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妃命难抗 > 第十二章 受罚
    这府里不光有嫉妒凤华离的人,而且还有嫉妒她母亲苏念云的人。而此时苏念云并不在府中,这么好的落井下石的机会,想必没有人会放过吧。

    经凤婉云和三姨娘添油加醋一番之后堂内的紧张气氛像是到达了顶点,凤求复紧盯着凤华离,一字一句的问地道:“我最后问你一次,对你妹妹的事,你作何解释?”

    凤求复应当是已经气极了,说话的嗓门已经小了下来,可低沉的语气中蕴含的怒意明显不是刚才可以比较的。

    月笛在一旁吓得冷汗都冒了出来,不住地给凤华离打着眼色,可凤华离却恍若未闻,丝毫不为所动。

    “女儿从未做过这样的事,不知要解释些什么。”凤华离清朗的声音在正堂里回荡着,同样字字句句,掷地有声。

    “好好好!好一个不知作何解释!”凤求复盛怒之下掀翻了手边的小桌几,又指着凤华离道:“你院中的月华早已招认,说是你指使她在云儿的吃食中下药!为父之所以不曾说起,就是想给你机会,没成想你却丝毫不知悔改!是否是我平日里太过宠你,以至于你现在都无法无天了!”

    凤话里眼神一凝,巍然不惧的迎上凤求复的盛怒的目光,“女儿从未做过此事,自然不会承认。父亲若是不信,大可将月华召来,女儿愿与她当面对质。”

    “哼,还想威胁丫环翻供吗?”凤求复脸上浮起一丝冷笑,“月华胆敢谋害府中主子,按照家规,早已仗刑三十棍,当场毙命!你还有何话可说?”

    凤华离一怔,心中骤起波澜,面上已然平静的很,可看着凤婉云的眼神却是一寸寸变冷,月华这丫鬟同月笛情同姐妹,凤华离初初穿越而来之际,就是这两个丫鬟伺候,凤婉云的确是好样的,竟然敢对她身边的人下手!

    她自认为自己看人的眼光不错,月华那丫头为人老实,又和月笛情同姐妹,若说她会做出此等叛主的事,凤华离自是不信的。至于凤求复说的月华亲口承认,只怕也是凤婉云对那丫头用了手段才逼她承认的吧……

    婉云这次倒是长了点心,竟然连她解释的后路都断了,看来今日她是免不了这顿罚了。

    凤华离垂下了头,语气清冷,“月华已死,再无人可证明女儿清白。若父亲执意认为此事确实是女儿所为,那请父亲尽管责罚,女儿决计不会再多说一句。”

    听凤华离这么说,大姨娘和凤婉云不由得暗中对视一眼,二人眼中皆闪过一丝隐晦的笑意。

    现在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已经不再是凤华离认不认错的事情了,而是凤华离强硬的态度挑战了凤求复的威严。凤华离一而再再而三的让凤求复下不了台,不管此事凤华离是否清白,凤华离都免不了这一顿责罚了。

    果然,只见堂中沉寂了半晌,凤求复忽然扬了扬手,沉声对一旁的下人道:“上家法,今日我要亲自教教大小姐什么叫规矩!”

    月笛瞪大了眼睛,满脸的焦急,可惜她只是一介下人,就连求情的权力都没有。

    堂内满满当当的人竟然也无一人站出来帮凤华离求情,凤诗秀倒是动了动身子,但是手却被一旁的四姨娘死死地给拽住了,凤诗秀只好硬生生的将嘴里的话咽了下去,只是眼神中还是免不了的浮起了一层担忧。

    凤华离果然如她刚才所说的话一样,不再多发一言,整个人端端正正地跪立于正堂之中。

    府中的下人很快就拿上来了一根又粗又重的棍子,凤求复单手接过,紧盯着凤华离,缓步走到了凤华离的身边。

    堂中再无一人开口说话,只听见沉闷的‘嘭嘭’声响在堂中响起。

    凤求复手中的棍子一下又一下地落在凤华离的背上、腰上。

    显然是真的怒了,他每一下都下手极重,每一棍下去,凤华离的身子都会抖上一抖,但过不了一个呼吸间,凤华离又会再度挺直腰背。

    细密的冷汗从凤华离的额头上滚滚落下,凤华离却咬紧牙关,从头至尾连一点声音都不曾发出——一来是因为她的傲气不允许她露出软弱的姿态,二来她也是想用这种方式无声地抗议凤求复不分黑白的做法。

    凤华离一声不吭的做法反而让凤求复越打越来气,哪怕凤华离现在开口跟他服个软,他也好即刻收手,可偏偏眼前人倔得像头驴,怎么都不肯示弱。

    第十三章火花四溅的战争

    打了莫约二十棍下去,凤华离原本挺的笔直的脊背也有了些弯曲的弧度——她之前所受的伤本来就还未好完全,此刻再加上凤求复这一顿毒打,她现在只不过全凭一口气在强撑而已,硬生生地咽下口中的那一股腥甜,凤求复也终于收了手。

    只听见‘噔’的一声,凤求复狠狠摔下手中的棍子,带着满腔无处发泄的怒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一场火花四溅的战争就此结束,而这一次,是凤华离栽了。

    热闹已经看完,围坐在正堂里的人也起身渐渐散去。

    凤诗秀见凤华离的情况似乎并不太好,欲上前去查看一下,却被四姨娘硬生生地给拽走了。

    “大小姐,你没事吧?”月笛眼眶红红的看着凤华离,满眼都是掩饰不住的心疼。

    “哟,有些人啊,平日里就是太过张狂了,不知道痛字怎么写。若是老老实实的,今日又怎会吃上这亏!”终于收拾了凤华离一顿出了口气,沈玉不由得满脸春风得意的在一旁说起了风凉话。

    凤华离一双黑宝石般的双眸里,闪动着从未有过的冷耀光辉。

    这笔账,她记住了,以后日子还长,她凤华离多的是时间慢慢讨回来!

    “扶我回去。”凤华离低声对一旁的月笛道。

    月笛满眼泪光地点了点头,搀扶起凤华离,主仆二人一路歪歪扭扭地向着玉宇轩的门口走去。

    刚出玉宇轩的门口,就听‘噗’的一声,凤华离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眼睛一闭就软软地向后倒去。

    “大小姐!”这是凤华离在昏迷前,耳边回荡的最后一句话。

    再次醒来时,凤华离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先前被打的时候尚不觉得如此之痛,此时缓和下来,凤华离只觉得浑身像是被大石碾过,有种后背的骨头全都已经散架的错觉。

    “大姐她醒了吗?”屋外隐隐有说话声传来。

    凤华离趴在床上,只能勉强转动着脖子朝门口处望去。

    只听‘吱呀’一声轻响,身着白衣,一脸娇俏可爱的凤诗秀就从屋外走了进来。

    “大姐!”见凤华离醒了,凤诗秀忙唤一声,快速地走到了凤华离的床边。

    “五妹。”凤华离也轻轻地唤了一声。

    凤诗秀是四姨娘的女儿,也是府中年纪最小的孩子。今年不过十二三的年纪,少不得还带着些许天真烂漫,纯真可爱的特质。

    在前身的记忆里,也就只有这个没心没肺的五妹不嫌她闷,总是缠着来找她玩。

    “大姐你一定很疼吧?”凤诗秀撅着小嘴,小小的圆脸上写满了心疼。

    凤华离摇了摇头,安慰道:“刚才有些疼,但现在已经不疼了。”

    凤诗秀明显是不信的,撇了撇嘴,不由得替凤华离抱起了不平:“大姐做事一向光明磊落,行的端,坐得正,诗秀相信大姐觉得没有做这样的事,这一切都是二姐故意陷害!还有爹爹也是,不查清楚事情就胡乱对大姐用家法!”

    凤诗秀鼓着腮帮子,就连生气时也透着一股子可爱劲。

    凤华离却不免笑着叮嘱道:“祸从口中,这事既然过去了,以后也就别再提了。”

    凤诗秀虽然纯真可爱,不谙世事,却也聪慧灵秀,凤华离只这么稍稍一点醒,她也就明白了凤华离的意思,当即不再多说,乖乖地岔开了话题。

    说了些无关痛痒的话后,凤华离忽然想起了那日前身遇害,凤诗秀好像也是同行。

    “诗秀,那日我被小毛贼引开之后,后面你是怎么找到官兵,带着官兵来找我的?”

    “啊?”凤诗秀像是没想到凤华离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一时间愣了一愣。

    “事情是这样的……”顿了顿,凤诗秀才开口道:“那日大姐你追着那小贼离开,我原想着不过区区一个小毛贼,以大姐的武功,收拾一个小毛贼应当是不在话下的,于是我便拉着那位老婆婆在原地等候,后来等了一会,我见大姐迟迟未归,有点担心,这时正好衙门的人巡逻,我便叫了他们一起去找大姐。等我们找到大姐的时候,那条小巷就只剩大姐一人昏倒在血泊之中了……”

    谈起那天发生的时候,凤诗秀似乎还心有余悸,眼中闪过一丝惊恐,“……那天真是吓坏我了,若不是看到大姐的衣服,我几乎没能认出大姐来,而且……而且我差点以为大姐活不过来了……”

    凤诗秀的话并没能给凤华离带来什么线索,在她的记忆里,后来出现的那几个人都是蒙着面的,只有刚开始引她过去的小毛贼的容貌清晰可见。若真要找出这幕后黑手的话,这个小毛贼是最好的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