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去心底看看
    花泣果然毫无反应,和那才发生不久的事情起来,这些“鸡毛蒜皮”已经惊不起她内心的波澜,她不说话,静静的听着流云说。

    如今也能听听流云说话了,臻夫人关心她,但嗓子被毒坏无法和她交流,那些人......一个也没出现过,是出现了,也无话可说。

    流云也不在意花泣有没有听进去,依然自顾自说着。

    “二公子的每一次出现,都是由我引的线,泰安书院赏花那回是,我怀胎六月肚疼出现流产征兆,二公子恰巧出现在巷子外那回也是,你在小院子里怀了大公子的孩子,被臻氏知道强行抬进了侯府,你和大公子费尽心思猜是谁告的密,可那一切都不是秘密。”

    “还记得你怀着宝儿那时,桃源阁夜里窗台边出现的芍药么?那是我放的,是二公子给我的,你从始至终都不知道,你以为是臻氏和庄暮因使的伎俩,丢在院门口的那首诗是二公子亲自写的,他利用了他母亲臻氏,让臻氏都以为是她自己无意之找到的诗,然后自作聪明的丢在门口让大公子捡去,做这一切,是因为二公子对你动了真情,所以我说二公子对你是真心的!”

    “而我,连你爹花长亭都不原谅我,宝儿满月回桃源村祭拜你爹我的家公,连我的三炷香都自己断掉了,你哥还以为是你爹埋怨他,只有我知道,你爹看清了我,不肯认我这儿媳妇,他不肯受我的香火!”

    花泣还是没反应,她相信流云说的这些话,因为事实已经印证了过去,那桃源阁夜里窗台的芍药,如今想来,是子俞做的,才能完美贴合逻辑,因为那时正是冬日,任臻柔儿再大能耐,也不可能在冬日每日都找来不同颜色的芍药,而子俞可以,他的离草苑有一座暖房,子俞说,那里冬日都能开出芍药,当初,只是对臻柔儿和庄暮因的厌恶到了极致,先入为主的给盖了过去。

    知道了这些,也没什么好怪的,她不过是活在别人计算好的那条路,还沾沾自喜的以为,她在算计别的人路。

    “原本我对你只是自责,也曾想过要不要和你说开,求你的原谅,求你哥的原谅,然后好好把日子过下去,可是我爹来福,却死在他们手里,那时我爹在宁阳城无缘无故失踪,臻氏四处找他,也没找出来,我知道,是他们弄走了我爹,等大公子去了帝都,我才敢四下找我爹,可是找不到,直到年底,大公子留在宁阳城的人突然要去川口县,我偷听到他们说要送一个人去,便明白那可能是我爹,才带着小玉赶去川口县找你,二公子却告诉我,我爹已经死了,是死在大公子的人手里。”说到来福,原本已经毫无情绪的流云,原本也已经哭干的双眼,此刻又滴出了泪。

    花泣这才有了些反应,脸依旧悲伤,只是会将手抬起来,拍拍流云,她能感觉和体会到,那时候的流云,心底的那种焦急和煎熬。

    “二公子说的没错,我爹的确等于死在大公子手里,若是没有大公子步步紧逼,二公子也不会出手,若是我爹开口,免不了一场生死搏杀,而我爹依然活不了,既然逃不出来,二公子出手也算是提前帮他结束了痛苦。”流云居然没有恨子俞杀了来福。

    流云还想说话,两人从房门进来,是冷一和冷二,一声不响的将流云带走了。

    流云也不哭喊,默默的任由他们将她带去不知哪里,但她知道,她去的那个地方,可以见到她爹来福。

    花泣依然失魂落魄,只剩了她一人,连愿意和她说话的流云都没了。

    一个人又晃出来园子里,下人来来回回从她身边穿过,都不敢出声,只在一旁半屈着看她走过去。

    “快快快,走快点,还要搬好几趟呢!”

    前方有几个婢子手里都端着东西,还有抱的,有抬的,也不知是要做什么,花泣看了一眼,丝毫不愿去关心。

    “哎呀,掉了,一会打烂了,玥夫人要责罚的!”一个婢子喊起来。

    玥夫人?

    花泣回过神来,霎时如同被剜了心。

    玥夫人,是天玥?

    她也才想起来,从她醒过来到如今,不曾见到天玥,而此刻她却已经成为了“玥夫人”!

    为什么心还会痛?她恨他,他也不会再要一个和子俞有一夜温情的女人,可她却能听见自己心胆裂开的声音。

    而他呢?说好的生生世世岁呢?

    迎亲的时候他说过什么?

    “有个姑娘很古怪,很无赖,不讲理,难管束,总是跟我斗气,谁也猜不透她会想些什么,下一刻会做些什么,那年,我喜欢了她的独特,却没能给她一个安宁,让她受了委屈,可我知道,她很爱我,依赖我;我很愧疚,没有照顾好她,没能守护她周全,今日,我只想用自己的方式,给她补回我亏欠她的大婚之礼,从此她便是我叶青林名正言顺的妻子,一生一世,少一年一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是,不离不弃,离一丈一尺一分一寸也不能,我的承诺,我的心意,天地可鉴,吟儿,但请你相信,但请众乡亲见证!”

    那些话,言犹在耳,那些画面,随之浮渲,可她却如同一片青荇,原本依托漂浮,但那一汪明净已流走,去了别处滋养另外的水芙蓉,她只能枯死在原地。

    她在想什么?说好的恨他呢?

    那还管他去滋养谁?

    可心为什么还在痛?

    她路过了桃源阁,听见了里头的热闹,没有转头,没有停留,回了正院,回了房,闭眼躺在榻。

    心一直在痛,痛的她睡不下去,只能睁着空洞双眼,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还要心痛,都不爱了,谁也不爱谁了,叶青林让天玥住去了桃源阁,这是在告诉她,他嫌弃她。

    还有子俞,为什么又想起了子俞?明明很恨子俞,却又不知该恨他什么,子俞替她杀了晴然,想让她好好的,子俞一直都很温暖,暖到离开了他甚至......会有些怀念。

    然而这一切,都建立在他与叶青林的阴谋,所以她不该再去想谁对谁的情,谁对谁的怨,可她的心一直在痛,痛的骗不了自己。

    既然如此,那剜出来看看,好好看清楚,她的心里究竟有什么,为什么会这么痛这么苦!

    她起身,找了把匕首,再回榻躺好,双手握紧,尖尖的双匕对准自己的心口,想着,应该是不会痛的吧,心已经很痛了,还能有什么能心伤更痛的。

    闭双眼,用力扎了进去。

    ......

    叶青林独自坐在前院书房里发愣,他也不知道自己愣了多久。

    他深爱的吟儿骗了他,她说和子俞什么都没有,虽然他想不去相信子俞说的话,可在昨日,天玥跪在他面前,告诉他,花姐姐和子俞是夫妻,花姐姐在川口县时常沐浴到睡着,都是子俞抱榻去睡,还吃子俞的醋,她不过是求子俞教她写几个字,花姐姐生气了,还故意刁难她。

    叶青林对天玥的这些话已无太大感觉,因为她不过是在重复子俞说过的话而已,可下一刻,天玥又道花泣夜里去川口驿站私会明泫,两人举动亲密相谈甚欢,有明泫送给花泣的两个蜜饯锦盒为证。

    蜜饯锦盒,叶青林知道,吟儿有三个,其一个是他给的,另两个她说是巧遇明泫给的,原来,并非什么巧遇,而是私会!

    叶青林一怒之下,便让天玥住去了桃源阁,夜里过去,发现天玥穿襦裙居然和花泣十分相像,他太熟悉吟儿,若连他都觉得像,那便是像。

    这个天玥他知道,当初在清水亭的深山里抓来的,后来还赶走了她,不知怎的她又出现在吟儿身边,杜鉴说天玥很忠心,他才没有追究,而那时,怎么看也不过是眉眼有些相似而已,可如今看去,这天玥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居然和吟儿如出一辙。

    是他的错觉吗?

    不是,天玥是活生生的,是真的像她。

    他让天玥站到他跟前,他想仔细看看她,不知怎的,越看心底越痛,居然叹出气来,天玥居然懂得察言观色,当即跪在地,数着吟儿和子俞的琐事,大约以为,这样他不会继续对吟儿存情。

    叶青林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对了,天玥不是吟儿,哪怕天玥如何细致的去学吟儿的神态动作,天玥终究不是吟儿。

    因为吟儿不会如此对一个人落井下石。

    所以天玥在桃源阁跪到天亮,下人都以为天玥已经成了玥夫人。

    她知道么?会疼痛么?

    应该不会的吧,子俞说她心里有他,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子俞成功了,他的这个好弟弟,用时间和温情融化了她。

    兴许是自己太霸道,一回来抓她成亲,也没问过她愿不愿意。

    或许是她真的不知道她已经爱了子俞。

    不论如何,这一切已成事实,击溃了他的自傲,击的他不知所措。

    唯一令他欣慰的,是他母亲臻夫人还活着,那便和自己的娘亲相依为命吧。

    房门被推开,刚刚还在脑子里欣慰的娘亲急急奔了进来,抓住他的手往外拖。

    他的娘亲没法说话,只能拖着他走,可这力度也太大了些,拖的他手臂都痛。

    七岁开始便没有了娘亲,如今他已二十四,十七年了,明日是度岁,那是整整十八年,到现在,他才当回了那个有娘亲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