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为了吟儿
    秦书玉深深闭了眼,许久才睁开,他知道,流云不可能回来了。

    叶青林面色阴沉,不声不响扶了花泣离开。

    宥呆坐在石阶,峻山只是愣着。

    谁也想不到,流云竟然是叶府前管家来福的女儿,若不是秦书玉去问,大约流云到死都不会说出来。

    花泣对来福没有多大的恨意,因为交集不多,她只是无法接受她一直真心对待的嫂子流云,从来没有拿真心对待过她。

    只有叶青林和秦书玉这几个人,知道这里面隐藏了太多东西。

    接下来会被严刑审问,最后还是逃不了。

    所以,流云不可能活下去。

    “夫君,她拿我当过亲人么?”花泣躺回了床榻,泪从眼角落入耳鬓,流云不仅是她的大嫂,也是她刚住到北街小院那时,如同姐妹那般交心的闺蜜。

    “别想了,人心隔着肚皮,只要自己问心无愧便好。”叶青林知道她难受,只能尽力安抚。

    “我哥怎么办?小玉怎么办?”

    “既然流云是来福的女儿,自然也不会拿真心对待秦书玉,你哥也无须去为这样的女子伤心,至于小玉,我会找婆子带他,吟儿不用担心。”

    “北街小院子那个白发老婆婆喊过来吧,让她来照顾小玉,她是个心地很好的婆婆,我被臻氏关在帝都那些日子,几乎绝望,都是这个婆婆陪着我才撑了过来。”小玉也是花泣的心头肉,怕婢子带不好,想着找个年纪大些的婆子来带,好歹也能更懂怎么照顾幼儿。

    “嗯,一会儿便差人过去接来,吟儿快睡吧,这些事你不要去操心了,安心歇息,养好身子,有你夫君我,且安心。”叶青林替她掖好被子,看着她闭眼睛睡去,才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门。

    杜鉴等在院子里,今日叶青林感觉城里似乎有什么在蠢蠢欲动,便让他在城里无声无息的查探,看他那神情,必定是查到了什么。

    “大公子!”杜鉴已经侯了许久,见叶青林出来,连忙前拱手。

    “可有查到什么?”叶青林声音很低,怕吵到屋里的花泣。

    “有,城里多了许多生面孔,跟踪了几个,似乎都很警惕,不结队,都分散在城里,看那身手,不是一般人。”

    “给我盯着,有动作立刻秘密抓起来。”

    “是!”杜鉴说完转身,想立刻去安排。

    “回来。”叶青林轻喊。

    “大公子请吩咐。”

    “你安排人审问流云,务必问出来福背后的人,秦书玉......看着他点,别让他乱来,还有,给明泫去四百里加急,问我儿子什么时候送回来!”他在担心的事情很多,担心秦书玉会一时冲昏头脑,将流云放走,担心自己儿子不知何时才能从帝都回来。

    “是!”

    “还有,给苏酥也去封信,问我儿子的情况和皇城的形势,不要走四百里加急,派专人去送。”

    叶青林和明泫打下皇城之后,苏酥便被叶青林留在了宫里,呆在明泫身边照顾宝儿。

    “遵命!”杜鉴领命出去。

    叶青林独自步出了院子,没有几日便过年了,算起来,和明泫约定的一个月已经过了一个多月,可明泫至今没有要送宝儿回来的消息,这让他很不舒服,总不能为了他明泫的皇位,一直将宝儿押在皇宫。

    吟儿今日没有问起宝儿,是因为府里最近的事情太多,她一时缓不过来而已,等她想起来,再问起,叶青林觉得,自己都不知道要如何去安抚她。

    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失去了他的控制!

    ......

    天玥在房里来回走动忙活,边和花泣道今日外头天气很好,日头很暖和,问花泣要不要起来出去晒一晒。

    躺的过久,花泣浑身酸痛,便起身穿衣,去了院子里,头晕晕沉沉,痛是没有这么明显,大约是睡的过久,反而精神不好,想着出来晒一晒也能好些。

    在院子里来回晃了几圈,甚是乏力,让天玥搬了张躺椅,打算晒到睡着,才刚坐下,抬眼瞬间便见晴然站在院门口。

    那个妖女,来这里做什么?

    花泣阴沉着脸盯着院外的晴然看。

    晴然也站在那里,也正面看着她,脸忽然闪过一丝冷笑。

    两个女人院里院外对看了几个瞬间之久,晴然一句话不说,转身走了,临走还拿侧脸的眼角剜了花泣一眼,那微微勾起的嘴角,花泣一样没落下的收进了眼里。

    一个如同下人的女人,在府里居然对主母是这幅嚣张的态度,若是没有什么阴谋,打死她也不信。

    花泣的手控制不住的抖了一下,这个妖女太可怕,听天玥说她在府里人缘还颇好,个个都称赞她知书达理,这才是花泣觉得恐惧的地方。

    若是有一日,妖女对她下手,大约府里没人会相信。

    在自己家里被一个外人眼神吓的心神不安,听起来很荒唐,但却是事实,所以哪怕说出去也没有人会信,她害怕失去叶青林,从来没有过如此这般的恐惧感。

    她想过杀了那妖女,但叶青林会怪她!

    叶青林说过要保那妖女的命!

    头痛又袭来,一下一下的抽痛,很快痛的连坐都坐不稳,直接从躺椅跌落地,天玥听见动静急忙跑过来,大声喊人。

    花泣晕了过去,连她被婢子抬进房里都无知觉。

    等她睁开眼睛之时,看清站在她床榻前的人,吓的她立刻不顾头痛弹了起来。

    是子俞,他在她的房内,站在她的榻前,手里端着药碗。

    大约是病的眼都花了,子俞怎可能会在她的房内?

    花泣用力闭眼,使劲晃了晃晕晕沉沉的头,再睁开看去,依然是子俞!

    “吟儿醒了?来喝药了!”是子俞的声音,绝对不会听错。

    “子俞,你快走,你来这里做什么!”花泣顿时慌张起来,这要是让叶青林看见,还不得杀了子俞。

    “我来喂你喝药,坐好。”子俞没有走,而是坐到了床榻边。

    花泣伸长脖子探头出去看,房门关着,大约是没人知道子俞进来。

    急忙喝完了子俞端过来的汤药,尚含在喉咙里,便忙顾着将子俞往外推。

    因为喝的太急,哽到了喉咙,呛了几口,便哑着嗓子低声道:“子俞,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快走,我没事,真的。”

    “吟儿不用担心,是大哥派人请我过来的。”子俞温柔的笑笑。

    “你说什么?”花泣被吓的瞪大双眼。

    叶青林喊子俞来的?

    “嗯,不然,我不会过来给吟儿增添困扰。”那声音依然柔和温暖。

    “子俞......”花泣顿时哭了出来,眼泪没法收住。

    “吟儿莫哭,怎么了?你若有难处,可以和我说。”

    “子俞,我害怕,那个妖女晴然......”她觉得,这个妖女的事情,没有人能说,只能对子俞说,子俞和那妖女没有交集,大约不会被假象所迷惑。

    还有,子俞一贯喜欢听她说话,且愿意无条件相信她。

    心底的苦楚总要往外倒一倒,不然她会觉得自己没法撑下去。

    以前她在子俞身边,含着苦楚,还有个叶青林是她的期盼。

    如今在叶青林身边,这苦楚,居然只能找子俞倾诉。

    所以她知道,也更加确定,她爱的是叶青林,她害怕失去他,才会失了方寸,而子俞是她无须防备的知心好友。

    “吟儿是说,那个晴然对你示威?可是那个女子做下了什么?”子俞听后神色立马收紧。

    “是因为那个妖女什么也不做,能迷惑所有人,子俞,我好害怕,她善于玩弄心计,真等她下手,可能我会在这个世消失。”花泣压着心底的恐惧和悲凉,愣是不敢哭出声,怕被门外哪个人听见。

    子俞没有说话,似是在沉思,片刻之后,才凑近伸手拍拍花泣的后背:“吟儿莫怕,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来,吃一块糖。”

    门开了,花泣立刻将子俞的手推开。

    叶青林走了进来,面无表情,子俞这才起身,离床榻远一些。

    日间花泣在院子里晕了过去,婢子火速去禀报了叶青林,郎也匆匆忙忙赶来施针,可花泣却一直不曾苏醒,叶青林心急如焚,遣了人去将一直颓废消沉的秦书玉揪过来,问他以前是如何治疗的,秦书玉才道吟儿以前喝过子俞的汤药,似乎有好转。

    叶青林心疼昏迷不醒的花泣,纠结了许久,无奈才决定让人去请子俞过来。

    虽然心底极不舒服,却是没有办法,吟儿的命要紧,那些恩恩怨怨,只能先放到一边。

    为了他的吟儿,他连子俞都能忍下来。

    花泣不知所措,只知道自己要起身下地去和叶青林解释些什么,这一动,才发觉自己头痛当真消失了。

    果然子俞的药才是对症的。

    头不痛步态很稳健,花泣来到叶青林跟前,抬手去握叶青林的手,睁着无辜大眼:“夫君,我......”

    “头还痛么?”叶青林知道她很惶恐,打断了她。

    “不痛,夫君,我......我不知道......”花泣边说边回头看了子俞一眼,意思是想和叶青林解释,她自己也不知道子俞为什么会在房里。

    “那便好,去外头找小玉玩一下,我和二弟说会儿话,乖!”叶青林的微笑很温和,依然如无事发生那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