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枯心无魂
    叶闰卿自始至终都不关心,他的原配夫人在北街小院里是死是活。

    臻夫人已彻底失势,回宣阳侯府永无可能,一晃五年,这中间,在府里受宠的臻柔儿彻底忘记了在北街小院子里的臻夫人,直到某日子俞跑去和她道,他方才和大哥去了一处院子玩耍,那里有个女人很喜欢他,臻柔儿顿时才想起了臻夫人,觉得不能留下她,不然日后子俞长大了,会知道他是那个女人所生。

    熬了一碗糖水,让子俞给臻夫人送去,还教了子俞要说是厨房里拿的,臻夫人看自己的小儿子这么懂事,想都没想就喝下了那碗糖水,子俞走后不久,臻夫人便昏倒在地上,这一幕被楼上的叶青林看的一清二楚。

    叶青林想下去找人来救他的娘亲,还未等他下楼,院门外就冲进来几个府里的家丁,拖走了臻夫人,叶青林捂着嘴,吓哭在楼上,一声都不敢出。

    被抬出城外的臻夫人意外没有死去,毒药加在糖水里稀释了药力,让她捡回了一条命,却因此烧坏喉咙毒哑了嗓子,臻柔儿叹了口气,想着既然天意如此,那便让她继续活着,将她藏起来自生自灭,或许将来,叶青林长大懂起事来找自己寻仇,也能有个筹码,但这也是个不能轻易放出来的筹码,因为一旦为了对付叶青林而将臻夫人摆出台面,子俞便会知道那是他的亲生母亲,她的后半辈子便没有了着落,可这些谋划到后来都已经无济于事,从叶青林在帝都将花泣带回来那一刻,臻柔儿便知道,她的姐姐臻雪儿肯定被放出来了,以至于,等叶青林对她动手,她也只剩下认命,没有能力再挣扎。

    而依然活着的臻夫人,这一囚禁,就被她的妹妹臻柔儿关了近二十年,不见天日,年仅四十有余的臻夫人全白了头,苍老的如同六七十岁老婆婆。

    叶青林一直以为,他的母亲已经被臻柔儿害死了。

    因为当年,臻柔儿像模像样的给臻夫人修了个假坟,叶青林就被骗至今日。

    那数年在北街小院子里和他母亲相依为命的日子,臻夫人告诉了他一些事,子俞是他的亲弟弟,要保护好他唯一的弟弟,若是将来臻柔儿对他不好,就去桃源村,找秦老头的孙子,那是臻柔儿的私生子,把她儿子弄来宁阳城,只要叶闰卿还活着,臻柔儿就有把柄,族里也容不下她。

    叶青林记住了他母亲臻夫人的话,趁着秦书玉前来贡院参加乡试,恰巧遇秦书玉被子俞顶名落榜,成功收拢了他,只待将来某一日把秦书玉用到臻柔儿身上去。

    然而对于子俞,他有恨,却也没法违背臻夫人的意愿,去杀子俞。

    他甚至明明有能力反抗,也没有办法去拒绝臻柔儿为了子俞的状元,硬塞给他一个庄暮因。

    这个弟弟,让他恨,也让他无奈。

    所以他总是忧郁,总是叹气,总是喜欢去北街小院楼上的书房里,独自喝酒,独自忧愁。

    可是后来,他不知不觉,可以说完全是不小心的,爱上了与众不同的花泣,便无法再违心拿秦书玉当棋子,当初在帝都被薛堇无以宝儿相要挟,他不忍将秦书玉推出来,九死一生夜探皇宫那回,更是为了隐瞒秦书玉的身世,干脆当场杀死了薛堇无,也不管将来被秦书玉和吟儿知道薛堇无的身份后,会不会怨他,那时候,他只想要一直隐瞒下去。

    直到子俞说出他和花泣有夫妻之实,这令所有人都明白,他一怒之下,才将秦书玉推上了万劫不复之地

    “娘亲,您受苦了!”叶青林哭红了双眼。

    他只有幼时的记忆,连在帝都臻柔儿的宅子里将臻夫人救出来,再回来安置到北街小院,他一直都没能认出来。

    而他的娘亲臻夫人却在第一眼见到叶青林,就认出了他,虽然在帝都还尚不能确定,但回到了北街的那处小院,连当时的花泣都能感觉到,这个婆婆如同回了自己家那般的熟门熟路。

    臻夫人当时不敢出来相认,以为臻柔儿还当着宣阳侯府的家,直到亲眼看见她的两个儿子相互厮杀

    “扑通”一声,是子俞,跪在了地上,朝着臻夫人连连磕头,头上很快磕出血,瞌完一声不吭立马起身,速度极快的跑出了正院,消失在夜里。

    臻夫人想追出去,看向叶青林,大约想问他要怎么办才好?

    “娘亲且安心,他只是一时之间接受不了,他会回来的!”叶青林两手扶着臻夫人的肩膀,安慰道。

    虽然是这般安慰着他的娘亲,但在他心里,永远都不可能和这个亲弟弟走到一条路上。

    他们的账,其实并没有算完,也算不完,只是被突然出现的臻夫人给打断了而已,来日兄弟两人之间,依然不会视对方为亲人。

    不仅仅是幼时的旧事,还有子俞这些年对他所做的一切,对花泣所做的一切

    花泣醒来的时候,睁眼看到的是臻夫人,床榻前便再没有其他人。

    她被眼前的臻夫人吓了一跳。

    因为臻夫人一身华贵锦衣站在她的床榻前,眼里既是欣喜也有心疼的看着她。

    到了这时候,她才知道这白发婆婆是她夫君的娘亲,也才知道叶青林为什么如此的恨子俞。

    叶青林没有来看她一眼。

    花泣明白,他可能不会再回来正院了。

    他介意子俞和他说的那番话,介意她和子俞的一夜之情。

    而她只有死去一样的心,因为子俞骗了她,害苦了她,当年初认识子俞,她怀疑过,后又被子俞的好折服,转而不忍心去质疑。

    最心疼的是那个秦书玉啊!花泣心底滴滴嗒嗒流着血,她的亲哥哥,虽然没有血脉相连,却是比亲哥还要亲,自小都疼她爱护她,想那年,他已临近乡试,连书都不去温习,还要跑去桃林掏蜂窝,煮出蜂蜜,拿去宁阳城买了十五个铜子,给她买了双布鞋,因为那时候,她脚长大了,原先的旧布鞋已经不合穿,整天光着脚。

    叶青林从一开始就是抱着目的接近的秦书玉,如今还将秦书玉逼上了绝路,这就是她一直深爱的夫君做出来的事!

    那年来宁阳城住了半年之久后,才找到秦书玉,她怀疑过叶青林,曾提醒秦书玉,一个堂堂侯府公子,需要什么样的能人为他卖命都有,为什么会看上秦书玉这等毫不起眼的毛头小子,而秦书玉当时果断的说服了她,道他一介草民身无长物,侯府公子不需要挖坑给他跳,她也找不到话来辩驳,因为那时候在她的心里,其实也不愿去相信叶青林是个人人传颂的恶人。

    或许那时候就已经喜欢上了他。

    如今真相大白,便是她的心死去的时候。

    她以为自己很聪明,能耍些自以为很高明的伎俩,能用她的舌灿莲花将歪理变成正理,她以为她有敏锐的机智,然而此刻方才明白,不是她有多能耐,而是别人在看着她演戏,她的戏,还是别人耍出来的,将她耍的无知无觉,那才是真正的能耐。

    就算子俞再好,她也不会继续和子俞成为无话不说的挚友,哪怕她知道子俞为了她去杀了晴然,才暴露在叶青林的眼前。

    就算叶青林不介意她和子俞的事,她也不会原谅叶青林,她当命一样疼的夫君,拿她哥秦书玉当棋子,谁知道他对自己从一开始是不是真情呢?

    还以为,子俞升了郡守了,她和叶青林成亲了,就能和和美美的过完这一辈子,到头来也不过是她想的太美好,天意弄人,她母亲挽茹的长眠之地还是没有找到,也不知上辈子得罪了谁,让她这辈子都没平静过,甚至是不想让她活下去。

    她一整日都不说一句话,只是将疼痛闷在心里,无论臻夫人如何焦急如何关心也无济于事。

    独自一人如同木头那般,无魂无魄的游走,不知道要做什么,要去哪,总之脑子没有去控制过她的脚。

    一晃神,居然来到关着流云的小院,比起子俞和叶青林,流云隐瞒她的这点事,又算得了什么?

    让婢子打开了流云房门的大锁,无声的走了进去,流云数日来一直面无表情的脸才显出些许意外。

    花泣坐到流云身旁,没有说话,将头靠向流云的肩膀,许久许久,都不说一句话。

    “吟儿来看我,是知道我快死了么?”流云轻声说话,没有半点情绪,她所有的情绪早已耗光。

    “我也快了!”花泣淡淡的一声。

    “你要好好活着,宝儿还没回来。”

    “拿什么活着?”

    “大公子其实对你很好,你知道,若是对你没有情,你哥早就上了绝路,不会等到今日。”流云身为旁观者,大约看的明白许多。

    但这也无法解去花泣的痛恨。

    “他从昨日到现在没回过房,我也不想见他!”花泣闭上了眼,因为她觉得她会哭出来,而这眼泪似乎很不值得。

    “二公子其实对你也很好,他和叶闰卿联合起来骗你,不过是希望你能在他身边,为了你,宁愿冒着被发现的危险,替你杀死了晴然。”流云继续说道。

    花泣心底悲戚的笑出了声,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这些丑事,连流云这个一直关在房里的人,都知道了,大约是全府上下都传开了吧。

    流云说的其实不是没有道理,但她也无法接受被骗以后还要学着去原谅。

    “二公子对你是真心的,其实我很羡慕你,当初,大公子和二公子暗中较劲,你的出现是他们的意料之外,却让大公子喜欢上了你,那时,二公子不过是想知道大公子在北街小院里的举动,让我爹来福插个婢子去那里,我好不容易和杜鉴打好关系,让杜鉴相信我,由他去向大公子请示,这样不会引人起疑心,我费尽心思才住进去小院,可你却因为大公子和庄暮因的婚事,一个人回了桃源村,你不在,我便没有理由在那呆下去,二公子让我爹找个由头,叫我继续留在那里,我没办法了才跟了你哥。”流云自顾说着,大约是她知道自己快要死了,说什么都没有什么忌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