,再去请府医来给小姐把脉看看。”

    凤华离快速的瞟了一眼被月笛放下的药,立即便点了点头:“如此也好,你这便去吧!”

    月笛太过担心凤华离的身子,立即疾步离开了凤华离的屋里。

    凤华离这下可算是逮着机会了,立即故伎重施,将中药倒进了花盆儿里,装作自己已经喝过了的样子。

    这些天来,也只有今天,凤华离得手得如此容易。凤华离这心里,可算是高兴坏了。

    不久,凤求复便赶来了凤华离的屋里,看着凤华离躺在床上提不起精神的样子,担心的向凤华离问题:“离儿这是怎么了?怎么身子原本还好好的,又是哪里难受了?”

    “离儿也不知道,只是提不起劲儿来。练习舞步的时候,只觉得一点儿精神也没有。整日都是懒洋洋的,只想着要睡觉。”凤华离见凤求复明知故问的样子,不得不在心里感叹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