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各自为难
    里头的阵势,别说是前面的杜鉴,哪怕是远处的叶青林,也不禁一身冷汗!

    第二道宫门连同宫墙都炸开了大口,里头布好军阵的精卫极速从缺口往外冲,

    杜鉴领着的一队人扔去铁雷落地炸开那时,精卫已从两翼分散逼近,如此猛烈的铁雷只炸了中间的空地和寥寥几个尚未闪避的精卫,等继续扔第二轮铁雷的时候,宫墙之上的弓箭手火箭火速射来,杜鉴被逼的连连后退,只能一边退一边往后扔铁雷和竹筒。

    连连轰声震耳,精卫死伤无数,然而还是有大多数精卫已杀到了身前,与叶青林的五千人混在一起挥刀厮杀,如此一来,杜鉴的铁雷队伍已成鸡肋,忙着招架近前的精卫无法抽身往远处炸,若在身前炸开,那样便等于同归于尽。

    叶青林发现精卫已经冲到跟前,两腿一夹马腹,拔刀杀入了战圈,原本以为铁雷已经无敌,开山劈石都无可抵挡,可山石是死的,精卫是活的,而且是身经百战的正规军,他们谙熟阵法技巧,经过常年累月严格的训练,各种兵器发挥各自专属特长,配合默契无缝对接,且不惧身死,本就能以寡敌众,何况如今精卫人数远远超过叶青林的人,能够杀进第二道宫墙,已经是靠着铁雷的优势,如今近身搏杀,显然是吃了大亏。

    一袭白衣很快被染红,也不知是别人的血,还是自己的血,叶青林无暇去注意自己,只是不停挥刀砍杀,头颅滚滚,血溅宫墙,自己的五千余人在极速的减少,而对手的精卫也死伤无计,砍杀的声势依旧在沸腾,好像都杀红了眼,没有人会去注意谁已经死了,谁又还活着,只知道要不停的杀!杀!杀!

    一阵冷风刮来,原本杀的昏天黑地的叶青林,突然被吹醒!

    不能这么杀!

    这些精卫是朝廷训练出来保家卫国的忠君之士,且不说如今是不是被魏黔蛊惑才拼死抵抗,站在他们的立场,是在保卫皇宫,若日后明泫夺了位,这些人才是他的家底,就凭他们今日奋勇护卫皇城,明泫若是得了这支军队,方能有底气坐在金銮殿。

    人堆里挥刀厮杀的叶青林突然不见了,不过瞬间功夫,一袭被血染红大片的白衣出现在城墙之上,对着下面依旧“噗哧噗哧”砍杀的人大喊:“都住手!”

    没人听见!

    砍杀带着呐喊声!谁也听不见城墙上叶青林的声音!

    连喊了数遍,都没有效果,叶青林一个恼怒,点上一个铁雷,往没人的宫门楼上扔去!

    一声炸响,楼塌下来,下面砍杀的人才被震的稍稍停顿,城墙之上的叶青林喊声又至:“众将士听我一言,魏黔谋害先帝,企图篡位,如今不过是利用宫内一万御卫军替他清除异己,我有先帝遗诏在此,先帝托付荣亲王府扶持新帝,众将士莫要轻信魏黔,受其迷惑,魏黔乃藩王,不在封地却私自入皇城,虎狼之心昭然若揭,将士们放下兵器,捉拿魏黔,将来论功行赏!”

    叶青林拿出那道之前明泫送去两川口给他的假圣旨,故意打开,在城墙之上挥舞,下面的人看不清里头的写的是什么,但那明黄绫锦和玉轴却能看清,居然就真的停了下来,开始交头接耳,似乎是在相互求证,一息之后,终于有人发现了问题,指着城墙之上的叶青林道:“你是谁?我在宫中当了八年精卫,从未见过你!”

    叶青林心中一凛,那精卫问的没错,他忽略了自己是草民,不是当朝大员,精卫不认识他,哪怕他现编一个身份,也似乎不能服众,正一筹莫展之时,城墙之上,他的身后,传来一声威严大喊:“他是本王的孩子,本王是荣亲王魏炎!先帝的皇兄!认得本王了吗?”

    一身蟒袍的魏炎!被明泫扶着上了城墙!

    魏炎终于想通了,在叶青林和明泫杀出去半个时辰之后,坐立不安的魏炎终于将茶碗一扔,换上蟒袍,他知道这两个孩子拉不回头,深思极虑之后,觉得他们做的的确没错,那便去助他们一臂之力吧!

    魏炎当即就出了王府,在秦书玉一队人马的护送下赶来了皇宫。

    “是荣亲王!是荣亲王!”底下有人在喊。

    “真的是荣亲王爷!”议论的人越来越多。

    精卫对荣亲王魏炎的熟识程度,远远大于平亲王魏黔,魏黔平日在封地,无诏不得随意回帝都,而魏炎,是一直在帝都建府陪伴君侧,时常出入皇宫。

    “魏黔弑君篡位,犯下滔天死罪,荣亲王府蒙冤被魏黔禁锢了一月之久,欲灭我王府上下数百口人,我孩儿手中的圣旨,便是先帝尚在人世时对本王的托付,尔等还不速速去捉拿魏黔!”魏炎一番话厉声厉色掷地有声,底下顿时沉静下来。

    突然就安静的有些令人恐惧!

    魏炎和叶青林心里也十分不安,叶青林随口编出来的话,魏炎替他圆了谎,什么魏黔弑君篡位,什么先帝托付,什么遗诏,统统子虚乌有,但如果这善意的谎言能减少杀戮,灭掉魏黔,说一次又有何妨!

    “捉拿反贼魏黔!”人群中有人举起了刀呼喊。

    随后人群也跟着喊起来!原本相互厮杀的军士,顷刻间齐齐涌向了被炸开的宫门,入了内宫。

    叶青林长舒一口气,嘴角弯起,那带头喊“捉拿反贼魏黔”和紧跟着附和的人,不是杜鉴和秦书玉又是谁?

    这两个家伙,醒目!

    已经没有阻力,目前唯一的目标就是将失去精卫信任的魏黔捉住,或者见到就杀死,整个皇宫便再没有威胁。

    那些各地纷纷观望着蠢蠢欲动的藩王,就留给明泫日后去解决吧!

    叶青林让秦书玉护好魏炎,自己领着人也大步入了内宫,魏黔自有下面的人去捉,他只想进去找自己的儿子。

    “落弟等我!”明泫追了上来。

    两人相视一笑,齐步入内。

    一路走过都是惊慌乱窜的宫女和太监,两人也不理会,匆匆来到娴云宫,这里已经被手底下的人围住,想来云妃定也没逃走。

    云妃在殿内,紧紧抱着“皇子魏明禛”发抖,见有人进来,缩在那里动都不敢动一下。

    叶青林走过去,一把夺过了宝儿,吓的云妃顿时跌坐在地,想喊都不敢喊。

    转身想走,衣角一紧,却被明泫拉住。

    “落弟,这侄儿......还不能走!”明泫有些为难道。

    “明兄何意?”叶青林转头有些狐疑。

    “如今侄儿还是皇上,若是就这么不见了,朝野必定又要动乱!”明泫犹豫了一番,还是将他的担心说了出来。

    明泫自是担心的,没有了魏明禛这个名正言顺的皇上在龙椅坐着,那他就成了魏黔那样“弑君篡位”之人,“先帝遗诏”也只是“托付”,并不是将皇位传给明泫,朝野上下当然无法立刻接受皇上突然变成了明泫。

    “这......”明泫的话让叶青林内心闪过不安,且好不容易抱回手里的儿子,岂肯继续放在皇宫里。

    “这个女人嘛,来人,将她......”明泫看了云妃一眼,对着门外喊人。

    云妃惊恐的在地上挪着后退,忽地想起来爬到叶青林脚下抓着衣摆喊道:“公子救救本宫!”

    “明兄等等!”叶青林反应过来,明泫这是要杀云妃。

    “落弟?”明泫转头看向叶青林。

    “能否放她一条生路?她曾救过我!”叶青林缓和了语气,他不想欠别人的,也从来都不会欠别人,想保下云妃一条命还了往日放他出宫的恩情。

    地上的云妃满眼希望的看着叶青林,又看向明泫。

    “此事恐怕不妥,如今她是皇上的‘生母’,若是依然活着,就必须是太后,那朝堂之上,所有决定都必须由辅政大臣和皇太后共同下旨,落弟知道,她和我们荣亲王府不是一路人!”明泫眼里的为难神色尤其明显。

    “放她出宫,隐姓埋名,就传她是被魏黔所杀。”叶青林很坚决,似乎不是在和明泫商量,而是决定。

    明泫皱起眉头,他看见了叶青林眼里的坚决,若是他不答应,只怕这个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今日会强行将云妃带走,从此兄弟反目成仇。

    “好吧,就依落弟所言,最好将她妥善处置,莫要日后出乱子,只是这侄儿......?”明泫又将话引到宝儿身上。

    叶青林长叹一气,明泫今日断然不会让他带走宝儿,他明白明泫的意思,其实明泫说的是一点都没错,皇上若在今日失踪,明泫便触不到朝政,只好极度不舍地将宝儿送到明泫怀里:“请明兄答应我,必须护我宝儿周全,我只等一个月,一个月后,不论明兄是否登基称帝,宝儿我都必须带走!”

    “侄儿也是我的亲人,落弟放心,待我理顺朝堂,我必定会亲自送侄儿回宁阳城,送到你手中!”明泫抚着怀里的宝儿,对叶青林作下了保证。

    叶青林这才放心的点头。

    云妃见明泫答应了不杀她,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快速起身跑到了叶青林身后,生怕明泫下一刻会反悔。

    叶青林转头看了一眼云妃,紧了眉头,本是想让明泫饶了这女人一条命,如今救下来了,顿觉为难,此女身份特殊,如何去妥善处置?