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六十章 为爹爹着想
    如此一来的话,玉宇轩里的轩然大波,短时间内应该是不会平息了。那大姨娘脸上的颜色,可是有的好看了。

    凤诗秀听过凤华离的办法后,虽然与她的意见相佐,但还是只能想办法渐渐引导她。若是她真心不想让凤求复知道,也只能是依着她的办法来了。

    无论是在凤华离这里,还是在凤丝柳那里,凤诗秀都只做她们的手就够了。自己所做的一切,将来若是让人给知道,还能把这些事情都推给她们。

    到时候,凤诗秀自己只要会装无辜,博取别人的同情便好了,真正的主事者是断然不会好过的。

    凤华离立即便摇了摇头,否了凤诗秀的意思:“让爹爹知道了,那爹爹是要处置了大姨娘好,还是不处置大姨娘为好?如此一来,爹爹岂不是会很为难?”

    “都这个时候了,姐姐还如此为爹爹考虑?若是不处置了大姨娘,日后这相府里,哪儿还有什么规矩可言?”凤诗秀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就连这样的借口都能够找得出来。

    凤华离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这等事情,本不是应该由相府里的夫人,也就是自己的母亲来操心的吗?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倒是要让她一个庶出的小姐来操心这等事情了。

    虽然凤诗秀这么说,但凤华离却是个有几分固执的人,仍然是不为所动,倒是劝起凤诗秀来了:“我的好妹妹,你可得想清楚了,那可是我们的爹爹,他的脸面便是我们相府的脸面。这次为女儿的,即便是知道了这段不光彩之事,又哪里能让爹爹那般下不来台呢!”

    凤华离这么一说,倒是让凤诗秀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同样是身为女儿的,凤诗秀所想的事情,是如何让凤求复陷入两难的境地,而凤华离,则是在想着,要如何帮着凤求复解围,给凤求复足够的脸面。

    凤诗秀的脸上,多多少少有些尴尬。她瞪大了眼睛看着凤华离,只能是点了点头。

    没有热闹看了,凤诗秀也不能叫凤华离以为,自己是个自私到只为自己考虑的人吧!

    “姐姐说的是,这种事情,我们也是应该考虑爹爹的立场。可是,这么做的话,若是叫爹爹知道了,爹爹会不会……”凤诗秀此时蹙眉的样子,还是十分可爱的。

    凤华离见凤诗秀这般模样,轻轻拍了拍她的手:“爹爹不会知道的,我们帮爹爹治了大姨娘的时候,还顺便牵制住了大姨娘,不敢对我们再做什么过分的事情,这不是也挺好的吗?”

    凤诗秀其实听得出来,凤华离为什么会说,凤求复即使是知道了自己的女儿要威胁大姨娘,他也是不会站出来的。为了他自己的面子,相府里怎么闹他都不在乎,只要不出人命,都是好的。

    凤诗秀越想越多,想到大姨娘和凤婉云想着法儿的对付凤华离的时候,不禁调皮的笑了:“大姐,你不会是让大姨娘和二姐弄得有些害怕了吧!上回给二姐下药之事,大姐这心里还记着呢!”

    与凤华离说了这么多,凤诗秀可算是明白了,其实凤华离并不是因为沈玉和凤婉云是相府里的人而放她们一马。凤华离退这一小步的原因,其实是因为凤求复。

    凤求复在这相府里可是权威,凤华离做任何事情,都得紧紧的握着分寸。她心里是清楚的,她在这相府里,任何人都可以不在乎,唯一不能不在乎的,便是凤求复的感受。

    “人家都对我下了手,我还能只受着委屈,不反击吗?弱者,在这世上是没有生存的权力的。我可不想,我的人生还未开始,便已经结束。”凤华离深深的感觉,自己在这相府里要防的人,其实是凤求复。

    那些女人,对于凤华离来说,都只是虾兵蟹将,而凤求复,才是龟丞相。

    凤诗秀从来在凤华离身边的时候,只觉得这个嫡出的姐姐是个很安逸的人。她会有这份心思,想来也是受了毁容的打击吧!

    凤华离啊凤华离!只可惜,从前你颜倾天下的时候,不知道要好生保护自己,温和且高傲着。现在你容颜如从前时,才知道要使用手段,只怕是为时已晚吧!

    没有了容貌上的优势,你的人,还能如同从前一般辉煌吗?

    “姐姐这话说得好,择日不如撞日,不若我们就今晚行事吧!”凤诗秀不希望给凤华离太多的时候准备,到最后,凤华离把自己和大姨娘一起给算计了,那可如何是好。

    凤华离浅浅颔首想了想,斟酌再三,这才点了点头:“今晚?若是要抓到大姨娘的证据,还得大姨娘出得了玉宇轩才是。如今大姨娘被爹爹关在玉宇轩里,出不得半步,我们还如何能抓得到他们的现行?”

    凤华离只是觉得有些可惜,在这个时候,捉奸最为困难就是,只能是让凤求复眼见为实。否则,别的任何证据都不足以取信凤求复那个十分精明的人。

    “我看,你这两日还是去找找那个叫长生的人,派人把他看住了,莫要叫他跑了。而后,给他些银子,请他回府里来做事儿。只要他还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我们才能更好的掌握他。”凤诗秀当然明白凤华离这话里的意思。

    这才查出些苗头来,凤华离可不想这么快就打草惊蛇,不能竹篮打水一场空。若是想让大姨娘就范,能就得把一切事情都做得十分自然才行。

    凤诗秀点了头,心里却在想着,这府里的事情,凤丝柳比自己要再好把握一些。看来此事,还是得去找凤丝柳帮自己才是。

    离开凤华离的屋里时,凤诗秀的心里还在想着,如今的凤华离可比从前的凤华离要聪明得多,只是不知道,凤华离与凤丝柳相比,谁的手腕会更高。

    做为一个双面棋子的凤诗秀,她倒是期盼着,有一天,凤华离能与凤丝柳一较高下。

    夜里,窗外的树上,知了的叫声十分的热闹,凤华离已然睡了一个下午,此时身子是懒洋洋的。她倚靠在床边,看着床外漆黑的夜空里,那弯洁白的月儿。

    月儿边上围绕的星星,也在闪闪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