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六十一章 凤丝柳去哪儿了?
    凤华离的头上,因为闷热而出了汗,月笛经过上回的事情后,每天夜里守夜的时候,都会打开房门往屋子里看一眼,凤华离是不是在屋里。

    “小姐,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下呢?”看着凤华离还未睡下,月笛这心里,免不了是一阵紧张。

    上回凤华离是睡下了以后,都能悄悄出去了,还落了水。这凤华离背后的黑手,如今还未找着呢!

    月笛努了努嘴,那天夜里下着雨,凤华离都能出了房门去走走。这闷热的天儿里,若是凤华离再走出去纳凉可如何是好。

    凤华离抬眼看了月笛一眼,才随意的笑了一笑:“许是下午睡得多了,这会还睡不下。”

    说完,凤华离还捂嘴轻咳了几声,佯装自己的身子越来越虚弱的样子。即使是当着月笛,凤华离也尽量不让她知道最为真实的自己。

    一个人若是让别人看透了,那可是十分危险的。

    也正是在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凤诗秀趁着自己身边的侍女的一个不当心,便悄悄摸去了凤丝柳的屋里。

    她长得小巧玲珑,身子十分轻灵的推门走进了凤丝柳的屋里:“姐姐,姐姐……”

    连着叫了几声,凤诗秀都未听见凤丝柳回答自己,这才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凤丝柳的床前,见凤丝柳似乎睡得正香的样子,顿时有些气恼的抱怨了一句:“怎么睡得这么死?”

    凤诗秀的脸上,顿时透着一丝坏笑,伸出了手去,心里暗暗想着,叫不醒你,我就闹醒你。

    我的三姐啊,可是你让我夜里来的,可我这夜里来了,你又不应我。嘿嘿,此时,你可就莫要怪我了。

    凤诗秀一把便抱住了床上的人,一手捏上去,手上似乎感觉不太对劲儿。凤诗秀还以为,自己这一手上去,捏到了什么不该捏的地方,立即就收回了自己的手。

    凑近了一看,凤诗秀才隐约看到,这床上躺着的,原本不是凤丝柳,而是几个枕头?

    凤诗秀顿时便愣了愣,怎么这么晚了,凤丝柳居然不在房里?她不在房里,又会在什么地方呢?

    凤诗秀坐在了凤丝柳的床上,明亮的双眼左右不停的转着,细细思索着,这凤丝柳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她不在屋里,难不成还是去了院子里走走?

    如同上回凤华离一样,只是在院子里走走吗?

    凤诗秀想到这里,立即便摇了摇头。想起了那日凤丝柳与自己下棋的时候,似是有什么样的心事有意不想让自己知道。

    好啊!凤丝柳,即使今日你让我发现了,让我给撞见了,我就等着你回屋里来,看看你这秘密究竟是什么?

    “吱呀——”在凤丝柳的床上坐了好一会儿,凤诗秀才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这不大不小的声音,瞬间就引起了凤诗秀的注意。原本还有些困意的凤诗秀立即就打起了精神来,集中精神,竖起耳朵来听着,凤丝柳会不会说些什么。

    让凤诗秀有些失望的是,凤丝柳并没有开口说些什么,只是走向了自己的床边。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凤诗秀看着这情况,凤丝柳一人回了房里,应该是不会说些什么,让自己知道她的小秘密了。索性,凤诗秀也就开了口,阴阳怪气的问了凤丝柳一句:“姐姐,你可算是回来了,秀儿都等了你好一会儿了?”

    “啊——”凤丝柳正要坐在床上时,猛然间听了凤诗秀的这么一句话,着实是让凤诗秀给吓破了胆儿。

    都这个时辰了,这凤诗秀怎么说都未说一声,便来了自己的房里。什么时候来不好,还偏偏是今晚。

    凤丝柳站在了一边,捂着已经被吓得剧烈起伏的胸口,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气息,大口的**着:“都这么晚了,你不在自己屋里好好睡觉,怎么来了我屋里?”

    “上回走的时候,可是姐姐说的,下回若是要来找姐姐,尽量晚上来找姐姐。秀儿做得没错,只是听了姐姐的话罢了。”凤诗秀的话里,还带着几分得意与俏皮,似是抓到了凤丝柳的什么把柄一般。

    凤丝柳冷哼了一眼,脸上看着十分淡然的样子,似是与平日无异。在这般漆黑的夜里,凤丝柳的屋里连盏烛台都没点,唯一的光亮,怕是也只有透过云层洒下的月光吧!

    凤诗秀兴许看不到,但凤丝柳是能够感觉得到的,自己的额头上,都已经紧张得开始冒出细密的汗了。

    她看着凤诗秀,走到坐榻边坐,正准备要坐下来时,却让凤诗秀给拦住了:“姐姐这是做什么,见了我,怎么还要坐到那么远去?难不成,都已经这么晚了,姐姐还要点上一盏烛台,与我下盘棋不成?若是让外头的人见了姐姐这屋里有烛光,还不得怀疑姐姐这屋里有问题啊?”

    凤丝柳回过头去,看了凤诗秀一眼,不禁默默咽了口口水。凤诗秀今日这一来,还真是出其不意。看来改日行事之前,还真是得小心一些。

    她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才走到了凤诗秀的身边,两人一同坐在床上,凤丝柳才开口问道:“你怎么也不提前与我说一声,便来了我屋里,可着实是把我给吓着了。”

    “姐姐又没做什么亏心事儿,怎么就让我给吓得这么厉害?”凤诗秀反问了凤丝柳一句,猜也能猜得到,凤丝柳这么紧张,定是在害怕让自己撞见了什么事儿。

    “倒是姐姐,本是应该在屋里睡觉的,怎么偏偏就不在屋里?我都在姐姐这屋里等了好一会儿了,姐姐怎么才回屋里来?”

    凤诗秀此时对于凤丝柳可是满肚子的疑问,此时正是凤丝柳心虚的时候,她可得趁着这个时候,好好的对凤丝柳发问,看看凤丝柳能不能露出点儿什么蛛丝马迹来,让自己好生猜上一猜,能不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凤诗秀不禁开始产生了联想,该不是,与大姨娘一般,是与什么人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吧!

    还是,凤丝柳又有什么下一步的计划,会不会又想要启用自己这颗棋子,为她达成目的。

    “我不过是晚里睡不着,才出去走走罢了。这府里这么大,我这才多走了一会儿。”凤丝柳嫣然一笑,微微睑眉,苍白的解释了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