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来啊 互相伤害
    叶青林冷笑一声,他竟然这么在意吟儿!为了吟儿,不惜暴露了他自己!

    “你以为你这么说,我会相信么?说说吧,你为何要与父亲一起诓骗吟儿抛夫弃子,就不怕她知道你骗她而恨你么?”叶青林面色即刻又恢复了冰冷,既然为了吟儿不惜暴露他自己,那欺骗了吟儿总无可抵赖。

    子俞抬起头望向黑夜,那眼里的忧伤无处散去。

    往事历历,却并不久远,不过就在这些年,似是云烟,又是浓雾,抓不住,驱不散,那些日日夜夜,他也茫然过,做的这一切是真的爱吟儿,还是纯粹的只想给他的大哥添堵

    平元四十九年四月十五,子俞没有高中状元,而是中了进士探花,侯府三元及第梦灭,叶闰卿当日便倒在了床榻之上。

    子俞伺候在叶闰卿的病榻前,安慰叶闰卿,他的探花也是天子门生,同样有官身,叶府不会轮落为庶人,而叶闰卿当时却道他未经世事,不懂仕途艰难,就是封个县令,至猴年马月也难爬上来,对子俞那单纯的想法非常忧心,也完全不敢指望他有将来。

    子俞安慰叶闰卿到很晚,到最后,才说出想找个谋士在身边扶助他,叶闰卿当即眼神一亮,看来子俞这孩子不止是单纯,也懂得为自己谋划,便道同意让府里拿银子去请老夫子,然而子俞并不要老夫子,而是向叶闰卿说起了花泣,将花泣描绘成一个极富机智谋略的女子,要她在身边助他一臂之力,叶闰卿听后连连点头,只是有些为难花泣是叶青林侍妾的身份,当时的叶闰卿虽然有心助子俞,却苦于找不到合适的由头,恰巧花泣来跟前伺候,问起了她的父亲花长亭,最后叶闰卿以花泣母亲安葬之地作条件,完美联合子俞演了那一出戏!

    子俞要的不是谋士,只是想要花泣留在他的身边,是他骗了叶闰卿,也同样骗了所有人,连他母亲臻氏,都不知情。

    他想用漫长的岁月融化她,可事情出乎了他的意料,明泫插了进来,无奈之下,三个人第一次在风满楼吃饭的那回,子俞在花泣的酒里下了碧春散,花泣那时喝了酒在饭桌上就显得异常兴奋,甚至还觉得那时的明泫长得特别好看,夜里回到县衙,花泣迷迷糊糊的将子俞当成了叶青林,从此两人便有了夫妻之实。

    这件事,他不会对任何人说起,他会隐瞒生生世世。

    令子俞没想到的是,花泣去了川口县,居然真的一直尽心在辅佐他,而且非常成功,以至于连他自己都想拖慢步伐。

    他故意对清水亭大火烧死村民的事拿出来与县丞和主簿商量上奏,实则一个县令何时需要得到属下的允许才能上奏?不过是想让花泣阻拦他,果然花泣以各种理由极力阻止了他,他也勉为其难的,按照花泣的意思“为百姓留下一个好官”!

    他知道这件事是一个隐患,早晚会被掀出来,这正是他所需要的。

    想要调离川口县,是从流云去了两川口开始的。

    四十九年的年底大动干戈,将城里各处营业之所全年的赋税收了上来,搅得鸡飞狗跳,他想让那些财主背后的主子弹劾他,让他没那么快升官,最好是贬官,贬到另一个地方。

    来福是他的人,流云自然也必须听命于他,花泣带着流云去两川口找秦书玉,无意中在山腹之中发现空洞,流云暗中告诉了子俞,子俞知道事关重大,若是被发现,他这一县之令便不是贬官这么简单,叶青林和明泫在两川口的工事,是能抄家灭族的大罪,他只有火速调离川口县,将来若被揭发,或许还能以不明情况为由,搪塞过去,能减轻罪责也说不定,若是继续呆在川口县,他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他配合花泣做各种贴金的事,成功调离了川口县。

    然而回来之后,由于他母亲臻氏的阻力,他没能将花泣娶进自己的后宅,只能让她住到小烟山离草苑。

    那日他的母亲臻氏带着人尾随而去,欲对花泣不利,子俞突然大变心性,不是被臻氏给逼出来的,而是他看见了外面隐藏在暗处,观察他和花泣的叶青林,才果断的不惜顶撞臻氏,让叶青林看见花泣在心疼他安慰他,想让叶青林死心。

    他知道他还是没能赢了叶青林,因为花泣总是将他推出门外,哪怕经历了这么多坎坷之中夹带丝丝线线的美好,也没能化开她的心,于是干脆就故意中了吴渊的圈套。

    他是通判,自古只由皇上亲封,通判和皇上之间,有一条特殊隐秘专用的渠道用以上奏,吴渊架空他的职权,他本可以暗中上奏朝廷禀明此事,而然他却任由吴渊架空,这样吟儿就会一直待在他的身旁,可他低估了吴渊,以为吴渊顶多不过使个绊子,结果被狠毒的吴渊下了狱。

    此事超出了他的预料,唯一担心的是花泣回到叶青林身边,果不其然,等他从郡守府的天牢里出来的时候,他深爱的吟儿果然站在叶青林身旁。

    “怕!”子俞转头看着冰冷的叶青林,不理会四周的围困,也缓步走到石阶,在叶青林身旁坐了下来。

    两人如同幼时那般,坐在石阶上,相互吵嘴埋怨对方。

    “所以你给吟儿下了毒,让她一整年饱受头疾痛苦!”

    “是!只有我能照顾她!”

    “药渣我验过了,只是寻常的方子,你将毒下在了哪里?”

    “烧糖块,有解毒的糖,有微毒的糖,轮换服用。”

    “可你还是没能留住吟儿,她心里没你!”

    “她有,只是她自己不知道。”

    “你凭什么这么断定?”

    “我与她早已有夫妻之实!”

    子俞话音刚落,围在一旁的护卫身后,花泣透过一丝缝隙看着他们,看着子俞,满脸泪痕站在那里,不愿意相信,子俞会说出那夜的事来!

    “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你,去怀疑我夫人?”叶青林语气显然不够坚定。

    “我不会向你解释什么,愿不愿意相信,是你的事!”子俞的眼里,没有讥讽,看不见得意,只有浓重的忧伤,和一抹悲从心来无法掩饰的苦笑。

    叶青林闭上了双眼,几息之后才睁开,两手拳头握紧,喊道:“杜鉴!”

    杜鉴从房顶上跳下来,对着叶青林拱手。

    “叫秦书玉将臻氏带出去外头杀了!”

    杜鉴领命去找一直消沉的秦书玉,他正在自己房里喝酒,听了杜鉴传叶青林的吩咐,默不作声的领着人去了关着臻氏的荒院,从后门出了府。

    子俞霍然起身,对着围墙上的黑影挥手,想让他们去阻止。

    “不用费心思了,你离草苑里养的不过五十死士,还不够站满这前院围墙,外头就是我的人马,跳下去也是死!”叶青林缓缓道了声。

    子俞的离草苑,那众多的家丁不是看家护院,而是子俞养了多年的死士,个个武艺高强,本不止五十余人,还有一年前派去帝都,夜里跟到城外刺杀叶青林的那十余人,全队被叶青林所杀。

    “城里的官兵你也不用发信号了,路口已堵死!”叶青林又道。

    “你也出不了宁阳郡!”子俞咬着牙,他是郡守,各处郡界城关都是他的官兵。

    “你出不了南平国!”叶青林冷哼一声。

    似乎是陷入了一个死循环,谁也占不了便宜。

    “就因为我与吟儿有情,你就要杀我母亲,别忘了,她还是你的亲姨母!”子俞怒道。

    “不止是如此,臻柔儿早晚会死,只是我想让她尝尝我母亲当年的痛苦。”

    “你欺压了她这么多年,关了她这么久,这还不算痛苦?究竟还要如何才能放过她?”子俞话音已开始颤抖。

    “我说过要放过她么?她当年让我的母亲死在了亲儿子手里,所以今日,我也要让臻柔儿死在她亲儿子手里!”叶青林也站了起来,沉声道。

    听似低沉的声音,却让一旁的众人都齐齐惊愕,杜鉴愣住的霎那回神过来,不声不响的退出了人群,似乎谁也没有去注意,宥文和峻山也不见了。

    “你在说什么?”子俞惊诧。

    “你不是臻柔儿的亲儿子,当年被你一碗汤药毒死的那个才是你的亲生母亲!这就是我这么多年不杀你的理由,我要你这辈子都活在痛苦里!”叶青林这番话更是如同一记闷棍,当头敲向子俞。

    他们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

    他们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

    叶青林无法对自己的亲弟弟下杀手,一直隐忍至今,那是他已经过世的母亲留给他唯一的亲弟弟。

    子俞后退了一步,难以置信的拼命摇头。

    让他如何敢相信?五岁那年,他的“母亲”臻柔儿对他说,那个住在北街小院里的夫人会阻碍他的前途,日后在府里没有他的立足之地,小小年纪不懂分辨是非,只知道臻柔儿是他的母亲,母亲说谁不好,谁便不好,端着臻柔儿给他的汤药,去北街小院子里,用他的天真无辜的眼神,骗臻夫人喝下了药。

    臻夫人名唤臻雪儿,是他们的亲生母亲,而臻柔儿是臻雪儿的亲妹妹。

    “你在说,我母亲秦书玉”子俞心中泛起苦涩,眼泪涌上来。

    一边的几个护卫突然一阵慌乱,转身挤到一堆,有人大喊:“大公子,夫人晕倒了!”

    叶青林和子俞同时冲了过去,见花泣倒在了地上,同时伸出了手,想去抱她起来,却不想,不知又从哪里伸来一只苍老的手,给他们两人脸上一人打去了一个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