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二十五章 又喝药?
    凤离华转身便带着月笛走进了相府里,全然不顾还在相府门外站着的凤丝柳、凤婉云和凤诗秀三人。

    凤婉去见着凤离华进了相府里,想来她也是有些乏了,又或者,凤婉云根本就不在意凤离华的这些性格上的变化。

    凤丝柳有和凤诗秀有意等着凤婉云先进了相府,才看向对方。这会儿,没有别人,这两人的眸光交错之间,多了几分复杂而隐晦的深意。

    凤诗秀走到凤丝柳的身边,拉过了凤丝柳的手便说道:“三姐,这会儿若是没什么事情,便与秀儿下棋去吧!”

    凤丝柳温然一笑,浅浅点了点头,便与由凤诗秀拉着,回了自己的房里去。

    这些天,凤离华在相府里四处走了走才知道,这相府究竟有多大。

    前些天凤离华养伤的时候,倒是还有些心思去看看这相府里的花花草草。只是这会儿,已然是盛夏的天气,就是在外头多呆上一刻,凤离华都觉得能要了自己的命。

    虽然这古代的夏天并没有那么热,但凤离华身上穿的可是长袖。无论这长袖有多广,有多薄,那也是长袖。

    凤离华做为这相府里的嫡女,又身为长女,总不能当着这么些下人的面儿,只为图个凉快,便不顾身份,不顾形象的撸起袖子吧!

    走了好一会儿,凤离华才回了自己的屋里。月笛知道凤离华是个极怕燥热之人,立即拿来了扇子,为凤离华扇风。

    凤离华躺在贵妃椅上,静静思索着相府里的这些人。明里暗里的,似乎人人都对凤离华没有什么真心。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凤离华就一个一个的收拾你们。不过,要知道真相之前,本小姐可是要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

    凤离华头一个要下手的,自然就是沈玉和凤婉云那母女俩了。

    让你们联手给我下套,给我来个死无对证,让我莫名其妙就背了这么个黑锅,还挨了一顿打。

    这个仇,我凤离华一定会加倍奉还的。

    想起沈玉,凤离华便想到了凤求复的书房里进刺客的那天。沈玉来找凤离华不痛快的时候,那言中之意,你是她亲眼见着一般。

    可是,既然亲眼所见,以她那样的性子,怎么会只站在暗处,而不走出来主持大局。

    那一夜的动静可不小,凤离华的手指开始不自觉的摩擦着,细细思索着沈玉身上所存在的种种疑点。

    大胆假设,小心取证,将这事情掰开了,揉碎了。

    凤离华看着房门出神,那日沈玉来自己屋里找茬的时候,脾气可不太好,远不如在玉宇轩的时候能端得住。

    那副嘴脸,多半就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儿,怕让自己给看见了,用发泄脾气来掩饰自己心虚。

    特别是,在听到凤离华说那句话的时候,沈玉显得异常的激动。

    凤离华蓦的一下,眼前一亮,似乎是被点通了任督二脉一般。沈玉那天夜里,会不会是在与什么人密谋着什么事情?

    正巧自己去了凤求复的书房里捉贼,扰了她的好事?而后,沈玉便来找自己的岔子来了。

    如此一想,凤离华似乎觉得,沈玉所表面出的异常,这就可以说得通了。

    凤离华蹙起眉头,眼前的一切,似乎看得不那么清晰了,一心只想着沈玉那天夜里,会是与什么人密谋些什么。

    会不会,是凤婉云?

    随即,凤离华便立即否了自己的想法,若是沈玉要与凤婉云密谋些什么事情,无论是不是与自己有关,都是不必特意在凤求复的书房附近躲躲藏藏的,只在玉宇轩里说话,不是更方便吗?

    莫不是,沈玉与凤诗秀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

    那个凤诗秀,自上回问过她那日街的事情后,凤离华便越看越觉得她有些不对劲儿。似是她在隐瞒着自己什么真相似的,说起话来,也尽然,总是藏着掖着。

    “小姐,该是吃药的时候了。”就在凤离华越想越深,默默猜测着各种可能性的时候,月笛端着药走了进来。

    凤离华自打来了这相府以后,嘴边的中药便几乎不曾停过。先是发现自己容貌尽毁,整天都要喝各种苦汤药,结果发现苗头不对,还自己给自己改了药方。

    而后,又是拜凤婉云所赐,被打了个遍体鳞伤。好吧!又是喝药。

    不过,凤离华可是清楚的记得的,自打自己的身子好得差不多时,便已经断了这嘴苦汤药了。

    那……月笛手里这端来的汤药,又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