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十四章 前身之事存疑
    “大姐怎么忽然想起此事了?”正在凤华离沉思之间,凤诗秀带着些许小心翼翼的询问声又在一旁响起。

    凤华离转过头去,却敏锐的发现了凤诗秀的神情里似乎暗藏了一丝紧张。

    “这事我一直就不曾忘记,无端遭受此劫,我这一生都恐怕再难以翻身,若是不能找出这幕后凶手,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这话是凤华离故意说给凤诗秀听的,所以真假参半。因为以她的能力,她完全可以东山再起,甚至超越以往,而她之所以这么说只不过是想借此表达她的仇恨,并且将这种情绪传达给凤诗秀知道而已。

    她隐约觉得……她这个五妹,似乎并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单纯……

    “啊……”凤诗秀又是一怔,继而才安慰道:“大姐别这么说,爹爹终究是疼爱你的,等到夫人回来,定会为大姐寻遍天下名医,一定可以治好大姐的……”

    凤华离暗中多打量了凤诗秀两眼,先前她只不过受了一顿家法,凤诗秀都义愤填膺的为她抱不平,可对于她要找害她之人报仇之事,凤诗秀的态度却显得尤为平淡,这前后的差距之大,不免让人怀疑凤诗秀是否真的对她被害的内幕一无所知。

    讨论完这个问题之后,凤诗秀整个人明显就有些心不在焉起来,又谈论了一些家常,凤华离就借口说要休息,让凤诗秀走了。

    看着凤诗秀离开的背影,凤华离若有所思。

    在前身的印象里,凤诗秀单纯可爱,没有心机,但此次对于她遇害之事,凤诗秀明显有所隐瞒,而且如果将整件事串联起来——先是凤求复和苏念云离开相府,然后凤诗秀缠着她带她上街,再然后在路上遇到小毛贼抢人东西。

    若说这最后一环是吃定了原身侠义的性格一定会追上去的话,那这中间一环明显就是可以避免的——她那日身体恰好有些不适,并不愿意出门,但凤诗秀却一改以往的乖巧,硬是软磨硬泡的要她带她出门,并且在前身的印象里,凤诗秀是不怎么能吃辣的,可那日却非要拉着她去尝街尾新开的一家酒楼里的爆炒田鸡……而她也是在那条街上遇到抢东西的小毛贼的!

    梳理出这些信息之后,凤华离的眼睛微微眯起,如果凤诗秀是这个局里最重要的一环……那么她就得好好观察一下这个孩子了……

    究竟是她背后有人操纵,还是说……凤诗秀从头到尾都知情?

    凤华离越来越觉得这件事并没有这么简单,这个人布了这么大一个局,又花费了这么大的心思引她入陷阱,究竟是为了些什么?而且前身的武功并不弱,要找到好几个武功高于前身的人,也是要花大价钱的!

    既是如此,那现在能够确定的就是,这个设计陷害她的人,一定有不弱于相府的身家背景!

    正想着,门忽然又被人推开了。

    凤华离循声朝门口望去,没想到这次的来人居然是凤求复。

    “父亲。”凤华离浑身是伤,根本动弹不得,只得失礼地趴在床上唤了凤求复一声。

    凤求复淡淡地点了点头,身上不仅没有了刚才的怒气,而且看着凤华离的时候,眼中似乎还一闪而过一丝心疼。

    凤求复在凤华离的床边坐下,“可怪刚才爹爹下手太重?”语气轻柔得让凤华离有些不适应。

    凤华离稍微挪动了一下僵硬的身子,神色平静地摇了摇头。

    虽然凤华离的脸上没有表露出什么特殊的情绪来,但自己的女儿凤求复怎会不了解。轻轻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凤求复问,“你可知在这众多子女中,我为何最疼爱你。”

    凤华离没想到凤求复居然会问这样的问题,怔了一下才摇了摇头——不光她不知道,就连前身自己恐怕也不知道吧。

    凤求复显然也没打算凤华离能回答出这个问题来,他顿了顿像是在回忆着什么,隔了一会才缓缓道:“因为在这些子女中,只有你最像我。你的韧劲,不服输的劲,像极了年轻时的为父,为父也是那样一步一个脚印行走到至今的。”

    这也是她跟前身相似的地方,凤华离在心里默默地答。

    凤求复说完这句话后就将自己从回忆中拉了出来,他的表情逐渐转为严肃,又接着对凤华离道:“但为父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靠得并不仅仅是那股劲。你还要圆滑,要懂得妥协,懂得隐忍。为父知道今天云儿所说之事与你无关,可是为父还是处罚了你,你可知道这是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