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又耍性子
    杜鉴捉来了魏黔,据说这老东西被捉住的时候居然在爬宫墙想翻出去,爬了半天没爬去,被活捉了。

    杜鉴不敢私自处置,抓回来让叶青林定夺,叶青林不管,扔给了明泫,结果明泫只是淡淡一声:“魏黔死于乱兵之,厚葬!”

    魏黔一代藩王这么死了,连同他的儿子魏明德也死在了皇宫门外。

    被杀的时候还不能瞑目,大约魏黔怎么也想不到,明泫居然真的有天降神雷。

    明泫抱着宝儿去了金銮殿,要去安抚躲在那里瑟瑟发抖的百官,叶青林紧随其后,他是头一回踏入这金銮殿。

    一群朝廷大员之,庄柳奚见到明泫身后的叶青林,神情复杂,他对自己的眼光很自信,早看出叶青林并非凡夫俗子,一直极力巴结,今日果真出头了,可他又很悲观绝望,因为庄暮因那个不用的女儿没能入得了叶青林的眼,当真是老天不作美,好好的一个女婿,飞了。

    魏炎由秦书玉护送着殿,接过明泫手里的宝儿,百官才齐齐站出来跪下朝拜!

    连连山呼皇万岁,荣亲王千岁!

    只要有幼帝在手,不愁百官不服从,叶青林看眼前的阵势,彻底体谅了明泫。

    然而他突然又萌生了另外一个想法,欲等明泫安抚好百官,与他商量,但立刻又被他否决了,本想让明泫在他自己后宅众多儿子当,选一个和宝儿年岁差不多的孩子,用来替代宝儿,如此明泫登不登基,皇帝都是他家的,可当他看见如今一岁多的宝儿,那清晰可辨的五官,打消了这个念头,百官火眼金睛,不是随便换个孩子能骗过朝堂下的。

    等了整整半日,魏炎和明泫才安抚好百官,让朝廷下照常运转,先帝后宫的嫔妃自有内务府的人处置,也不需要即刻清理,明泫留在了皇宫,叶青林扶着魏炎准备回王府。

    至于明泫如何对付百官验证先帝遗诏,叶青林不担心明泫,他的笑容后面有的是手段,明泫能弄出一道骗捉魏明德的假圣旨,也能弄出一道应付百官的真圣旨,如今皇在他手里,玉玺随他使用,要真圣旨何其容易!

    那些官兵尽数留给明泫,只带着自己手底下的旧随从,骑着马送魏炎回王府,眼前看似平定,实则风雨尚未来临,魏黔的黔党和魏炎的炎党斗争数十年,明泫若了金銮殿,必定先清洗黔党余孽,安抚各地藩王诸侯,大力启用炎党亲信,那又会是一场血洗。

    不过此事,与他叶青林无关,他不想当官,不想参与朝政,他只想带着妻儿归隐,若不是他的宝儿被挟持入了皇宫,大约他也不会拼死攻去打皇城吧!

    路过一所民宅,叶青林停了下来,让秦书玉先送魏炎回去。

    叶青林让人将那处宅子紧锁的大门给撞开,这所宅子是臻氏在帝都买下来的,他听宥和峻山说过,臻氏将叶府的家财一箱箱的往这里搬,便想进去看看。

    本不是那么在意这点家财,但是让臻氏拿走不行,等这边的事了了,他会回去和臻氏算老账。

    宅子还挺大,三进院子,东西厢房,叶青林让下人将那些库房都砸开,果然看见了一箱箱的金银珠宝玉器,他竟不知臻氏这些年竟然捞走了这么多家财。

    “整个宅子都搜一遍,箱子尽数搬走!”都是祖宗的东西,叶青林是不愿意给,哪怕将这些家财用来犒赏手底下的人,也给了臻氏强。

    很快院子里便堆满了箱子,这些都是从各个房里搜出来的,而且还没完,手下的人正陆陆续续地往院子里搬。

    “大公子,有情况!”杜鉴跑过来喊道。

    “何事?”叶青林扔下刚拿起来把玩的玉器道。

    “后院有一处屋子,被封死,里头似乎有人在喊救命!”杜鉴刚才去了后院,似乎听见里头有人,不敢私自做主,急急跑出来请示叶青林。

    “走,去看看!”叶青林说完往后院走去。

    一近了杜鉴所指的那处屋子,果然听见有人在喊叫,虽然门窗被封死,声音很小,但这宅子没人,屋子里的人声尤其显得突突。

    “撬开!”叶青林背着双手吩咐道。

    杜鉴命几个手下拿刀撬着门板,很快便将那些后来才钉去的木板撬开,打开门的一刹那,叶青林愣的几乎无法相信。

    里面的人是吟儿,他不知道为什么吟儿会在这里。

    接着便眉头紧皱,这里是臻氏的宅子,若吟儿被关在此处,只能是臻氏做的!

    叶青林握紧了拳头!

    花泣许久不见天日,如今门被撬开,连忙抬手挡住了刺眼的日头,待适应的光线,才看见眼前愣在那里的叶青林。

    “夫......君!”喉咙里哽了许久,才堪堪喊了出来,泪珠滚滚落下。

    “别怕,没事了!”叶青林牵着花泣出来,才将她抱在怀里,心疼的连透气都困难,心里狠狠骂道臻氏的日子到头了!

    花泣已经在叶青林的怀里哭的换不过气,这些日子,她一直被关在里面,隔几日,才会有人从墙脚的小洞里扔进几个馒头和水,她也不知自己究竟在里面呆了多少时日,以为不会有希望能出去了,不想今日听到外面动静很大,似乎有很多人在说话,抱着试一试的念头,拼命喊救命,被杜鉴听见了。

    “走吧,我们回家!”叶青林抚着花泣的头,温言细语,这丫头遭罪了!

    花泣抬头泪眼婆娑,朝叶青林点头,走出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夫君等等,里面还有一个婆婆,她很可怜,能不能也救她出去?”

    叶青林点头,多救一个人并不是什么难事,有何不可?

    满头披散白发的婆婆被带了出来,见到叶青林似乎非常慌张,叶青林大战至今衣服还没换过,大约是婆婆没见过浑身是血的人,害怕的浑身发抖。

    见婆婆惊慌的神色,花泣这才注意到叶青林浑身的血迹,满眼心疼的望去叶青林的眼睛,似是在问叶青林发生了什么。

    叶青林知道花泣的担心,温柔笑笑:“不用害怕,没事,我们回家,那婆婆也带走吧!”

    杜鉴命人赶来了十几辆马车,将院子里的箱子一箱箱搬到马车,他带着一队人马先行回宁阳城,要将这十几辆马车的财宝送回去妥善保管。

    又有一辆马车使来,叶青林让花泣去,掀开车帘正欲入内,里面坐着一个美人, 这个美人,虽然穿着普通女子的衣裙,却丝毫不掩其娇媚华贵之色,花泣心里顿时如同塞了个石头,随后便目光收紧,回头看向身后的叶青林。

    叶青林收到花泣的灼灼目光,不知如何解释,云妃是魏黔一党的人,却对他有恩情,他答应过要救她一命,从出宫到这里一路,云妃百般哀求不要扔下她,离开了叶青林,道她定死在明泫手里,叶青林无奈,却只能救人救到底,只好带在了身边,将她带回宁阳城,若是将她随意丢在外头,早晚被明泫处理掉,这点他毫不质疑。

    此事他问心无愧,可花泣不会这么认为,她总有她的大道理,也有别人想不到猜不透的鬼心思,叶青林若是解释起来,只会被花泣指欲盖弥彰,强行掩饰。

    所以他没有说话。

    花泣见他不说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索性踏入了车内,顺好裙摆占了云妃让出来的大半个位置,马车缓缓驱动,花泣却目光凛凛盯着云妃。

    他不解释,他居然不主动来解释!

    是无话可说了么?

    默认了?

    好一个叶青林!

    花泣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马车停了下来,荣亲王府到了,宥和峻山迎了出来,见着车帘后面的花泣傻愣了半晌。

    叶青林却不让花泣下车,道他进去和老王爷告辞一声走。

    “宥、峻山,你们来赶车,现在走!”花泣不等叶青林从王府出来,命令宥和峻山立刻出城。

    胸口堵着一股气!愣是不去下不来!

    一旁的云妃在后宫浸.淫多年,早已看出花泣的神色,此刻不敢出声,本自身难保,更怕引祸身,只能一声不吭的任由花泣对下人怒吼。

    马车被花泣催促着飞快出了城门,宥和峻山原本看见花泣以为自己看错,结果一听花泣如此粗暴的吼声,便相信这是真实的吟儿,她居然在帝都。

    他们一直在王府守着,想等叶青林平定皇宫出来之后,和秦书玉商量告诉叶青林吟儿失踪的事,不想他们的主子这会儿已经将人找到,果然是主子,宥和峻山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走了不知多久,后头一阵马蹄声渐渐接近,花泣看都不回头看,她知道是叶青林追了来。

    叶青林和魏炎辞行再换了身干净衣衫出了王府,府门前空空如也,暗道吟儿这丫头果真又耍性子了,让后头的秦书玉加紧召集人马,领着数百随从火速追出城去!

    结果追了,却怎么也逼不停花泣的马车,宥和峻山满脸如同苦瓜,一边被花泣喝骂着催赶,一边转头默默用眼神向叶青林求饶,叶青林一个恼怒,两腿一用力,踩着马背飞身落在了花泣的马车,一手掀开车帘,一手抓出云妃,扔给了后头的秦书玉,再一头钻进了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