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六十一章 都是她的
    和叶青林重新成了一次亲,或许这么说也不对,他们本没成过亲,那年是被臻氏遣来的奴才从侯府后门抬入的府,不过是个不用做下人活的妾,连个名份都没有,算不得成亲,而这次才是真正的嫁给叶青林,做他的妻子。 ()

    按理说本应该欢喜,可花泣此刻突然想起了子俞,隐隐的有些不安,并且逐渐加强。

    自三日前回到宁阳城,子俞从郡守府被叶青林救出来后,她被秦书玉那几个合起伙来骗回了桃源村,糊里糊涂的过了三日,压根没想起子俞,如今方觉得,子俞好像突然从她身边消失了一般,也不知道他如今在哪里。

    大约是躲起来难过吧!

    她和叶青林突然走回了一起,子俞恐怕难以接受。

    在榻也不知坐了多久,坐到腰酸脖子痛,叶青林也还没有入房来,估计在外头喝酒喝的正欢,可能等他进来的时候,也是被抬进来的,如此还等他做什么,干脆蒙着盖头倒在床榻,这样感觉才舒服了些。

    折腾了这许久,人很乏力,困意袭来,睡了下去。

    被一阵瘙痒弄醒,睫毛忽闪了几下,睁开眼睛,叶青林坐在床榻前,用手指刮着她的鼻子,一直盖在脸的盖头早被他拿掉了,他居然没喝醉,还很是精神。

    “饿么?来吃点!”叶青林另一手里变出一叠点心。

    花泣爬起身来,确实是饿了,顾不说话狼吞虎咽吃起来,一叠点心全数吃光,才意犹未尽的抬头看叶青林,他一直笑着看她吃,似乎看的很享受。

    等她吃完,还不忘拿来了水,继续看着她喝。

    “夫君,我们又成亲了吗?”花泣糊里糊涂蒙了一整日,至今都感觉难以相信,她又嫁给叶青林一回。

    “嗯,又成亲了,以后你是叶府的当家主母!”叶青林笑的很温和,衬着喝酒后微红的脸,起平日的冷峻,让人觉得他其实也没有那么不易接近。

    “当家?我不当行不行?我......不是很会做这些。”当家那么费心费力的事,她压根不想整日光顾着打理府下,有那功夫多陪陪自己夫君多好。

    “当然不行,我的家你不当,谁来当?”叶青林给了她一个眼角。

    “也对,那......好吧,我试试,尽量......”眨眼间她又默默的投降了。

    “吃饱了?”

    “嗯!”

    “喝好了?”

    “嗯?”

    “那办正事吧!”

    “还要办什么事?大半夜的......”

    花泣话还没说完,被俯下身来的叶青林给压住,凑进她耳边细声道:“洞房!”

    “啊?老夫老妻还洞房?哈哈哈!”花泣被叶青林一本正经不容置疑的脸色给逗的大笑不止。

    “成亲的人哪有不洞房的?”

    “那,还要不要行些什么礼......”

    “完事再说,现如今没空!”叶青林用嘴堵住了她的唇,果真连说话的空闲都没有了。

    本是多年夫妻,还真是没有如今日这般,正儿八经的说洞房,想当初那头一回还是在北街小院被他......

    如今虽已不是初初的小姑娘,儿子都生了一个,却也没多少时候夫妻能团聚在一起,如今不免有些微微的激动,这是她深爱的夫君,宠爱她的夫君,他们“又”成亲了,他们可以无所顾忌的在众人的祝福下,黏在一起。

    她只想长在他身,再也不下来。

    被他嘴一撩.拨,不由自主双手环过他的脖颈。

    他嘴没停,手也一直忙活着,才一眨眼的功夫,衣裙居然被他解开了,她都还没怎么反应过来,胸前便直视无碍,女人特有的羞涩让她想要双手裹住,却早已被他拿开到边去,轻触她,过于轻柔,反而很痒,她不禁想笑出来,却被他的专注转而潜默投入。

    他的温柔抚动,让她的心跳快了起来,半眯着眼,两手在他背隔着衣袍抱着,腿一凉,才发觉内衬已尽数被他解褪,也不知他单手是如何做到的。

    而他却停了下来,直起身开始解他自己的衣袍,解的干净利落,她不小心看了一眼,那顶天立地的气势,似乎在藐视一切弱小,小脸顿时一片红云飞至,以前不敢看,如今也不过是不小心看了一眼,不自觉的紧张,赶紧闭她那一双大眼,任由他去忙碌刺探......

    院里值夜的婢子听见了屋里传出那类似“鬼哭狼嚎”的叫声,躲闪着眼神各自散开,面红耳赤,用夜里的昏暗掩饰起来,都假装没听见的样子。

    叶青林没有捂住她的嘴,这里是他的府里,何须捂住她?甚至更希望她放肆大喊出来,最好让整个府里的人都听见。

    她的流盼含情,时而娇柔轻声细吟,时而不顾一切放声大喊,都是她惊心动魄的美,让他瞬间无法自持的加快速度勇往直前,直面袭向她,攻击她,涌入她,最后贴着山壁停了下来,他被她心甘情愿的擒获,他只想生生世世沉沦在她的身。

    他躺在她的身边,怀里的娇人儿也在大口喘气,似乎除了呼吸,只剩眨一下眼皮的力气。

    她想要说话,却虚弱的发不出声音,她的娇弱经过方才那一番压迫,已经面临近崩溃的边缘,几乎要力竭晕过去,倒在他的怀里卷缩着,不想动,只想睡到天崩地裂。

    日头从窗外映进来的时候,她依然被一阵瘙痒弄醒,迷迷糊糊的,感觉身旁的叶青林不停的亲着她的脸,她动了动,想要推开换个睡姿,方觉全身无力,甚至是疼痛,可那一直在忙碌叶青林,见她醒了,一把将她抱到他的身,被窝里的那两具光洁,又粘在了一起,她觉得这样压着他,透气都透不过来,想要下来,却跑不掉,某处挺拔又抵住了她......

    等婢子三番四次将这对奋战了一夜又一早的两人喊起的时候,发现花泣走路的仪态甚是怪,以为她生病了,还很细致贴心的问夫人需不需要找郎,花泣脸飞速红起连忙摇头。

    叶青林却一点异样都看不出来,也不知他为何体力这么好,或许这便是男人和女人天生体质的差别,沐浴之后便到前院忙活去了,只道了声不需要去向臻氏敬茶。

    按道理,既然行大婚之礼,第二日是需要给婆婆端茶的,既然叶青林说不用,她自然乐得清闲。

    人闲了,心却很乱。

    她在府里佯装无事的走了一圈,没有看见子俞,问了婢子,才道二公子已在三日前搬出了叶府。

    难道是去了离草苑?子俞也那里还有一处别苑,她只能想到那个地方。

    子俞如今的尴尬境地,连她都替他心疼。

    若是觉得亏欠了一个人,会不自觉的心疼他,她觉得自己亏欠了子俞。

    她用感情当借口接近子俞,给了子俞希望,却又毫无预兆的转身离开,子俞应该是恨她的。

    从帝都被叶青林救回来,再被叶青林自作主张的大婚,虽然这是很幸福的事,也是她梦里盼望的,却感觉很不是时候,她因此被叶青林打乱了计划,而她本应该待在子俞的身边,直到子俞升郡守,直到她拿到锦囊。

    可如今,她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子俞,或许子俞已经不愿意再见她了。

    或许见了也不会再相信她。

    叶青林说会给子俞一个郡守,她觉得这是哄她开心的话,不是什么东西说给能给的,虽然她知道自己的夫君很能耐,却也不能这般去为难他。

    接下来要怎么办,她不知道。

    听婢子说叶青林在前院整顿府里的人手,花泣无聊便走过去凑了个热闹,一路来回穿梭的下人见了她,立刻恭敬在一旁躬身尊她夫人,她很欢喜,不是因为叶府的夫人身份尊贵,而是,她终于是叶青林的夫人。

    去到前院,没有入厅,只站在门旁听叶青林他们在说些什么。

    厅里人很多,秦书玉、杜鉴、宥他们都在,还有府里原来的老管事们,随后便听见叶青林宣布新的人手调整的命令。

    秦书玉成了叶府的总管家,还有两个老执事为副管家。

    花泣很欣慰,叶青林将整个叶府交给了秦书玉,怕秦书玉过于年轻阅历不足,还让两个老执事给秦书玉当副手,他这是在表示对她的宠爱。

    杜鉴是府里的护卫总教头,如今府里有五百余个护卫,也确实需要有人统领,杜鉴一直跟在叶青林身边,本是个头头,如今也不过是换了个名头而已。

    臻氏手里得用的人已被尽数遣散,那个毒妇近身用过的下人,想来连他们自己也没胆子继续留在叶府。

    连宥和峻山都有了差事,府里的内务交给了他们,日常采买,库房掌管,往来账目,全由他俩去经手,直接受秦书玉调遣,可见叶青林对他们的信任。

    连流云都带着儿子搬进来府里住了,秦书玉是总管家,府里有他的一处院子,而北街尽头的那个小院,让原先的煮饭婆子和收留来的白发婆婆守着。

    到了此刻,花泣才觉得,这所占地三百余亩的叶府,是她的家,她能掌控这里。

    叶青林是她的,整个叶府也是她的,全是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