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孽债孽还
    花泣直到今日顺利拿到锦囊,才将事情向叶青林和盘托出。

    叶青林的反应,并非如花泣想象的那样,会怒砸贵重,他皱眉看了锦囊内的纸条许久,目光凛凛的拉过花泣,点着她的额头道:“那年你刚入府,我交代你什么来着?不要相信任何人,不要与任何人交往,你看似听进去了,却还是着了人的道,自己看看,这纸写的什么东西?”

    花泣狐疑的接过了纸,翻来覆去仔细看了数遍,还是只有之前看到的那句话:绿水河畔暗长眠。

    这是指她母亲挽茹的长眠之地啊?

    有哪里不对?

    叶青林见她不说话,气得想戳破她脑门:“绿水河畔在哪里,你听过?”

    花泣顿时蒙了!

    对啊!哪里有什么绿水河畔?听都没听说过,这不是等于什么都没给她么?

    叶闰卿忽悠了她!

    叶青林的确反复交代过她,在府里不要相信任何人,可她却相信了叶闰卿!

    折磨了她这段岁月,换来的是不明所以的锦囊。

    急火来,花泣晕了下去。

    秦书玉跑了进来,一个大男人硬是含着泪给她掐人,将她给掐醒,他对于这个妹妹突然去到子俞身边,宁可自己服毒在子俞后宅争宠也不回叶青林身边,为的是这个,曾经还想拍这妹妹几巴掌,如今只剩下心疼,和眼里没法忍住的泪,花长亭去了,他们相依为命,却没有照顾好她,让她独自掉进别人的陷阱里。

    叶青林却早已有心里准备,他猜到了七八成,吟儿是着了人的道,可却无法从她那里问出来究竟是谁这么胆大包天,敢坑他的女人。

    如今得知是自己父亲叶闰卿,似乎他一点也不怪,他本对叶闰卿没什么父子情义,他只剩下恨,恨他父亲叶闰卿为了子俞,居然宁愿拆散他的家。

    暗自压着那股恨意,眼前最难受的是吟儿!

    “杜鉴!”叶青林冲门外大喊。

    杜鉴立刻出现。

    “给我封住所有府门,掘地三尺,将那送锦囊的人给我找出来!”叶青林眼里的恨意,令人生畏,一个搞不好可能杀人。

    叶青林的思路是对的,既然叶闰卿已死,锦囊解不开,那只有找送锦囊的人出来,或许还能从审出什么来。

    “哇......!”一旁玩耍的小玉,突然被叶青林冷厉的声音吓哭,那浑身的杀气,连孩子都能感觉出来。

    流云连忙过去捂住了小玉的嘴,秦书玉见状,推着流云,让她赶紧带孩子回房去,别在这添乱。

    可流云还没踏出房门,被人叫住了。

    “嫂子,你等等!”是转醒过来一直呆愣在旁的花泣。

    流云停了下来,转身,似乎有些紧张,毕竟叶青林发起怒来,没人能招架的住。

    秦书玉却一直催着流云走,要玩要耍改日,今日这房内这般紧张的气氛不适宜孩子。

    花泣没有理会秦书玉,而是站了起来,来到流云面前,看了她几息之久,才哽咽着艰难的缓缓开口道:“是你!”

    叶青林目光飞射过来。

    秦书玉不明所以。

    小玉却从流云怀里滑落下地,一溜烟跑到花泣脚下,又抱紧了她的腿。

    “是你,你是那保管锦囊的‘稳妥’之人!”花泣说着泪已落下。

    这是她大嫂,是她哥哥秦书玉的亲媳妇,然而流云却伙同叶闰卿,坑骗的她抛夫弃子骨肉分离。

    这是她被秦书玉掐醒之后才反应过来的。

    夜里捡起锦囊她冲出了院子,四处都没人,然而此时不应该出现的小玉却出现了,小玉说娘亲不让他说话,当时还觉得孩子说话没逻辑,压根没多想,花泣在外头转着圈的找人,而流云带着小玉在树下阴暗处,连小玉都看见了她要冲过来和她亲热,流云为什么不出来和她打声招呼?

    所以,流云是那个前来送锦囊的人!

    可她不愿意接受,若流云是那个人,叶青林对一个害他妻离子散的人,必定不会手软,那她哥哥秦书玉怎么办?

    所以她一说话哭了出来!

    她不能不指出流云来,因为她忍辱负重这么久,为的是要找到她的母亲。

    谁能理解一个自小没有见过母亲一面,连坟都没有的,那种迫切盼望母亲的感受?

    谁能理解花长亭的含恨而终?

    谁能理解她梦里反复出现的花长亭,那孤独站在一片鲜红花海里悲叹的影子?

    似乎没有人。

    那些没了母亲的人,起码还有坟。

    “吟儿!你在说什么?怎会是你嫂子,她若是有锦囊,如何会到现在才给你!”果然,秦书玉不愿意相信。

    “哥!你醒醒,我没胡说,你自己问她!”花泣只觉得自己心口连透气都觉痛。

    叶闰卿,这是害了她,还要害她哥秦书玉,到底什么怨什么仇!

    为了当年和她父亲花长亭那些旧事,如今害得她和她哥都要生不如死么?

    “流云!我不和你计较你瞒了我这么久!你告诉我,绿水河畔到底在哪里!”花泣近乎哀求。

    “我不知道!”流云颤着嗓子,显然也很难过。

    秦书玉听见流云自己承认,怔在那里,他始终不敢相信。

    “那你告诉我,叶闰卿都交代过你什么?原原本本的说出来!”

    “什么都没说,只道等二公子升了郡守给你送去!”

    花泣欲跌落在地,被叶青林给扶了起来,抱她去床榻坐着,转身冷冷的喊道:“杜鉴,把流云带下去,看好她,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放她出来!”

    杜鉴犹豫着,看了一旁默不作声的秦书玉一眼,见他没什么反应,便带着流云走了!

    花泣再不说话,泪流了一夜,哭到双眼浮肿,任叶青林如何安抚都抚不住。

    第二日叶青林便带着人出城去了叶闰卿的坟头,围着那座山转悠,想看看附近有没有溪流,却无功而返。

    没能找到“绿水河畔”,叶青林却在回城之时,觉察到城内不一样的气息,是什么东西在影响着这座城,使他有微微的紧迫感,他不知道。

    只是多年来闯荡的直觉!

    便让杜鉴领着人散开隐蔽排查,看看城里最近有出现什么异常。

    回府已经是夜里,花泣依然躺在榻,没过久前才刚由郎来施过针,好好的人,因为府里发生这一连串的事,让她的头疾加重,已经没有办法如常人那般吃喝玩乐,只能躺着,显得非常虚弱。

    “吟儿,头还痛么?”叶青林顾不用饭,来到床榻前,轻声喊她。

    “嗯,有点。”花泣面色很苍白,大约是痛的难受,她却只是道“有点”。

    “秦书玉熬的药依旧不管用么?”叶青林叹气,他知道连郎都束手无策,只能等发作那时施针缓解。

    “以前......嗯,吃过有好些,只是回府之后似乎效果不大。”花泣本想说,以前大多数时候都是子俞在熬药。

    “秦书玉呢?也不见个人影!”叶青林眉头皱起。

    秦书玉正在园子里的一处僻静之地,呆坐着,宥和峻山在一旁焦急转悠。

    昨夜流云被关了起来,秦书玉直到如今都没有闭过眼,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连他都觉得没脸去求吟儿放她出来。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是流云,为什么流云会是叶闰卿的人,他想去问流云,却不敢去,怕听见更让他难以接受的事,她是小玉的娘亲,是他的媳妇,如今却是害他妹妹吟儿的帮凶,且听看守的兄弟说,流云自昨夜被关在那里之后,至今都没有开口。

    流云没有拿他秦书玉当夫君,若有,不会什么都不说。

    秦书玉整个人前所未有的崩溃。

    “书玉,走,我们去找流云,问清楚,总不能这样去了结!”宥很担心这个兄弟,怕他这样下去坚持不了多久,人会枯萎。

    “对!问清楚总好过在这里胡思乱想,或许流云有不得已的苦衷!”峻山附和着。

    秦书玉摇摇头,又将头埋在膝盖,他不敢去,不敢问,不敢听。

    伸来了一只苍白的手,轻抚着他的头,他抬起来,看见一脸苍白的花泣。

    方才叶青林问她秦书玉在哪里,她才想起来一整日都不曾见到他,便起身和叶青林出来找,果然在这里将他们找到。

    “哥,走吧,去问问,若流云不是你命里的人,你又何苦折磨你自己,别忘了,你还有小玉要照顾。”花泣夜里一吹风,头痛便更明显,只站了一会儿,便又皱起了眉头。

    叶青林给她带披风的帽子,这丫头执意要出来看看秦书玉,他也只好带着她出来。

    来到关着流云的房外,里头一片漆黑,门窗已被封死,只能隔着窗对里头说话。

    秦书玉心一阵揪痛。

    众人站在屋廊下,等着秦书玉开口。

    酝酿了许久,秦书玉终于张口了。

    “流云,是我!”

    里面没有声音。

    秦书玉回头看了众人一眼,又转头对里面道:“你能和我说说话么?”

    “你走吧,我配不你!”流云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平静的毫无波澜。

    “走?你让我去哪里?我的妻儿在这!”

    流云没有接话。

    “你为什么要听命于老侯爷,难道已经去世的人,你的夫君和儿子都重要么?”秦书玉凄凉的声音,任谁听见心底都会觉得沉重。

    “我没有办法!”流云感觉到了秦书玉的伤心,传出来的声音变的细小,且在哽咽。

    “你没有和我商量说没有办法,难道不拿我当夫君么?”语气多了些埋怨。

    “你能有什么办法,来福是我爹!他死在你们手里,你告诉我你能有什么办法!”流云突然歇斯底里大哭出来。

    宥突然一个颤栗!门外的人也都齐齐带着惊愕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