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贼匪进村
    入了桃源阁,花泣却显得很不安,她知道自己必须呆在子俞身边,不能让子俞对她失去信任。

    可叶青林似乎不肯放她走。

    不,是他一定不会放她走!

    婢子进进出出忙着收拾桃源阁,这是叶青林打算让花泣长住,再也不用走了!

    叶青林从帝都一路回来这里,天亮赶路,天黑歇息,始终没有放开她的手,直到回来这里,她道自己想沐浴,他居然也道要一起沐浴。

    事情总要说出来,在路可以抛开一切,如今回了叶府,子俞在府里,她已经急促不安,不知道该如何对他说。

    “你在想什么?”叶青林发现她神色不宁。

    “我......夫君,我,你知道,我有事情没做,我......”花泣一阵心慌意乱,却很悲哀无奈的明白自己又要离开自己的夫君,去到子俞身边。

    “你在想子俞?”叶青林脸并没有怒气,只是寻常的温言。

    “夫君......对不起!”花泣眼里又湿润了。

    “傻丫头,又哭了,怎这么喜欢哭,如此美丽大而有神的眼睛,都被你哭坏了,你夫君我找谁去赔。”叶青林揽过她,又帮她擦泪。

    花泣不说话,依旧是哭,叶青林越是显得轻松,只能说明他心里越是疼痛。

    “听话,不哭了,子俞要的郡守,我给他,这样,你不能再抛下你夫君我了!”叶青林抚着花泣后背,轻声道。

    花泣原本哭的很伤心,猛一听这话,顿时连气都忘了喘。

    他在说什么?子俞要的郡守给他?他以为他是皇?

    他只是一介草民,还想着能呼风唤雨?

    花泣抬手摸了摸叶青林的额头,没有发热,说明他不是烧糊涂了胡说八道。

    可堂堂一方郡守,岂能说给给的?

    “来人!”叶青林朝门外喊了声。

    秦书玉进来,躬身在门口,叶青林转头说道:“给帝都去四百里加急,写......宁阳城郡守吴渊侵占叶府良田,贪赃枉法诬陷朝廷命官,谋害通判叶寒林。”

    秦书玉匆匆记了下来,记好了还没走,依然候在那里等着,叶青林见他还没走便问:“怎么还不走?”

    秦书玉抬头愣了愣:“大公子,这?没了?”

    “没了!”叶青林冲花泣笑了一笑。

    秦书玉这才连忙出去发信。

    “回来!”叶青林又将已经冲出去走远的秦书玉喊了回来。

    秦书玉匆匆跑回来,他知道这信的内容少了点什么,方才大公子还说没了,该是这会儿又想起来了。

    “将臻氏给本公子关起来,别让她死了,本公子大婚还需要高堂!”叶青林淡淡吩咐了一声。

    秦书玉蒙圈了一息之后,似乎才明白过来,立刻又跑了出去。

    高堂?大婚?

    “你又要娶谁?”花泣立刻瞪圆着大眼,怒发冲冠,她说带回来那个女人不简单,难道叶青林这么心急要娶了她?

    “娶一个女子,有什么怪的!”叶青林抬手戳着花泣的额头。

    “叶青林!你个浑蛋!你敢娶她试试?”花泣举起了拳头,本想敲下去,一想到他还有伤在身,犹豫着只好又放下。

    花泣气鼓鼓的夺门而出,没一会儿在门外探头进来,有些心虚,弱弱的问了声:“能不能......不娶?”

    “必须娶!”

    花泣觉得自己简直要原地爆炸,那个浑蛋,用硬的吼他没用,方才又软下来和他商量也不行,难道还要使出那一招来?

    “叶青林,浑蛋,你敢娶,我我我死给你看!”她知道,他怕她耍无赖,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秦书玉!你妹妹又疯了,架走,她在这本公子如何大婚!”叶青林居然不理会花泣要死要活,冲门外喊秦书玉,要将她弄走。

    她果真被秦书玉拖到园子里,扔她一个人在那。

    伤心的难以言说,从帝都回来的一路,她以为自己不必在意叶青林的后宅又多个女人,可此刻听见他说要娶,又心碎了一地,哭着大步从园子里出来,穿过了一道道的院子,直到出了府门,也没有见那浑蛋来寻她。

    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抬头四顾心茫然。

    无处可去,晃悠着来到了北街尽头的小院子,想着还是去看看流云和小玉吧。

    流云见到花泣喜极而泣,这么些时日,她也日日在打听花泣的消息,始终一点音讯也没有,如今可算是平安回来了。

    秦书玉至今都还在帮那浑蛋忙着处理各种杂务,也没顾得回来看自己的老婆孩子,花泣恨恨的在心底骂了几声。

    那个浑蛋,果真不出来找她啊?

    行尸走肉般的在院子里晃悠,有人前来拉她的手,花泣转头,是那个白发婆婆,和她被关在一起的老人家,从帝都救出来没地方可去,让她来了这小院子住着。

    “婆婆,我被人赶出来了!那个浑蛋,不要我了,呜呜呜!”花泣一把搂着白发婆婆哭开了。

    白发婆婆不会说话,只能不停的轻拍着花泣的后背,等花泣哭过一阵,才拉着她入了下人屋里,这是婆婆住的地方。

    婆婆将花泣摁在椅子,自己出去提来了热水,来来回回好几趟,装满了大浴桶,让花泣去沐浴。

    花泣心里顿生一股暖流,她没有母亲,这个婆婆如同她的母亲一般照顾自己,大约婆婆以前也是个下人,做这些琐事很是顺手,似乎对这个陌生的地方也能适应的如同在自己家一般,她决定以后一定要好好孝顺婆婆,要给她养老送终。

    躺在浴桶里,一边泡着,一边将叶青林骂了千百遍,骂累了还顺便打了个盹,直到被婆婆推醒喊她起来。

    才刚梳洗完毕,院门外进来几个人,花泣以为是叶青林来了,打算继续不理他,面子一定和他斗到底,决不能输了气势,不然日后还不得是被那浑蛋压的缩成一团?

    日后还怎么骑到他头去撒野?

    结果进来的根本不是叶青林,而是秦书玉领着宥和峻山,还有几个手下,花泣失落感顿时又撒满一地。

    秦书玉和老婆孩子匆匆说几句话,拖着花泣要走,花泣抱着柱子死都不动,想着肯定是叶青林派秦书玉来抓她回府,那个浑蛋,自己不来,让秦书玉来算完了?她才不会回去呢!

    “吟儿,别闹了,我送你回桃源村!”秦书玉从鼻孔里呼着气,拿眼角瞪着花泣,这死丫头,太不懂事了!

    “你说什么?送我回桃源村?”花泣的心彻底凉了,叶青林那浑蛋不是来找她回府,而是让秦书玉将她送远一些,这样才不会碍事?

    抱着柱子的双手松开了,木头一样任由秦书玉拖出了巷子,拖了马车,忽然又想存些侥幸,秦书玉一定是骗她的,一定是回叶府,结果马车悠悠的使出了宁阳城,果真朝桃源村方向行去。

    独自在马车里无声的哭了数遍,前头挥鞭赶车的秦书玉,和身后骑马跟随的宥峻山,以及一帮手下,却并不在意里里头哭哭停停的花泣,好像都是不熟的人,花泣在马车里有种被当成犯人押送的感觉。

    想当年,她和叶青林初识,不知不觉爱了他,结果他却娶了庄暮因,她独自一人回了桃源村,慢慢数着自己的累累伤痕,如今这一幕似乎又重演了!

    感觉才发愣了没多久,桃源村便到了,自从宝儿满月那次回来之后,她便再没有回来过,宥和峻山一直吹嘘着桃源村变的有多美,她始终是在脑里想象着有多美,直到她下了马车,才发觉宥和峻山没有吹牛,桃源村真的如同小城那般,整齐,干净,有序。

    刚入了村里唯一“幸存”的茅草屋,叔伯阿婶便涌了过来,里头还有抱着孩子的王秋芙和水灵,阿婆阿婶们拉着花泣的手问长问短,叔伯大爷们站在一旁呵呵笑着问寒问暖。

    这些左邻右舍,自小看着她长大,看着她成家,待她如亲人,情谊深厚,万年不改!

    幸好有这些邻里,花泣的心情又好了些,虽然人散去后失落又即刻浮现,好歹天一亮,阿婆阿婶们会来敲她的窗户喊她起床。

    秦书玉那几个也没有走,估计是叶青林让他们看住她。

    花泣瞪着秦书玉、宥、峻山,随时随地每人瞪几眼,一天要骂几百遍:叛徒!

    这样住了三日,第三日一早,天才刚蒙蒙亮,村外传来响动,吵醒了村里的人。

    因为动静太大,使得一直都很宁静的村子,如同一面镜湖被突然打碎搅动翻滚,被这动静吵醒的不是一户两户人家,而是全村人,村民一个个披着衣服睡眼朦胧的出了门口,朝外望去,顿时吓了一大跳。

    那村外的大路,一队人马正快速靠近,天色还未大亮,虽然看不清是什么人,但如此之多的人,闯进来村子,指不定是哪里的贼匪看着这个土豪村富裕,想来打劫。

    村民开始慌张。

    那队人马约莫数百人之多,来势汹汹,若是进了村子,踩都能将村子踩扁,恐怕不止是打劫这么简单,杀人都是顺手的事。

    村民吓的急急忙忙都躲进了自家屋里,关紧门窗,只敢透过缝隙往外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