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七十六章 起来打我
    第一百七十六章 起来打我

    叶青林任由臻夫人拖着他,他只感觉被娘亲拖着的感觉很好,很幸福。 ()

    可下一刻他又停了下来,因为臻夫人正拖着他去正院吟儿的屋子。

    “娘亲,我还有事,不进去了!”叶青林脱开臻夫人的手。

    臻夫人说不了话,张着嘴,紧紧抓住他不放,硬是将他拖进了院里,再推进了房内,激动地指着那床榻之满眼含泪。

    叶青林发觉自己的娘亲神色不对,转头朝那床榻看去,顿时脑里轰鸣,那床榻之躺着的吟儿,心口插着一把利刃!

    叶青林整个人颤抖不止,一贯冷峻的面庞扑满惊恐,极力控制着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对着外头撕心裂肺大喊:“杜鉴!给我把全城的郎都叫来!”

    ......

    大年初一,整个宁阳城都喜气洋洋,不仅仅是因为过年,更重要的原因是,新皇登基改了年号,如今是宝元一年,举天同庆!

    城里的百姓听闻,幼帝魏明禛乳名宝儿,才有宝元的年号。

    叶府和府外的城是两个世界。

    府里的下人都战战兢兢,不仅没有半点过年的气氛,甚至连走路都不敢动作太大,因为他们的主子叶青林几近发疯,感觉随时都会杀人,这些下人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他们刚刚看见,“新纳”的玥夫人天玥被赶出了叶府。

    整整一夜,从昨夜除夕到今日大年初一,正院少夫人的房里进进出出了一大波郎,下人们都不敢议论,只能用眼神交流,不知发生了何事,也不知下一刻他们的主子叶青林会不会拿他们出气。

    叶青林一夜没睡,连同他的母亲臻老夫人也是。

    昨日花泣被臻老夫人发觉她在自己房内拿匕首自尽,她喊不出来,只能急匆匆去前院找她儿子叶青林,叶青林看到躺在榻的妻子那一瞬间,脑子如同炸开,他深爱的妻子躺在床榻一动不动。

    他恨了自己,为什么要拿天玥去气她,以至于把她逼了剜心自尽的绝路。

    城里有名的郎都被请来,许多郎一来摇头请求让他走,又来来回回请了几拨,只道让叶青林准备后事,只有一个老郎留了下来,虽然他也不能保证一定能救过来,但凭他多年的经验来看,花泣心口血流没有大碍,或许还能试一试。

    忙碌了一整夜,到第二日的大年初一又过去了一个晌午,老郎才踉跄着出来,叶青林急忙前,他不敢问,怕老郎给他下个无望的判决,只是投去祈望的目光。

    “叶公子,老朽尽力了!”老郎极度疲惫,还不忘对叶青林躬身。

    本知道希望不大,可老郎这句话还是浇灭了叶青林那仅存的一点希望。

    臻老夫人一脸悲伤,她多希望这个好儿媳醒过来,可她知道最悲伤的不是她,而是她儿子,含着泪前去握着叶青林的手。

    “老掌柜的,你和本公子说实话吧,情况如何!”叶青林依旧不死心。

    “叶公子,原本老朽拔出刀子看那姑娘出血虽多,却不足以致命,定是没伤到脏腑,昨夜一整夜都极为小心的处理,也检查过内腑,并无淤血,也是说,没有内出血,从肋骨的损伤来看,这位姑娘大约是想找心脏的位置,但却被肋骨挡住,没能刺进深处去,按理说,老朽处理了伤口,姑娘应该无碍,可老朽发觉,这姑娘的心,跳动的不明显,且越来越弱,老朽猜想,姑娘恐是没有求生意志,或许是她自己不愿意醒来,老朽也没有办法!”老郎说完,也不等叶青林说给银子,走了,估计也是觉得人家已经够哀伤,不想给添堵,难得还有一心救人不为银子的郎。

    心跳越来越弱,不愿意醒来。

    他知道!

    是他逼的她不想活过来。

    出了门口的老郎踌躇着停在那里,似乎还有话想说,回头看了一眼正屋里的人,酝酿了片刻又走了回来,叶青林见状便问:“老掌柜的可是落下东西?”

    “不不,并未落下东西,叶公子,老朽有一疑虑,不知当不当说。”老郎道。

    “但说无妨,人不可讳疾忌医,若是贱内的病......老掌柜的莫要隐瞒了。”话虽如此,叶青林心底却更加不安。

    “老朽给这位姑娘把脉,发现脉象圆滑如按滚珠,似是胎息之脉,只是老朽并没有十成的把握......”

    “你说什么?!”叶青林以为自己听错。

    “妊娠有喜......”

    这回确定是没有听错,吟儿怀了孩子,然而他却只能悲从心来,吟儿她不愿意醒来!

    奔至榻前,半蹲着,将头埋在花泣身盖着的被褥里,没有声音,只是身体不停的抖动。

    臻老夫人看他那样子,没有去打搅他,她知道自己的儿子难受,埋着脸在那里哭。

    子俞来了,他是宁阳城的郡守,城有什么动静自然能收到消息,听闻整个宁阳城的郎都往叶府跑,便知道叶府出事,急急跑了过来,才知道吟儿自己刺了心。

    见了臻老夫人,子俞前又跪到他这亲娘面前,前些时日他几乎崩溃,不知该如何面对现实,如今终于敢来认他的亲娘。

    “我儿,你起来,臻柔儿是这般教你的,动不动跪,我是你娘亲,可你是堂堂郡守大人,要有个大官人的样,起来!”臻老夫人在纸写着她想说的话,看似责怪,实则心底很欣喜,这是她的小儿子,她疼都来不及。

    “母亲,您是子俞的亲娘,孩儿做什么都不为过,哪怕是皇帝,跪天跪地跪父母,天经地义,孩儿从未喊过您一声娘亲,让孩儿跪一跪又有何妨,孩儿是觉得对不起娘亲,一直都不敢来,自觉无颜见娘亲。”子俞悲从来,他的亲娘不能说话,全拜他所赐,这么多年,他喊一个害他亲娘的臻柔儿为母亲。

    臻老夫人含泪点头,这小儿子太懂事了,懂事的让她心疼。

    叶青林完全听不见他母亲和子俞在说什么,只知道,吟儿可能活不过来。

    子俞拜过臻老夫人,才走到叶青林身旁,不说话,他知道,他一说话,引来的可能是叶青林的怒火,只能用沉默来问叶青林,他可不可以来看一看吟儿。

    叶青林没有转头看子俞一眼,也不说话。

    子俞便明白了,他这是同意自己去看吟儿,如若不然,应该是把他轰出去。

    子俞近了榻前,见毫无生气的吟儿,心痛的难以言说,害吟儿剜心,他也有份。

    他只是没想到,和叶青林对话那些功夫,吟儿自始至终都在一旁的人群后面听着,这才导致了她不想活下去。

    他不能对吟儿说些体己的话,因为吟儿有她的夫君叶青林在一旁盯着,只能看一眼默默的离开。

    子俞才刚出了院门,叶青林便出来了,想来是有话和他说。

    “城里最近很不安生,你还不死心,想和我继续斗下去!”叶青林先开口,这事他早想问,城里那些生面孔,是不是子俞的人。

    “明知故问,难道那些不是大哥你的人么?”子俞觉得自己很无辜,明明他也在查探那些人,可叶青林什么都算到他头,近几日,他一直在想是不是叶青林又要搞什么动作对付他,今日也是顺道来探探风。

    叶青林听后没有回话,转头走回了正院,子俞也是一脸无奈,被冤枉了,还得不到一声歉意。

    子俞走了,臻老夫人还打算留她的小儿子在府里一起过年,可似乎这两个儿子怎么也坐不到一起。

    杜鉴进了院子,好像是有挺急的事,叶青林只好又出来,原来是帝都来信。

    明泫发来的,他没有登基称帝,道时机不对,暂时无法将宝儿送回,按信的落款时日来看,是昨日,也是说,明泫发的是八百里官驿,他已经不需要走他们之前的四百里加急了,说明他稳稳的把持着朝政。

    可却不让宝儿归来。

    还有一封,是苏酥写的,时日是数日前,这是普通的信件,也是苏酥在明泫之前发出来的,信里道朝堂很紧张,宝儿被看得很紧,出不去皇城,让叶青林拿主意。

    这让叶青林很不舒服,当初他在皇宫将宝儿交给明泫时,明泫答应过,一个月之后便将宝儿送回,可如今已过去两个月余,宝儿却还在新年举行了登基大典,以宝儿乳名为年号,可见明泫称帝有阻力。

    这样下去,宝儿归来遥遥无期,这不是他想要的,他只想要自己儿子回家,谁做皇帝根本与他无关。

    杜鉴在一旁扭扭捏捏的,叶青林觉察出异样,给了杜鉴一个锋利的眼神,杜鉴从怀里掏出另一封信。

    那信不是给叶青林的,是秦书玉给杜鉴,让他转交给花泣的家书,可如今花泣剜心自尽躺在榻,杜鉴便不知将信交给谁,却被叶青林看穿他的心事。

    拿出秦书玉的家书,叶青林面无表情的看完,又扔回给了杜鉴,一声不吭的回去了房里。

    杜鉴见叶青林离开了,才敢打开书信,一看,倒抽一口冷气。

    他这“断袖”兄弟秦书玉居然逃去了帝都,还投靠了明泫!

    也难怪方才他主子叶青林一句话都没有。

    不拿他杜鉴出气已经算给面子了!

    杜鉴赶紧的溜了,生怕多呆一会,叶青林又会出来给他一顿板子,他最近忙的紧,事情没做完,可要留着好屁股,不然在一帮兄弟面前会显得很没面子。

    他在招募新护卫,从年前帝都回来一直在做这件事,开始他不明所以,觉得手下的人已经够多,且没有什么仗要打,人太多反而浪费粮食,但叶青林却一直让他尽可能多的收拢人手,等那夜子俞带着人来叶府和他们对峙,杜鉴便明白了,这大公子可能是为了对付二公子,而如今他又不这么认为,前些时日城出现了许多新面孔,或许这才是大公子要招募新卫的原因。

    所以杜鉴很忙,要是因为秦书玉的一封家书屁股被叶青林打烂,然后撅着屁股出现在众多新卫面前去训练他们,那丢脸了,如此不雅的事情,这怎么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