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不止是轮回
    “将我儿子还给我,立刻退去兵马,你知道我不喜当官,何苦非要逼我来攻打皇城?”想到儿子,叶青林散去了仅有的凄然,从里到外透着寒气。

    “你知道,堂堂男儿,我也有我的凌云之志,日以继夜费尽心血,不过是为光耀门楣登九五之尊,如今时机未成,侄儿岂能说送走便送走?那旷日积晷的努力不白费了么?为何落弟你不能再助我一程?”

    “若你是我,你也会如我这般,或许你会我更早来攻打皇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将我儿子送出来吧,我便不用大动干戈了,火器一开,将士的性命也是命,每一个将士每一条命,都有父母妻儿需要照顾,何必弄到人人凄凉!”叶青林闭了眼,他也不愿意走到今日这地步,可他被逼的不得不走这步。

    “既然说到将士的性命,那好,为兄给你两个时辰,若你能不开火器能入得了皇宫,侄儿你便带走,为兄绝不阻拦,但倘若两个时辰后,你依然入不了皇宫,皇城精卫便会对城下开火,落弟,保重!”明泫说完人不见了。

    明泫是极为聪明的人,知道两方都有火器,谁也占不了便宜,那便用这两个时辰来见高下,这所谓的高下,已经很显然,站在高处的明泫,有数万皇城精卫,而站在城下的叶青林,只有五千散兵。

    明泫知道叶青林进不去,时候越久,对叶青林越是不利,不说帝都外头的人马可以调回皇城,皇城的数万精卫,叶青林也动惮不得,也不知叶青林是吃了什么胆,还是本想着前来送命。

    叶青林找了位置坐下来,想着对策,这对策本该想好了才来,而不是来了才想,但他却是不管有没有对策,都必须要来,必须要入宫,必须要带走宝儿。

    过去了半个时辰,杜鉴已经急得蹿下跳,直接开火或许还能战一战,可这样耗下去,只会耗到宫墙面扔火器下来。

    队伍后头突然一阵骚动,叶青林回头一看,大吃一惊,不知什么时候,他们的身后居然围过来一群官兵,那数量,约莫估计得有数千之众。

    “戒备!”杜鉴大喊。

    护卫迅速布起了阵法,打算拼命。

    叶青林缓缓起身,再缓缓的拔刀出来,准备冲到前头去浴血奋战。

    那些官兵来势汹汹,很快冲散杜鉴戒备的队伍,杜鉴紧张起来,自己手底下的人这么不堪一击?随便一冲散了?

    赶紧让手下人都准备好火器,想着反正大公子和明泫约定的只是不对宫墙之的人开火,没有说过不对后面夹击过来的兵马开火。

    那群兵马近前却不出击,而是朝两旁分开排成队,队伍间的空地,一人骑马缓缓的走过来,杜鉴见到领兵的统领,便张着大嘴说不出话来,呆在了原地。

    叶青林走出来,也睁大了双眼。

    “大哥,打仗怎可少得了我,娘亲说了,不救回宝儿不让我回府!”

    那马的统领,是子俞!

    他集宁阳郡的兵马,全数领了来,数千之众,全是正儿八经训练有素的官兵,起叶青林的那些五花八门的散兵,起码看去,阵势要雄壮些。

    打着宁阳郡守前来救驾的旗号,子俞的数千兵马顺利的从城关大门开进来,而不需要如叶青林那般分散队伍假扮百姓。

    要说子俞能这么轻而易举没有阻碍的调集了宁阳郡但凡能抽走的兵马,这是明泫的失误。

    郡守和通判本是互相监督的官职,相互掣肘方能避免一方大员一手遮天,明泫断然不会不懂,无奈当时朝堂本不稳,让子俞身兼二职乃是权宜之计,大约是明泫也想不到,子俞和叶青林居然能握手言和。

    叶青林也没想到,他的二弟子俞,在关键的时候,选择来和他一起战场。

    这么多年了,他似乎从未对子俞有过什么好感,总是带着仇恨看他,子俞亦然。

    可血永远浓于水,因为他们的母亲,兄弟两人头一回放下恩怨并肩作战。

    “表现好点,回去我不和母亲告你状了!”叶青林的声音听似有些冷,然而脸难得的带着温和。

    明泫在等着,他想看叶青林不用火器如何破宫墙,他坐在宫墙之,能望见下面,而下面却看不见他。

    子俞来了,他看见了,可算他们兄弟两人的兵马加起来,也不会是皇城精卫的对手,明泫丝毫不惧,只是等着。

    等了许久,眼看两个时辰将过,而下面的白袍公子依然安静的坐在那里,那些兵马也是地而坐,完全没有要打仗的样子,似乎是打算聚会烧烤一般。

    明泫开始有些不安,他太了解叶青林,这不是叶青林的风格。

    日头开始西斜,明泫看着,等他的影子斜到墙根,香便燃到底,若那时候叶青林还坐在城外,那便不能再怪他朝宫墙之下开火了。

    “报!”一个精卫急匆匆跑宫墙,近前不等明泫发问便道:“摄政王,大殿出现了一队人,那领头的自称姓叶,抱去了皇!还有,很多内卫反了!”

    “你说什么?”明泫转头朝下面看去,明明那身白袍还在那里坐着。

    子俞站起身来,他当真不明白,他大哥叶青林为什么如此喜欢一身白衣,这么显眼,白的发亮,在两军阵前,岂不是如同个旗子那般招摇当靶子么?

    可悲催的是,他的大哥还让他换了白袍,在这地坐了一个多时辰!

    子俞在等信号,叶青林只道让他在这里等着,会有人给他开宫门,他只要领着兵马冲进来镇压住皇宫便可。

    片刻之后,皇宫内一声炸响,这便是叶青林的信号

    没有研制出能朝天放射的火花,只能在空地扔一个竹筒,以爆炸声响为号。

    子俞立马整顿兵马,果然见宫门缓缓开启,秦书玉、宥、峻山站在门后,他们的身后还有望不到头的精卫。

    “二公子,我来迎你!”秦书玉冲外面大喊。

    “秦书玉?原来是你!好样的!走!”子俞骑马冲在前头,近万兵马紧随其后。

    很出乎子俞的意料,皇宫并没有多少内卫阻拦,一路畅行,偶尔有精卫冲过来,也即刻被子俞的兵马镇压,奔过道道宫门,直达大殿,那大殿之,坐着叶青林,怀里抱着不到两岁的宝儿。

    叶青林的确将秦书玉当棋子,且是非常重要的棋子。

    年前怀疑明泫在宁阳城插了人监视他,知道他和明泫之间,早晚有这一仗,趁着子俞领着人来叶府的那一闹,还有流云那事,故意将秦书玉推“绝路”,让秦书玉去投靠明泫。

    人命关天的事情,戏要做足,为了骗过明泫安插在宁阳城的眼线,连吟儿都一起骗了,避免一个不慎穿帮反而大受其害,但却让叶青林没想到,偏偏害了吟儿的命。

    有了在川口县的交情,和回攻打皇宫的经历,秦书玉的能力得到明泫的认可,重要的是,明泫插在宁阳城的人已经确认,秦书玉和叶青林已经反目,因此秦书玉顺利入了皇宫当了个小统领。

    内卫里头有数千人,都是当初从两川口带过来的人,这些人最初都是由秦书玉在两川口整编出来的。

    他们的排名依旧未变,冷三八和风二百五依然时常因为互相取笑对方的名字而打架,是这些当初东拼西凑一路乱捡来的兵马,如今已经个个混成精卫,他们都算是秦书玉和杜鉴的老部下,秦书玉用了数日的时间,暗找到冷部和风部的人,且数秘密笼络了大多数原来的内卫,只待叶青林的到来!

    叶青林出神入化的出现在金銮殿,不是飞进去的,而是从皇宫西北角的黄谷山爬宫墙入的皇宫,再走出冷宫,去了一处宫女的厢房,掀开床榻下了地道,再从娴云宫里出来,这条密道,是当初云妃,也是死去的晴然指给他的,曾经救过他的命,他也因此而欠了晴然一份恩情,今日明泫出的这个看似是难题,对叶青林来说,却是轻而易举,他领着一队人从密道出来,直接冲去了金銮殿,明泫根本想不到,他肉眼一直盯着外面的白衣公子,而叶青林却早已坐在里头。

    明泫没有逃,他不急不缓地穿过人群步入金銮殿。

    子俞和秦书玉、杜鉴各自领着兵马围在了殿外,手里举着火器,不管还有没有人效忠明泫,这阵势,也没有人再敢轻举妄动。

    “落弟是落弟,今日果真让为兄见识了!佩服!甘拜下风!”明泫站在大殿之,看着坐到龙椅的叶青林。

    两旁是吓尿缩成一堆的百官。

    “明兄不必客气。”叶青林脸带着笑意。

    “落弟难不成想当皇?你曾说过,不喜当官,不喜朝堂纷争!”

    “我的确说过不喜当官,但我没说过不喜当皇帝!若想保护自己的亲人,必须让自己强大,大到一人之下万人之。”

    “难道落弟以为,皇帝这么好当么?若真是这般容易,愚兄为何至今还未登皇位?”

    “那是你,我与你不同。”

    “有何不同?”

    “他是谁?”叶青林指着怀里的宝儿。

    “皇!”明泫觉得叶青林在明知故问。

    “皇是谁?”

    “天子!”

    “他是我儿子,朕便是天!”叶青林站了起来,抱着宝儿,自称了朕,将宝儿肉乎乎的脸贴近他的脸,那五官,那神态,那张口一笑,如同模版印出来的那般,毫无二致,任谁都无话可说。

    “叩见吾皇万万岁!”百官之突然蹿出来一人,跪在大殿间,连连呼喊,连连叩首。

    叶青林和明泫同时看去,那不是庄柳奚么?

    庄柳奚大拜之前,暗自绯腹,他早看出,叶青林不是池之物,今日果真验证了他的眼光,此时不拜,更待何时!

    他是翰林学士,门生众多,庄柳奚这一拜,两旁的人陆陆续续出来大殿间跪下参拜新皇,剩下为数不多还在观望的官员也见风使舵,连忙跟出来参拜,全殿下,殿内殿外,山呼万岁!

    所有人都跪着,等着叶青林喊平身,唯独明泫依然站在那里。

    明泫知道叶青林不会杀他,叶青林的性子,他了解。

    重情义。

    “若你还愿意念及兄弟情义,安分守己,心宁如镜,朕给你一个‘安宁王’!去吧,去两川口灵秀山庄,带老王爷去那里安享天年,你若是闲来无事,便替朕守着两川口,别让东平国来作乱!”叶青林对着明泫笑笑,没有敌意的笑,如同往日兄弟见面闲谈那般。

    明泫眼里瞬间涌出泪来!

    他们依旧是兄弟!

    他知道,这个兄弟不会对他不好!

    春雾绵绵,桃花盛开,粉香扑来的日子,花泣被一阵热闹吵醒,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她睡了数月之久,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梦里,她走在一片荒芜之地,见不到蓝天白云和温暖的日头,天地似乎没有天,只有地,一片浑沌的昏黄,带着荒芜和阴森,她一个人缓缓的走着,身边不时有脚步匆匆的“人”经过,好像谁都没有空停下脚步,来和她说一句话,告诉她这里是何地。

    漫无目的,没日没夜,真正的没日没夜,她感觉自己走了许久许久,都不见天黑,也不见天亮,似乎永远只是一片浑沌的昏黄。

    前面忽然出现不一样的颜色,她还听见了水声,那里有一条河,岸一片鲜红,开满了娇艳的花朵,不禁加快脚步,近前去,精神为之一震,闻到了阵阵的花香,如此娇艳美丽的花朵,她似乎见过,在她父亲花长亭的坟头,那里曾经长出过鲜红的花,花瓣如丝,有的向外伸展,有的往内卷曲,很柔软,如血般鲜红,它没有叶子,光溜溜着花杆子,枝干却顽强挺拔。

    “来了怎的不过来喝茶?”不远处一座桥,有一个美丽的女子,对着她喊,这是头一个和她说话的人。

    而她却不知为什么,感觉跟那女子很熟,熟到能随口叫出她的名字。

    “孟姐姐,好久不见!”花泣对桥的孟素笑笑。

    “你当我愿意见你?每回见着你,都得听你一番诉苦,这回又想和我诉多少年?”孟素投去一个无奈又怜惜的目光。

    “我要和你诉至等到他来为止!”花泣笑着笑着,便含满了泪。

    她想起来了,什么都想起来了,她是那朵如玉小花,独自长在忘川岸边,孟素说见过白云,如她的洁白胜雪,她总叹无人能识她的娇美,为了能见到守护着她的叶子,她剜出了自己心,让血流满了忘川岸,如今这岸边的一片鲜红花海,那都是她流尽的血。

    “明知天道神罚,轮回不止,又何必呢?早晚能遇!”孟素拉了她前,却没有给她斟茶。

    “我不想独自去投胎,然后在世间和他苦苦相寻才能得见,等到他,再一起去心里安稳些。”

    “你要知道,你的身,有天道咒印,永远都不会相守。”

    “既然我已来到这里,也不算泄露天机,那孟姐姐何不告诉我,这一世我的咒印是谁?”

    “子俞!”

    “果然是冥冥注定,子俞这么好,是天派来惩罚我的。”

    “你这回似乎气息不对!”

    “如何不对?”

    “你额头带着怨气,是自尽下来的?”

    “孟姐姐明知故问,我没有一世过的舒坦,自尽和正寝有何区别?”

    “不!不光是怨气,你的身还有一丝新生气息,你不想破了这咒印?”

    “姐姐想为了我越过阎君让子俞下来么?我不能害了姐姐,不破也罢,子俞这么好,让他安生过百年,便是我对他一番深情的报答。”

    “孟素活了这些个年岁,哪能不知天规,你走吧,往回走,听见有人喊你,循着声音去,记住千万别回头。”

    孟素将花泣推回了来时的桥头,朝她挥手:“快回去,你怀了孩子,或许,他的生人之气能将你留在那里!”

    花泣愣在那里,突然想明白了另一件事,为什么从小到大都怕鬼,这是灵魂深处带来的恐惧,她要不停的轮回,不停的去人世间遭罪,不停的生离死别!

    这一切折磨了她和他一世又一世,不!她不要!

    忍着泪朝孟素点头,转身头也不回的大步往回跑!

    “吟儿,你能听见我说话的对吗?大哥不要你,我要你,他是真的很坏,又黑心,连我都利用了,你快起来帮我揍他,去跟他和离,和我成亲,让他去嫉妒,吟儿,你答不答应?不说话我当你答应了。”

    花泣睁开眼,床榻跟前的是子俞,方才那番话是他的说的?不说话当答应?这怎么能行?

    “去去去,会不会说话?走远点,别离朕的皇后这么近,也不知道避点嫌。”

    睡了太久,双眼朦朦胧胧的,似乎这回说话的是叶青林,他正在将子俞往边推。

    “母后,你快起来吧,父皇和皇叔天天来你跟前吵,吵的本宫都没眼看,烦死本宫了。”

    跑过来一个壮实的孩子,用他那肉乎乎的小手在摸她的脸,奶声奶气说着。

    “吟儿?你起来看看,这里是哪里?像不像桃源村?”

    好像是她哥秦书玉的声音?秦书玉不是被逼逃跑了么?

    大约还是在做梦,这些她想念的亲人,都只能在梦里和谐。

    “看,你们快看呐,母后醒了,哈哈,本宫要去禀告皇祖母,哈哈!”

    那个壮实的孩子想要跑开去找祖母报告的瞬间,花泣终于觉得自己的手有了些力气,抓住了他明黄柔软的衣袍。

    将他抱在跟前,看清了那张肉肉的小脸,和叶青林一模一样。

    这是她的宝儿!

    背有些酸痛,才发觉她睡着极为简单的硬板床榻,再看四周,这不是她桃源村的茅草屋么?

    顺着门口看去,流云带着小玉正从院子外面进来,流云?不是已经

    流云的后面还跟着王秋芙和水灵,秋芙的孩子都能快能走路了?

    “夫人,我知道,你不会丢下我和宝儿。”叶青林泪花闪现,扶着她坐起来,在她面前,不自称朕,也不叫她皇后,只是寻常夫妻。

    “吟儿?你果真听见我说话了,方才和你说的你记住了么?你答应不答应?”子俞满脸开心凑近前来。

    “贤亲王,你再不闪远点,朕让太子去喊太后来治你!”叶青林白了子俞一眼。

    花泣笑了,边笑边流泪。

    这两个人,都能这般说话了,哪还有什么仇什么怨?

    她都不知道,自己不过是睡了一觉,怎的世间变的这般美好?

    早知道该早些睡一觉!

    “夫人,我带你出去走走,离那不知趣的贤亲王远些。”叶青林揽着花泣起身。

    坐起了身子,方觉身体很笨拙,不是因为睡的过久,而是肚子鼓起了一座小山包,她果真是怀孩子了,不知不觉这么大的月份

    慢慢的走出了院门,望去远处,这里真的是桃源村?

    左邻右里都出来看她,个个都笑嘻嘻那般亲切的喊吟儿。

    对面的桃林花瓣翩翩舞动,花泣看得入了迷。

    “迎亲那时,你说过的话,还作数么?”看到这里的风景,想起那时叶青林来桃源村迎亲的画面,花泣泪滴出来,声音很小,很弱,很嘶哑。

    “夫人最大,我什么都听你的!是这句么?”叶青林温柔的抚着她的面颊。

    “不是!”

    “一生一世,少一年一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是,不离不弃,离一丈一尺一分一毫也不能”叶青林闪着泪花,他什么都记得,谁说他不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嗯,要作数!”

    “永远作数!走吧,带你去看岳父和岳母大人,在那桃林里。”叶青林满眼疼爱的点头,知道花泣没有力气走那么远,索性横抱起她,往桃林走去。

    尚未入桃林,花泣眼尖的看见了些许不同,桃林外立着一块石碑,面刻着:葬花林!

    “那是什么意思?”花泣指着石碑问道。

    “那是你夫君我的悲音,若是你始终不愿意醒来原谅我,将来我便和你一起葬在这桃花林,如今这里葬的是岳父和岳母。”

    宥和峻山蹲在外头不远的“村口”,苏酥在一旁焦急的绕着他俩走来走去。

    “我说,两位大人,你们倒是进去和皇禀一声,快些让皇后梳妆出来见人啊?”苏酥身着一身暗红底纹太监袍,这是总管的衣袍,他如今可不得了,皇信任他,太子喜欢他,再也不是当年在薛堇无手底下当炮灰的小太监了。

    “苏大总管,你不懂,那两个人,黏在一起的时候,天塌下来,也惊不动他们,进去找骂的么?”宥其实也挺着急,毕竟外头候着一大帮子人呢!

    “那如何是好?这这这”苏酥边说着边转头朝外头去看一眼。

    那外头,满满当当站着一群.交头接耳的武百官!

    他们在等着皇带着皇后出来接受百官拜见,这是皇后第一次出现在百官面前,可得仔细着点,别出了丑,不是有句话嘛

    皇帝不急太监急!

    三人蹲着的地方,是一处门楼下,那门楼之,书着:桃源宫。

    这里不是桃源村,是皇宫西北角连着的黄谷山,叶青林花了数月的功夫,用火器劈开了山石,拆了冷宫,将那里连着山圈起来,依着桃源村的样子,开渠引水为河,移花接木种桃林,修建农家屋舍,最难建的,是那所茅草屋,砖瓦到处都是,茅草在皇城可是难找的很,好不容易才建的和桃源村的花家有七八成像,这可能是吟儿唯一的茅草屋了,因为桃源村的花家,早被村里人给推平,用花泣当初出嫁的聘金,盖起了大宅子。

    吟儿说过,桃源村才是她的家,他要让她住在家里!

    —全完—

    /html/book/42/42055/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